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看小说 > 重生香江,从一曲关山酒开始 > 第十八章:剧本,小黑板完

第十八章:剧本,小黑板完


  第十八章剧本,小黑板完

  短短的一小段话温安足足看了一分多钟,随后像是意识到什么一般她疯一般的朝着林安家中跑去,身后的温父见状也是急忙跟了上去。

  当温安赶到的时候,林安家中并没有人,温父在来之前也是看到了黑板上的字,估摸着可能就是女儿今天原本约好的朋友。

  见家中没人,温父正打算劝温安去医院看看,可是当他看到温安犹如失了魂一般一屁股坐在林安家门前后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或许,这个时候让她一个人冷静才是最好的选择。”

  时间来到深夜,温安一边蜷缩在林安家门前一边用眼睛不停的四处打量着,像是在期待着林安突然从一个角落走出来一样。

  在她的身上有着温父的外衣,温母因为没来得及跟上所以并没有来。

  一下午的时间,温安并没有哭,她只是一直不停的在四处打量,不停的期盼着这是林安跟她开的玩笑一般。

  然而终究没能如他的愿,半夜两点多钟,两道身影从远处走来,温安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对方,十分惊喜的站起了身就见那两道身影已经走近。

   原本脸上的惊喜消失,温安脸色渐渐变得苍白,来人并不是林安,而是白天那个中年女人和王秋雨。

  中年女人似乎对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连看都没看温安父女两一眼自顾自的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走进去,王秋雨还打算跟进去就见房门已经被关上。

  一声撕心裂肺的女声从门后传来,王秋雨原本就通红的眼睛也是再一次流出了眼泪。

  温安因为听不到声音所以并没有意识到房间里发生了什么,见王秋雨也打算离开急忙拉住她的手焦急的比划着。

  王秋雨看了她一眼,让后对着温父说道。

  “帮我转告她,林安是真的死了,原本他就已经患有重病活不过一年,今天或许是倒霉吧,他遇到了一个抢劫犯,在与对方争执的过程中他的腹部中了一刀,等送到医院的时候他已经断了气,在死之前,他嘴中念叨的最多的人就是你女儿。”

  说着说着,王秋雨像是想到了转过身朝着自家走去,一边走捂着嘴哭了起来。

  “葬礼会在两个星期后的星期天,到时候希望温安能够来,毕竟那是最后一面了。”

  沙哑的声音从对方口中响起,温父听完后沉默了下来,看着女儿正一脸希冀的看着自己,温父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两个星期眨眼就过去了,又是一个周末。

  和两周前一样,今天也是下起了漂泊大雨,不过这次并没有影响到温安。

  犹如两周前一般,她将自己打扮的十分漂亮,接过从一旁父亲手中递过来的白色花束,温安撑开黑色的雨伞便来到了林安家附近。

  大老远她就能够看到有着很多熟悉的人正不断的进去林安的家中,他们都穿着一身的黑衣,手上也都带着白色的花束,其中有张北祥,有历史老师,也有那个凶巴巴的班主任。

  他们无一不都面带泪水,尽管不停的擦拭,但仍然擦不完。

  相比于他们,温安的一身白衣就要显得十分突兀,她并没有过去,只是一直在原地等待着。

  时间就那样缓慢的流逝着,一直到中午十分,林安家中便开始不断的出来人,其中就有他的母亲,不过此时他的母亲更显憔悴,一张原本还算美丽的脸上满是苍白无力的感觉。

  在她的手中抱着一个相框,其中黑白的照片正是林安,见到这,温安眼睛略微有些湿润。

  她并没有过去,从始至终都是一直在远处偷偷的看着,就好像林安第一次见到她偷偷在看她一样。

  待到众人离开,温安这才从角落走出来,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在她的不远处,王秋雨也同样从角落中走了出来。

  “你不打算去送送他吗?”王秋雨罕见的没有用黑板写字而是比划着手语,温安见状摇了摇头在黑板上写道。

  “你能陪我去个地方吗?”

  外滩,一片沙滩上。

  王秋雨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不远处盯着海面发呆的温安,好一会儿她突然走到王秋雨跟前在沙滩上写道。

  “你能教我说话吗?”

  王秋雨一愣,没等她回过神就见温安继续写道。“你直接说就好了,我把手抚在你的喉咙处看着你的舌头跟着学。”

  王秋雨想了想然后点点头,温安见状又在沙滩上写道。“你说林安,我真的很喜欢你。”

  王秋雨看到这眼神恍惚了一下,不过这一次她并没有哭,见温安一脸的认真后点了点头,等到对方将手放在她的喉咙处后便开始张着嘴说道。“林安,我真的好喜欢你”

  “林安,我真的好喜欢你……”

  时间就这么缓慢的过去,王秋雨不知道她已经说了多少遍,从一开始的正常声音,一直到现在的大喊,而一旁的温安则是早就已经哭成了个泪人。

  她一边不停地张嘴想要像王秋雨那样说出林安我真的喜欢你,但出口的却都是呃呃呃的声音,就仿佛一把利刃插在温安心口一般,她想要明确的说出这句话,但是每当开口后发出的却都是难听的音调。

  就这样,在傍晚的海边,一个正在大喊着的女生和一个一边痛哭,一边发出呃呃呃声音女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昏暗的灯光下,两个孩童早已无聊的睡去,可是那老妇却仍然在讲述着故事,丝毫没有意识到,此时她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泪水。

  “那是我第一次赢她,虽然之后我不知道她去了哪,但我相信,她已经说出了那句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