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问心抉 > 第1103章 苏醒
  地葬微微笑着,看着人皇不紧不慢地说道:“你看这些孩子,真的很不错。看着他们如此信任彼此,如此生死相依,我真是怀念曾经那一段岁月啊……那个时候,我还叫你赵大哥吧?”

  “你还有脸提起曾经那一段岁月!”

  人皇闻言非但没有去回想那段岁月,反而愈发地愤怒了了,他双目变得一片血红,咆哮之声犹如绝望的野兽所发出的怒吼。

  人皇猛地将右手所握的长剑的虚影举起,而后将长剑如同斧头一般奋力地劈斩而下,沿着时间的长河疯狂地向着下方蔓延而去,将空间不断地压碎成为一片片碎片。

  而那口穿孔而来的紫鳞巨剑也发出了愤怒的咆哮,来到了人皇的头顶。

  人皇的左手则凌空一招,接住了大明尊扔来的镇鳞剑。

  人皇左手猛地一握,镇鳞剑紫光顿时璀璨万分,人皇的眼眸中也不由流露出了几分诧异,显然不曾想到这一口镇鳞竟然可以强大到如此的地步。

  也许只要一步,这口镇鳞便足以与他的昆吾相比肩了吧。

  大明尊冷冷地一笑,对于人皇的惊愕有些不屑,有些鄙夷。

  大明尊曾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出色的炼器大师,无数强大的帝器都是出自于他之手,能够炼制出镇鳞这样的帝器,并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

  大明尊剑指继续向前,没有丝毫的放松。

  他的剑指也在同时压缩着地葬身周缠绕的时空的力量,不断地将附近的空间压得扭曲破碎,要抢在楚风可以行动之前给地葬造成足以致命的伤势。

  地葬以一敌二,压力巨大,哪怕时空的力量能够将他防御得滴水不漏,却也无法完全化解对方的攻势。

  脚下混沌土的封印在不断地破裂,但是地葬却已经没有了那一分闲工夫去取回自己肉身的一部分,毕竟他的精力始终是有限的,根本无法在这样的战斗下再分心做其他的事情,不然那根本就只是自寻死路而已。

  无尽的死气血气还在向着楚风不断地汇聚而来,同时也不断地流淌进入了他身后的十二人的体内,经过楚风这个最重要的中枢淬炼混合之后返回到十二人的体内,充斥满十二人的经脉,再从他们的体表不断地喷薄而出,化为一层凝结成为实体的衣甲覆盖在众人的身体表面,保护住所有人。

  随着越来越多的气息不断地浸出,凝结成为固体的两种气息将十二人完全覆盖而住,彼此之间的空隙也一样被凝结的气息所填满。

  两列对称分开的队伍在片刻之间便仿若张开羽翼一般,每一只羽翼足足有一人多高,六片羽翼之上不断地流淌着黑色与血红色交缠之后的那瑰丽万分的光泽。

  “呜呜——”

  骨塔之上,那个男人已经跪倒在地,震天的号角却依然连绵不断,穿破了风暴而来的死气与血气之中陡然涌现了无尽的各色的魂火,魂火之间彼此纠缠彼此交融,在刹那之间顺着死气与血气也汇入了楚风的体内。

  “噗——”一声轻微的声响,那安静燃烧的魂火顿时在楚风的眼眸中引燃,楚风眼中那代表着疯狂暴戾的血色顿时退散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了安静燃烧着的魂火。

  从眼眸中喷出的魂火在一刹那之间也引燃了楚风周身所有的气息,使得这些气息彻底地交融成为一体。

  从胸间的深沉的黑色一直蔓延到两侧羽翼一般的队列末梢的纯净的白色,各色的魂火彼此之间完美地参差着,过渡着,如梦似幻,充满了独特的质感。

  楚风喉头深处的怒吼终于渐渐地平息,他恢复了平静,眼中汇聚了所有色彩的魂火静静地跃动着,燃烧着。

  那是冥界无数死难生灵的魂火。

  他们在这个世界已经挣扎了太漫长的岁月。

  他们曾经失去了所有的意识,只是靠着本能,在做着一些无谓的行动来对抗命运的戏弄。

  而今天,他们终于睁开了紧闭无数岁月的双眼来重新观察这个世界。

  楚风握紧了水月剑,然后瞑目。

  一人多高的一对羽翼静悄悄地扬起,而后轻轻地一振,楚风的身形便陡然化为了残影,直扑大明尊而去。

  大明尊一直在留意着楚风的一举一动,他在见到楚风羽翼扬起的时候,就知道情势有些不妙。

  多对多的战斗之中,太过的弱小的人会被忽视,而适当弱小的人,则将会是第一目标。

  因为太过弱小的人生死都不会影响局势,而适当弱小的人一旦被集火死去,那就很可能会是局面的转折点。

  之前,楚风是太过弱小的人,而现在,他大明尊是适当弱小的人。

  所以他知道,正常的人,都会先选择自己下手,这是最正确,也是最理性的判断。

  所以大明尊早就有了准备。

  大明尊身形扭转,放弃了继续向地葬动手,左手握紧了金杖,一缕缕璀璨金光盘旋着向四周照耀而出,而他的右手剑指则直接凌空一剑。

  大明尊最令人称道的是他有着澎湃的真气,但是在这个局面,他是所有人中最无法发挥自己能力的一个人,因为他没有地方可以补充真气。

  他所用的还是步凌关体内的真气,这些真气已经发生了质变,但是却无法无中生有地造成量变。

  不过即便如此,大明尊也没有丝毫的惧意。

  不过是一个因为某种奇特功法能够补充真气的小东西罢了,哪怕他的真气再澎湃,但是他的法则却依然不足以与他的大帝之法相提并论。

  他有着更丰富的经验,也有着更狠辣独到的目光,对付一个小东西,又哪里会有什么后顾之忧!

  他依然有着胜算,而且是不低的胜算。

  之前你与奕虚裕联手,我依然能将你们打爆,现在你们不过是一群乳臭未干的小毛孩罢了,难道又还能撼动得了本尊吗!

  大明尊出手就是爆裂的一指,金光横空,直接封锁在楚风向自己扑来的必经之路之上,如果是想要向自己动手的话,那就看看你是否能从这一指金光之中活着出来吧!

  楚风面上没有任何的神情,他所有的肌肤都已经被死气与血气所凝结的衣甲所覆盖,只有眼眸中的魂火安静地燃烧,淡漠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楚风的身形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就仿佛是一条虚影一般,只是一瞬间便直接出现在了那一道金光之后,就好像是直接穿越了空间的阻隔一般。

  大明尊知道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冥界的空间早已枯死,能够被打穿,却根本无法穿越。

  楚风能够做到这一步,是因为楚风的速度很快,快得超出了大明尊的预料。

  大明尊并没有惊慌失措,他在心理上小瞧楚风,却不意味着他会在行动上就真的彻底轻视楚风,对每一个无论强弱的对手在行为上都要予以足够的重视,这是每一个真正的高手能够活到现在的不二法门。

  大明尊左手握紧的金杖轻轻地颤抖了起来,发出了一声声令人牙酸的颤鸣,无数股金光盘旋着,在大明尊的身前组成了一面巨大的金色光盾,就仿佛是一轮太阳。

  一股极寒之意从太阳的前方传来,晶莹的冰晶在炎炎烈日之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向着烈日呼啸着而来。

  炽热的太阳炙烤着一切,使得平整光滑的冰晶的表面渗出了一粒粒圆润的水珠,倒映着阳光,反射出璀璨的光芒。

  凝固的冰晶逐渐地融化成为了一滴滴水珠,汇聚在一起,化为了一滩静水。

  古井之中,寒冰融化而成的井水散发着缕缕微微的凉意,让人有些心旷神怡。

  太阳无法炙烤到古井,只能在古井之中投射出一层浓厚的阴影。

  那层阴影,化为了厚积千万重的雨云,遮蔽了天空。

  大明尊神色微怔,空气中突然开始弥散着一股潮湿的气息。

  空气变得有些粘稠,有些湿润,无尽的水汽不断地顺着呼吸钻入人的肺腑之中,沁入人的肌体之中。

  大明尊微微蹙眉,一场不期而至的雨又一次“哗啦啦”地下了起来。

  这不是大明尊第一次见到这场雨了。

  这样的雨让大明尊有些不喜欢,甚至是极其不喜欢。

  因为这总会勾起他一些很不好的记忆,让他想起一个他深爱却又痛恨的人。

  雨水滴落进入古井之中,古井的水面终于微微泛起了涟漪,粼粼的波纹一圈圈荡漾开去。

  涟漪顺着雨滴一直向着天空蔓延,越过了那一层厚积的雨云,一直蔓延到了被乌云所遮蔽的太阳之中去。

  滴滴答答的雨声很烦人,落了无数的岁月都没有能够平歇下来。

  大明尊走进了层层的雨幕之中,看到了那个许久不曾见到的身影。

  她撑着一把点缀着漫天星罗的油纸伞,一只手伸出伞外,接着那清凉的雨丝,看着他微微笑了起来道:“快过来,小光,小心着了凉,那我便要打你屁股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问心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