看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看小说 > 南归路 > 第十章 噩耗传来

第十章 噩耗传来


  
喝过鸡汤,又休息了一会儿,萧逸觉得自己好多了,看着铃铛忙里忙外,萧逸想着自己的事。
突然神念之中一道白色人影避过家里护卫向自己方向飞来,犹豫一下萧逸并没有叫人。
“铃铛,一会儿有个朋友来看我,你去门外迎一下!”萧逸对铃铛说道。
“是,少爷!”
过了一会儿,铃铛将一位白衣女子领了进来。
“你知道我要来?”柳若水问道。
“姑娘,来找我有何事,不会想杀我吧?哈哈!”萧逸笑了两声,不过见女子只是看着自己,并没有笑,萧逸大笑变成了干笑。
“一点儿都不幽默!”萧逸嘀咕道。
“这是给你的,红色外敷,白色内服。”女子将两瓶师门的秘制灵药扔给萧逸。
“额,谢谢姑娘,不知姑娘叫什么名字。”
柳若水看着萧逸,直把萧逸看的发毛。
“不方便就算了。”
“若水。”
“什么?”萧逸没听清。
“我叫柳若水。”柳若水说完便要离开,不过想了下,然后走到萧逸跟前。
萧逸还要说话,柳若水已经将萧逸身体转了一百八十度,女子双手抵住萧逸后背,一道中正平和,略显清凉的真气自女子手掌中传到萧逸的后背大穴,帮萧逸一点一点打通经脉,理顺气血。
萧逸感受到女子的真气游走,也闭目运功,将逸散的真气收归丹田。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女子右手一带,将萧逸身子转了回来,双手将萧逸的双臂抬向前,四掌相对,运转真气。
萧逸胸前的掌伤本就是柳若水打的,因此遗留在萧逸身体里面的阴寒之气被柳若水仿若归鸟回山林般收回,不过破损的经脉修复还要费不少功夫。
寒气减少,萧逸身子不再感觉冰冷,萧逸慢慢睁开双眼。对面柳若水闭着双目,一身白衣,长发如瀑布般柔顺,脸上还是带着面纱,隐约间能见到倾国的面容。
两人盘坐相隔不过数尺,萧逸能看见女子脸上和勃颈上上的丝丝纹路,眉毛微动,女子似是感受到什么,脸色微红。
“收摄神念,全力运功,不要分神!”女子呵斥道。
萧逸连忙闭上双目,两人又运功两个周天,确定萧逸真气可以自行完好地运转,女子才停下来。
“多谢柳姑娘疗伤救命之恩!”萧逸起身道。
“你再将药吃了,多调息几天就没事了,我走了!”
“柳姑娘留步!”
“还有何事?”
“额,就是问问柳姑娘是哪个门派的人,来山城办何事,可要在下帮忙?”
“门派之事要保密,至于帮忙嘛,等你伤好了再说。”女子说完便快步离开了。
第二日中午,萧家正厅外面的凉亭里面,两人各自执着黑子白子下棋,少年自然是萧逸。另一人身穿锦衣,大概四十多岁,正是山城郡守皇甫高大人。
两人棋面之上并没有你争我夺,萧逸此时的棋路颇为柔和,还在慢慢攒着自己的“势”,皇甫大人更是不温不火。
“贤侄,朝廷早有旨意,所有江湖中事都由浩然书院出面处理,除非有江湖中人在地方违背法理,否则不可随意处置。这次本官可是冒着罚俸丢官的危险给你调来两百副硬弓、一百副硬弩啊。”皇甫高说道。
“多谢皇甫伯伯帮忙,改日定当回报!”萧逸收起白棋,正色道。
“恩,还好贤侄前些日子得朝廷重用封为五品盐运特使,虽然吏部任命还没下来,不过本官调派些弓弩临时保护贤侄倒也勉强说得过去。” 皇甫高笑道。
“皇甫伯伯请放心,一旦这边的危险去除,我会尽快归还的。”萧逸道。
两人将这盘棋下完,皇甫高才在护卫的护送下告辞。
萧逸望着两人的残局,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从皇甫高把弓弩借给萧家起,萧逸在山城终于有了第二个盟友,而第一个当然是齐家的齐老爷子。
想到齐家老爷子早上的忧虑,萧逸笑容收敛。当自己把望岳宗很有可能有先天级别的高手近日会来山城的猜测告诉齐老之后,齐老面色大变,一改往日的淡定。
“先天境界真的如此可怕吗?”萧逸当时问道,萧逸没见过先天高手,不过见到齐老爷子失态,怕是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麻烦。
“贤侄,你觉得老夫的修为实力如何?”齐老眯着眼问道。
“齐伯伯真气精纯,外功强劲,经验老道,小侄甘拜下风!”
“那老夫告诉你,若是单独与先天高手硬碰硬,老夫绝对挺不过半刻钟便要身首异处。”
萧逸脸色一变,齐老的厉害萧逸早就领教过,平心而论,若是底牌全出、生死相博,自己与老爷子一对一的胜负大概是三七之间,当然是老爷子占七,自己占三。
“齐伯伯可莫要谦虚,真的差距如此之大?”萧逸问道。
“只会更大,若真想要以后天的修为抵住先天高手,若是有十个八个后天九层高手倒是可以一试,不过若是像贤侄这样的九层中的顶尖高手来个五六个也差不多可以,嘿嘿!”
萧逸摇头苦笑,那剑三乃是六大派中排名第一的万剑院掌门的嫡传弟子,同样九层的不戒和尚根本不是剑三的对手。
自己和他伯仲之间,要找五六个这样的后天高手,难度比请个先天高手也差不多吧!想到这里,萧逸看了眼齐老,这老爷子竟然能稳稳压制自己,也不知怎么练的。
“不用看老夫,整个山城就剑三加上你我符合条件,剑三自然不会轻易与望岳宗为敌,贤侄你旧伤未愈,老夫虽然自负,如何敢独自与先天高手对战?”
是啊,先天境界在山城注定是无敌的存在,再说自己现在伤势还没有好,只能智取,不可硬拼啊。
就在萧逸、齐老忧虑着即将到来的敌人的时候,姬少言与其师叔童千斤终于自山城北门缓缓入城。
“不愧是青州第一的大城,果然有些意思。童师叔,我们先去逛逛吧,听说山城有几条街很繁华!”姬少言道。
“好,听你的!”童千斤并不以外,类似的情况经常遇到。
再说童师叔虽然武艺高强,不过不擅长与人打交道,这次掌门师兄安排自己和师侄一起来山城办事,显然是要锻炼姬师侄。
于是两人便走向一条繁华的大街,这是山城的一条主街,乃是皇甫大人任期主持修建的,街道宽十多米,两边是卖小吃和小物件摆摊的。远处还有米铺、盐铺、当铺、布庄等等。
姬少言乃是望岳宗掌门的儿子,从小娇生惯养,却很少下山,因此最喜欢热闹,至于酒色自然多有涉猎,姬少言带着师叔两人逛了接近两个时辰,又喝酒听曲结束才有些尽兴。
姬少言摇着折扇,一遍哼着不知名的小曲,一边向着唐家走去。姬少言穿着讲究,衣服、折扇、玉簪甚至佩剑都价值不菲,再加上铁塔似的童千斤,街上虽然人来人往,不过却都特意避开两人。
就在这时,对面迎来一阵喧哗,人流向着两人涌动,姬少言向远处看去,原来是有一江湖打扮的人骑马向这边跑来,看其狼狈的样子,显然是有伤在身。
那人过处,人群纷纷避让,就在姬少言犹豫要不要给这骑马的家伙一点儿教训的时候,一个干瘦男子一个不小心撞在了姬少言怀里。
“要死啊!”姬少言抬手将干瘦男子推开,又狠狠瞪了下干瘦男子。
“对不起,对不起,小的不是故意的,您大人有大量!”干瘦男子作揖道歉
“滚,下次出门带着眼睛。”姬少言踢了下干瘦男子,纨绔一面表现的淋漓尽致。
在两人纠正的时候,那骑马家丁已经向着接头远去。
姬少言摇摇头,一脸扫兴地继续向前走着,走了几步,姬少言感觉有些不对劲。摸了摸自己的怀里。
“妈的,我的令牌和银票呢!”姬少言面色大变,似是想起了什么,先忙向身后干瘦男子的方向追去。不过街上人来人往又那里能够追的到。
姬少言不知道的是,早在一个多时辰前他就被这个瘦猴似的人盯上了,也不怪两人没有防备,这瘦猴也是大有来历之人。
“瘦猴”出身不凡,乃是江湖中有名号的人物,不过却不是什么好的名声,此人乃是江湖上人人痛恨的“采花贼”,乃是魔教的一号人物,叫做杨燕,号称草上飞。十数年来虽然屡次被江湖好汉追杀,不过其修为不低,轻功卓绝,因此一直逍遥至今。
杨燕虽然邪恶可恨,不过以往倒是没有偷盗的先例,只怪姬少言望岳宗核心弟子的身份被其早早地认了出来,杨燕早年就被望岳宗追杀过,此时见到望岳宗的核心弟子,自然要作弄一番。
别说那干瘦男子草上飞偷走的是望岳宗掌门赐下的腰牌,不容有失,就是被偷了一张废纸,若是在冀州山门附近,以姬少言的脾气都能把整座城翻过来了。
且不管集市上的鸡飞狗跳,萧逸此时正在萧家宅院中慢慢活动,一套太极拳打了数遍,白鹤亮翅、双峰贯耳、如封似闭、十字手等等,一招招逐一演练。
另一边服侍萧逸的小丫鬟铃铛正在别扭地打着一套拳法,这是萧逸前些天教的入门拳法,毕竟是自己人,身在江湖无论如何也要会些功夫才行。
远处一道身影快速向自己方向跑来,那人一身狼狈,左肩还有一道伤口流血。
萧逸慢慢收了拳法,望着远处的萧全越来越近,神色也渐渐变得严肃。
“逸少爷,老爷,二老爷他被人杀了,都是属下护卫不利!”萧全一开口就让萧逸面色大变,胸口一阵烦闷,右手紧紧握着拳头,腰间的伤口渐渐深处丝丝血来。
“怎么,怎么回事?谁干的?”萧逸怒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