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看小说 > 回到宋朝当暴君 > 第70章 对金国的战略诱骗?

第70章 对金国的战略诱骗?


赵宁继续问道:“卿有何良策?”

张浚说道:“若要保住河北东路,则须经略陕西。”

果然!张浚对经略陕西情有独钟!

正史上,就是他提出的经略陕西。

也正是这一步棋,才保全了南宋。

为后面岳飞、韩世忠等人崛起,提供了战局缓冲时间。

赵宁继续假装不知道,他说道:“保住河北东路,为何要经略陕西?它们之间相隔有近两千里。”

“陛下,您看这里,在陕西诸路屯重兵,以待北伐,吸引金军主力过来,则可以缓解东线、中线战事之压力。”

张浚指着陕西一带,然后又指着河东路(山西省)、河北西路、河北东路,还有京东东路。

“陕西之地,乃是我大宋精锐囤积之所,善战者无数,金军不敢掉以轻心,必以重兵来犯。”

赵宁说道:“你的意思是,战略诱骗?”

战略诱骗?

张浚微微一怔,没想到赵官家这个词用得非常简练。

其实也不能算战略诱骗,因为这是阳谋。

就像抗日战争之初,日军准备从北打到南,当时的战略家们就认为,应该吸引日军主力到东线,牵引日军从东打到西。

为什么?

因为自古中国,从北打到南,都非常容易。

有几条主干道南下,只要打通那些城市,南方基本上没有还手的余地。

而如果日军从东线往西,东边的江南之地,多湖泊水泽,对坦克军团的行军有非常大的限制。

且费尽心思打到武汉,进入荆州,再往西,发现都是山区了,坦克根本进不去。

这就是大战略。

而此时张浚提出的经略陕西,吸引金军主力进入陕西,缓解中线和东线的压力,无疑是给这两个军事薄弱的地方以准备的时间。

这叫用空间换时间,做战略大布局。

其实这正是赵宁找张浚来的目的。

历史上的张浚败过好几场,那都没关系,曹操还败了许多次呢!

任何一个人,都是人才,没有不存在缺人才的,只有不会用人的领导。

每一个人擅长的点不同,所处的位置自然就应该不一样。

而且时局对人才的需求也不一样。

例如现在这个局面,就很需要张浚,即便他把陕西经略得败仗连连也没关系。

因为经略陕西的目的不是为了北伐、东进收复失地,而是为了牵制金军主力。

而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非常难。

明知去陕西可能必败,还要去,谁愿意?

败了要背锅的,这种事违背人性。

大宋朝朝堂上上下下,到处是甩锅侠,谁愿意去?

张浚愿意。

那就让他去办。

张浚这个人,忠心是绝对不用怀疑的,妥妥的忠臣。

“陛下若是认为这是战略欺骗,倒也说得通。”

赵宁继续说道:“如此,我们在陕西大肆经略,必须让金军知晓?”

“是的,必须让金国知晓我们在陕西的大张旗鼓,且我们必须真的在陕西大张旗鼓。”

赵宁站起来,走到地图前,他看着地图,看了好一会儿。

东线肯定是得保住的。

历史上连赵构都知道要保东线。

东南是大宋朝税赋最高的地方,主要是漕运发达,运输成本更低,调动起来更快。

古代交通设备有限,陆运粮食,耗羡(路上消耗的粮食)几乎快占总粮食的一半了。

对于水运发达的东南来说就不存在这个问题。

此次赵鼎便是从东南在调集粮食。

赵宁沉默片刻,目光忽然落到张浚身上,说道:“经略陕西,卿可愿意亲自前往?”

“臣人微言轻,恐怕难以胜任。”

“无妨,朕拜你为枢密使兼陕西诸镇制置使,你可愿意?”

张浚这下是彻底懵了。

他现在的官职其实还只是一个主簿,开封府的主簿是什么级别的芝麻官?

差不多跟县令一个级别。

从县令一下子成为最高军政长官,入主西府,相当于县长直接成为军委副手。

等等!

既然张浚能这样提拔,为什么不能把岳飞直接提拔为军队里的高级军官?

两者定位完全不一样。

张浚更贴切来说,是为当前局势,去背锅的。

做完这一单,未来局势变了,未必他还适合在枢密院。

但岳飞不同,岳飞是做长线培养的。

所以啊,用人之道,需结合当前局势,人才特点来做具体分析,切不可模板化。

等张浚反应过来后,连忙跪拜:“微臣何德何能,承蒙天子垂怜。”

赵宁连忙将他搀扶起来:“卿乃朕之股肱,当前局势严峻,朕只要将此大任托付于卿,望卿不要拒绝朕。”

张浚又是震惊,又是欣喜,又是激动和感激,这是对自己多大的信任,才能委任如此重任。

“臣必不负官家重托,愿为官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赵宁心中感慨,去陕西,那真不是一般人干的活。

大宋朝的陕西诸路,不仅仅内斗成风,还极其排外。

例如此时陕西的悍将曲端,就是典型例子。

回头得把曲端调整一下,不然张浚去了,估计得把曲端砍了。

曲端也是个人才啊,虽然有野心,不受节制,但砍了太浪费!

“好好!卿之任命诏书,朕会在近两日宣发,今日朕恰好召见陕西诸路经略使,卿且在此,与朕一同见见他们。”

“臣遵旨。”

其实大宋朝的官和职分开,就是为了对人才灵活处理。

例如张浚七品官,但官并不能代表他的职位,职位是可以根据具体情况任命的。

尤其是制置使,所谓的制置使,就是临时最高军事统帅。

例如李纲去年就被任命为河东、河北制置使,意思是你临时去负责全局,等完事后,回来交权。

张浚依然感觉不真实,自己怎么都没有想到忽然成了枢密使。

要知道,枢密使可是两府相公的老大之一。

不多时,陕西诸路经略使到了文德殿。

赵宁并不打算跟这些人谈陕西的经略,他只是安抚安抚这些人而已,熟络熟络,至于陕西接下来的事,交给张浚。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想要张浚在陕西有所作为,就必须给足权威,不要横加干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