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看小说 > 女配纵情局 > 第十三章:用心的做一个反派

第十三章:用心的做一个反派


  只是这人来人往,孟家的姑娘大概担不起在别人家后院搅弄风云的罪名吧。毕竟若真有什么风言风语流出去了,她名声也就能直接被毁在这里。
  所以现在不是沈姒蛮怕,该怕的一直都是这孟家的姑娘。
  被夹在中间的沈嘉鱼瞬间明白了眼前的局势,她叹了一口气,道:“既然来了就快上来吧。”
  说着,她伸出了自己的手。沈姒蛮便也就那般的走上去了,似是刚才这孟家的姑娘没有占到什么便宜的缘故,所以她后来也没有说什么,气氛僵持,难受的更是旁边的小二。
  这期间,那孟家的姑娘曾往沈姒蛮身上看过一眼,只是那般淡淡的瞥了一眼,随后便阴阳怪气的讲到:“人都该清楚自己的身份,有些碰不起的价格,最好看都不要看。”
  话是这么说,如今楼上只有三人,话所指谁,基本明朗的很,只是沈姒蛮竟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继续着想看什么看什么的架势。
  “喂!”最后竟还是那孟家的姑娘先忍不住了,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挑衅,说真的,沈姒蛮竟不知她是怎么从自己的嘴中说出来的。
  “若是如姑娘所言,第一个出去的难道不该是你吗?”这句话再从房间响起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许是因为不熟悉的缘故,所以也是因为许久后,孟家的姑娘竟才发现这小丫头嘴中说的竟然是自己。当时她只知道大火瞬间冲灌进了自己的大脑,那一瞬间,她将手中的衣服一扔,便瞬间如市井泼妇一般的怒吼道:“死丫头你在说什么?”
  她是要冲到沈姒蛮身边的,就凭刚刚沈姒蛮的一番话,足够她撕烂的那张嘴巴。也就是当时被沈嘉鱼拦住了,所以才在暴怒中,寻到了微弱的理智。
  她暴怒的看着那姑娘的背影,之见沈姒蛮手中的动作顿了一下,她缓缓转身看着那孟姑娘依旧是一副笑意。放下了手中衣物,她讲到:“当年孟家是如何在朝廷之上挤出一出一席之位这本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事情,只不过后来听说这些年因为一些原因,孟家也以算没落了,这般家中爱女才总会时不时进宫,以寻亲的说辞,去和一些达官贵人攀关系。”
  说罢,沈姒蛮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盯着那个已经急了眼的人,随后问道:“如今孟家已沦落到了这般,不知道...究竟还有没有能力,买得起你手中刚刚握着的那件衣服吗?”
  “沈姒蛮!”
  这一句句怕是真的戳到了那孟家姑娘的心事,按说这种家事有点儿自知之明的外人该都不会去嘴贱的多说什么,但偏偏就是这个沈姒蛮。
  这孟姑娘大概自己都想不到哪里的罪过这丫头,才会在这种公共场合给她这样的难堪吧。她拼命挣脱,早已经顾不上旁人在劝说一些什么。眼看着沈嘉鱼一个人压不住了,身边的小丫头便也都上去将人直接抱住。
  偏偏沈姒蛮还是一个不怕死的,见混乱中,朝自己踹来的一个木箱子,她没说话,只是本能的躲了过去。稍稍愣了一下后,才走到了离那沈嘉鱼不远的地方,一副挑衅的意思继续讲道:“听说孟家姑娘聪慧,从小便知天书,懂女经,如今见面...倒也不过如此。”
  她是想要说,原来和泼妇无异的,可好好想想,有些话似乎也不方便说那么狠,只叫在看着的人见到这样的场面,多少沈姒蛮的目的便也算是答道了。
  “哦~”她正瞧着那孟姑娘被气到发疯的样子,忽然身后楼梯处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她回头时,那楼梯间还不见有身影,但没有多久的时间,声音便又响了起来。
  “孟家,即使是商贾,可在多年前南方洪灾的时候也算是倾尽家财的在救助难民。”说着,一个身穿的白色长袍的男人,竟已经走了上来,他脸上没有任何愤怒,只是那般饶有兴趣的看着沈姒蛮,继续一边走,一边讲到:“后来孟家的孩子之所以能在朝堂上挤出一地,也是因为当年孟家的男儿的确文武双全。”
  “二哥!”那人话没说话,孟姑娘便如拽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的喊了声。
  竟也是孟家的人,但对方显然没有理会那姑娘,他只是继续讲到:“是,我孟家是有钱,但这也不能直接被扣上买官的帽子吧。对...我孟家如今家财是不多,但为我妹妹买下这整个云记,还是绰绰有余的。”
  明明两人间隔已经有咫尺之遥,可对方竟还在逼近。当时沈姒蛮装作淡定,心中早已不知该如何是好。关键,在原著小说中,这孟家的事情的确没有多提。
  但既然事情都被她挑出来了,那她就不能怂!
  “可在这小楼,姑娘却在大放厥词,挑衅我妹妹不说,不知你是有几个脑袋敢议论朝廷之上的事情呢。”说完,这人脚步已经停了。
  因为他已经将沈姒蛮逼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一下...沈姒蛮刚刚的气场全没了。被逼到墙角的她更像是一只被逼落墙角的流浪猫,虽然可怜,但眼神中却还有着几分让人不敢随意靠近的狠厉。
  “放开!”许是见到孟家的人来了,所以压着孟姑娘的人一时松了力气,竟让她轻易挣开了。
  她满是气愤的走到了自己兄长身边,很是嘲讽的笑了一声,看着当时沈姒蛮的样子,她反问道:“刚刚不是挺厉害挺能说的吗?现在哑巴了?”
  听到这话,不知道为什么,沈姒蛮心中忌惮好像全然消失了。一时间不知是不是幻觉,孟姑娘见她笑了。不等那孟姑娘问一些什么,沈姒蛮直接讲道:“公子如此善口才,可有听过前朝糟桑的故事?”
  旁人自然是听不懂的,但这话从沈姒蛮口中说的那一刻,那什么孟二公子的脸色一下变了。她依旧是一副不怕死的样子,就那般看着对方说不出话的样子。
  倒是没有多大的快感,只是那一刻,她偏偏有一个一定要这么做的理由。
  “阿蛮!”在一旁的沈嘉鱼终于忍不住了,她两步上前喊道:“道歉。”
  “若道歉真的管用,国家还要法制何用?”她笑着讲出来,偏偏一句话竟有插入人肺腑的力量。
  “说的有道理。”孟姑娘说着,随即那手便已经伸上来了。“那今天我就待你家人好好管管这张嘴。”
  她本能的闭上了眼睛,但预想的疼痛并没到自己的身上。悄悄松了一口气,她缓缓张开一只眼睛时,正见到面前三人惊讶的面孔,还有一只挡住那孟姑娘的胳膊。
  这下,她才彻底算是松了一口气。顺着众人视线看去,容涧正坐在一侧桌子上品茶。
  “竟...竟不知摄政王在...”亏沈姒蛮还觉得那孟家二公子的口才好,如今看来,似乎只是没能碰到让他发憷的人。
  “恩?”坐在那边的人没立刻说话,将茶杯凑到鼻子前嗅了嗅,也没喝,放下茶杯,他问道:“本王到不到与孟二公子有什么影响吗?”
  “没...自当是没有的。”他立刻回答道。
  想着,那人咽下了一口气。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容涧撇头看了一眼那边的人说:“刚刚的确是沈二姑娘出言莽撞了些。”
  这话?
  正当众人觉得诧异时,他站起身继续讲道:“但本王的人,应该就不用劳烦外人动手了吧。”说完,那容涧看向了沈姒蛮,本想她能自己乖乖的走来。
  偏偏当时那丫头不知道在瞧着什么,明明是自己马上要被揍了,偏偏全程她自己是最不关心的。三句话,沈姒蛮直接被摄政王带走了。
  当时自己到底是怎么出来的大概她自己都不是很清楚,只是糊里糊涂的上了摄政王的马车。
  “你知道我在。”只是上马车后不知道多久才破开气氛说出的第一句话。
  “啊?”她如恍然醒神一样,一副茫然的看着容涧,随后才道了一句:“恩。”
  话说完后,沈姒蛮笑着问道:“这难道不就是王爷想看到的场面吗?如何,不知在王爷心中,小女可算合格?”
  他没答,只是看着窗外。
  许久他又问了一句:“若是今日我没出手,你准备如何?”
  这才是容涧想要看的,从始至终,他需要的都从来不是一个聪明人,这一点容涧相信沈姒蛮自己比谁都清楚,不然她不会在看到自己的时候,便能马上想起去挑衅孟家那姑娘的事情。
  “就受着呗。”她回答的干脆的直接甚至很现实。
  双眸望向容涧的时候她才发现,对方竟早不知盯着自己看了多久。沈姒蛮正想问,却也不等开口,对方嘴中便已经脱口说出了两个字。
  “蠢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