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看小说 > 我导演了玄武门事变 > 第七百一十章 代帝拜谢!群臣泪崩!徐风雷的套路依旧满满

第七百一十章 代帝拜谢!群臣泪崩!徐风雷的套路依旧满满


所有目光,尽皆汇聚在徐风雷的身上。
大臣们的表情各不相同,有疑惑,有失落,也有迷茫……
他们,需要一个合乎心意的解释。
徐风雷扯着李治的手,望着群臣,忽的叹息道:
“唉!”
“陛下他……终究是老了啊。”
李治:“??”
众臣:“??”
“我也是进了行宫才知道,陛下竟苍老至斯!一眼看上去,他竟如七八十岁,行将就木的老翁一般!”
徐风雷摇头叹道,
“他的气血,比以往枯败太多了。”
“我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陛下他这回御驾亲征,的确是损耗太大了,他是燃尽了自己的心血,想要去建立这最后的武功。”
“他成功了,但身体……也随之垮了。”
众臣闻言,神情一下子都变得很紧张。
“其实,也不光是高句丽这一战的原因,陛下他其实积累了太多的疲惫了。”
徐风雷缓缓道,
“你们想想,从打江山到坐江山,这一路上,陛下付出了多少的辛劳?”
“不说他了,就是在场的诸位,又有哪个不是两鬓斑白,有哪个不是身心疲惫?”
“而陛下身上的压力,所付出的努力,还要远远在你们之上!”
“得是多么的艰辛,经历多少的挫折和磨难,才能撑出这样的一个富强的国家啊?”
众臣闻言,皆是动容。
叹息感慨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徐公的这番话,太能引起大家的共情了!
是啊!
撑住这样一片天,不知道要付出多少!
一时间,大伙儿心里都是有些心疼皇帝。
李治听到这番话,更是眼眶泛红,略带哭音的喃喃道:
“父皇他老人家……的确太辛苦了啊。”
“儿臣。理当为他分忧才是……”
徐风雷拍了拍李治的肩膀。
“太子殿下,您的想法无比的正确。”
他正色道,
“陛下现在耗尽心血了,累了,想要歇息是很理所应当的事,在这种时候,您身为太子、身为储君,就该担负其责任来,把国家治理好才是正理!”
“而不是带着一大群大臣来行宫之外跪求陛下返回长安!这不是孝道,也不是忠道!”
“说实在的,太子、诸位同僚,知道君父如此的疲惫,你们难道还忍心让他继续再操持国事,损耗身心吗?”
“我想,只要是一个忠君爱国的人,都不会选择这样做!”
众大臣皆是心神一颤。
李治更是浑身一震,神色有些焦急。
“师父,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他想要解释,但徐风雷却并是直接把他的话给打断,沉声道:
“我知道太子的意思,也知道在场的诸位都是忠臣,是一心为主的。”
“但是好心,也很容易办坏事的。所以我才跟大家这般解释,这样,方才能够让你们的思想都转变过来,走上正轨。”
他说着,看向李治。
“太子殿下,陛下跟我聊了很多,特别是您。”
徐风雷笑道,
“他对您这些日子以来的表现,很是满意,您已有人君之象。”
“这一点,其实也是陛下能放心把国家托付给你,心中毫不担忧的根本原因。”
李治微微仰头。
“父皇他,真这样说吗?”
他的神色之中,顿时流露出了几分惊讶和雀跃,忍不住想要确认。
当儿子的,有谁不想得到父亲的赞许和认可呢?
特别是这个儿子将父亲视为偶像和榜样的时候。
“当然。”
徐风雷语气笃定,转而看向众大臣,道,
“不光是您,还有诸位!”
“朝廷有贤明的太子操持,有诸位贤良的忠臣拱卫辅佐,便是盛世气象!”
“有你们在,陛下他说,他可以高枕无忧,安安心心的颐养天年,把那一副耗尽心血的残躯,给慢慢的补养回来。”
“出来之前,陛下曾让我代他,向你们致以谢意。”
“诸位,拜谢了!”
说罢,他竟是拱手行礼,朝着在场所有大臣,深深的鞠躬!
这一躬身,惹得大伙儿都慌乱了起来,纷纷下拜:
“使不得,这些都是身为臣子该做的啊!”
“君不言谢啊!陛下有此心意,老臣纵然是万死也难报啊!”
“皇恩……浩荡!陛下,呜呜呜……”
“……”
一句代帝拜谢,将气氛推到了最高潮。
行宫之外,不知道有多少人老泪纵横!
然而,其实李世民压根就没说这话,完全就是徐风雷编出来的。
不这么编,如何能让这一大票人心满意足的回长安,安安心心的辅佐太子?
当个中间人,也不容易啊!
连骗带哄,总算是把场面控制了下来。
“好了好了,诸位不要太激动,时候不早了,你们在此跪了一天了,想必也都累了。”
徐风雷见时机差不多了,连道,
“先去用饭吧,然后好好睡一觉。”

“本来陛下想多留大伙儿几天的,但毕竟国家不能无人操持啊!一天不理政务,那奏疏都要堆积成山了。”
“所以……我与诸位还是明天陪同太子殿下一起回长安,陛下这儿呢,也能清静一些。”
“来啊——”
他说着,挥手招来近侍,吩咐了几句。
“是,诸位相公请随奴婢来。”
近侍招呼了一声,大臣们也都是乖乖应声,随之而走。
这一天熬下来,的确是饥肠辘辘,又困又饿啊!
行宫之外,只留下李治和徐风雷两人。
“师父,我能觐见父皇和母后吗?”
李治看着徐风雷,一脸希冀的道,
“孩儿好久没见父皇和母后了,真的很想念他们。”
“我就想跟他们见个面,哪怕只是请个安,您看……行吗?”
卑微李治,在线恳求。
看得出来,这是真情流露,这小子心思深沉是真的,但也是真的孝顺孩子。
“当然,你父皇和母后也很想念你,特别是你母后。”
徐风雷拍了拍李治的肩膀,笑道,
“她刚才在里面,不断的往宫门外瞅,那思念之情,都快从眼里溢出来了。”
“走,咱们进去吧。”
李治闻言,眼眶再度泛红。
“母后……”
他喃喃了一声,而后奋力的点了点头,跟上了徐风雷的步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