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近身狂兵 > 第2017章 逢场作戏
  奔驰越野里,蓝锋双手按着九幽帝妃的双手,将她那惹火成熟的身姿重重地压在身下,目光注视着九幽帝妃那张挂着红晕的美丽脸颊,眼中却是有着冰冷的寒芒在闪动,低沉的声音则是从他的嘴里传出:“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会来到华夏了吧?”

  听得蓝锋的话语,九幽帝妃嫣然一笑,雪白修长的玉腿却是将蓝锋的腰部犹如毒蛇一般死死地盘住,只要蓝锋敢有任何异动,她双腿发力便是能够将蓝锋的腰肢给扭断,看着蓝那近在咫尺的脸庞,她调笑着开口:“哀家可真是因为想念暴君大人故而才来华夏的呢。”

  “是吗?那我问你,亿万大厦是谁炸毁的?苏江别墅又是谁袭击的?”

  蓝锋看向九幽帝妃的目光极具侵略性,嘴里传出冰冷无情的声音。

  “咯咯……这个谁知道呢?反正不是哀家就行了。”对于蓝锋的目光九幽帝妃却是恍若未见,咯咯的笑声则是从她的嘴里传出:“哀家可是深知道你深爱着这个国家,自从来到这里,哀家虽然杀了不少人渣,可是从来都没有滥杀过一个好人。”

  蓝锋的眉头微微皱起,手掌猛地发力将九幽帝妃的双手合在一起,心念一动,一条漆黑的手铐则是浮现在蓝锋的手中,将九幽帝妃的双手给牢牢地铐住。

  他伸出手掌徐徐地从九幽帝妃那张美丽的脸颊上划过,然后划过她的玉颈,直达胸口,冷肃的声音则是从他的嘴里传出:“既然如此,那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你可以什么都不说,但是我也可以好好地折磨你。”

  “咯咯……暴君大人就这么忍心辣手摧花么?”九幽帝妃双目含泪,脸庞上浮现出浓浓的可怜之色,眼巴巴地望着蓝锋,一副令人怜爱的模样。

  只是,她盘在蓝锋腰间上的腿却更紧了几分,腰部传来的强大挤压力让得蓝锋感觉骨头都要散架了一般。

  蓝锋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体内帝气爆涌,灌入到他的腰部,抵消着那不断传来的可怕力道,右手直接落在的九幽帝妃的胸口,冷冷的声音则是从他的嘴里传出:“虽然我不忍心辣手摧花,但是我不介意摸着你的良心说话。”

  随着蓝锋的话语落下,他将手掌落在了九幽帝妃的良心上,用力一抓!

  感受到蓝锋的动作,九幽帝妃的脸色顿时间变得难看起来,但是跟前传来的感觉却又让得她酸爽而又酥麻,冷冽的声音则是从他的嘴里传出:“如果你再不把你的脏手拿开,哀家可不介意将你的腰杆给夹成粉碎。”

  “相信我,哀家的腿功可是顶尖的。”

  随着九幽帝妃的话语落下,她缠着蓝锋腰间的腿则是更加地用力,犹如一条巨蟒一般,让得蓝锋体内的骨头都发出咔咔的声响来。

  老树盘根!

  不得不说这九幽帝妃的腿功的确非常牛。

  哪怕是蓝锋暗自运用力量抵挡,也能够感到腰间传来撕裂般的疼痛,让得他面色一寒,他抓着九幽帝妃良心的手亦是在这一刻悄然间用力,嘴里传出冰冷无情的声音:“你觉得是我捏爆你这颗良心快,还是你将我的腰杆给夹碎快?”

  听得蓝锋的话语,感受到蓝锋的动作,九幽帝妃面色难看,良心处传来的感觉让得她心跳加速,面色潮红,身体仿若蚂蚁爬一般。

  毕竟,她可是孤独了百年。

  “哼!该死!”

  当下,帝妃笔直发出一声冷哼,放松了盘着蓝锋腰部双腿的力量。

  “帝妃,我觉得我们其实可以好好谈一谈的!虽然你带人进攻了我的君王殿,但是并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和伤亡,我可以既往不咎。”

  见到硬的不行,蓝锋决定还是来软的,当下便是沉吟了片刻,徐徐开口道。

  虽然蓝锋实力暴涨,但是他能够感觉到九幽帝妃的实力仍然是尤为地不凡,而且自从君王殿总部一战之后,九幽帝妃的实力又有所提升和恢复。

  若是生死相斗,蓝锋对上九幽帝妃并没有太大的把握。

  “咯咯……暴君可真是大人有大量呢。”

  九幽帝妃咯咯一笑,双腿微微发力,将蓝锋的身子往下一按,使得蓝锋的身子贴近她的脸庞,调笑着开口:“哀家也并非想与暴君大人为敌,只不过是形势所逼,情非得已罢了。”

  “哀家一介小女子,可不喜欢打打杀杀……孤独了百年,如今只想找个能够依靠的男人保护疼爱罢了。”

  带着幽怨和无奈的声音从九幽帝妃的嘴里传出。

  她这句话看似随意轻佻,但是却实实在在的是她的心声。

  大灾难很快就将来临爆发,她的确是想找一个能够依靠的男人,保护她,疼惜她,使得她不受伤害。

  毕竟……她再也不愿意一个人孤独地沉睡百年,存活百年。

  听得九幽帝妃的话语,蓝锋微微一愣,似是能够感受到九幽帝妃话语里面隐藏着的极深和无奈,以及隐藏着的深深悲哀。

  哪怕是他很难想象一个女人是依靠着在一百年的孤独中坚持到了现在。

  她跟他一样,内心都有着一座封闭的城池,里面埋藏着别人不曾知道的故事。

  蓝锋静静地看着九幽帝妃,注视着她美丽的脸庞上和双眼,久久没有说话。

  似是想到蓝锋目光的注视,九幽帝妃低下了头来。

  过了好一会儿,蓝锋伸出手掌解开了锁住九幽帝妃的锁链,从他的身上站了起来,低沉的声音则是从她的嘴里传出:“你走吧。”

  听得蓝锋的话语,看着蓝锋的脸庞上,九幽帝妃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即摇了摇头,带着无奈的声音则是从她的嘴里传出:“我不知道去哪儿……”

  “而且……我哪儿也去不了。”

  闻言,蓝锋双眼微眯,将目光落在那依旧是慵懒地躺在座椅上的九幽帝妃,嘴里传出疑惑的声音:“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九幽帝妃坐起身来,伸出洁白的玉手整了整凌乱的衣衫,轻轻地摇了摇头,随即迈着步子走下了车,淡淡地开口。

  看着九幽帝妃那离去时的孤独而又带着沉重的背影,蓝锋的眉头不由得紧紧地皱在一起,忍不住沉声开口:“等等!”

  “怎么?你还有事儿?”

  九幽帝妃的脚步不由得一顿,转过头来看向蓝锋。

  “找个点儿,喝上两杯如何?”

  蓝锋调笑着开口道。

  “你请我喝酒?”

  蓝锋的话语明显让得九幽帝妃微微一愣,错愕地开口。

  要知道她可是蓝锋的敌人,而且刚才两人还恨不得一有机会将对方给杀死。

  “没错,有兴趣一起喝上两杯吗?”蓝锋笑着点了点头。

  看着蓝锋脸庞上那直爽的笑容,本想拒绝的九幽帝妃却是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也许是寂寞得太久,也许是心中压抑了太多的东西,也许是想找一个人诉说,她不经意间就这样同意了。

  “那还等什么?上车!”

  蓝锋大手一挥,豪气十足地说道。

  “上车就上车,今天哀家倒是想要看一看你到底想要耍些什么手段。”九幽帝妃微微一笑,迈着步子钻进了车里。

  “轰隆!”

  不一会儿,发动机轰鸣的声音随之响起,黑色的奔驰调转车头,以超快的速度向着远方疾驰而去。

  对于前方那诡异未知的别墅区,蓝锋并没有去探寻,他能够感受到其中的凶险,在未知的危险面前,还是谨慎一些好。

  而且……这九幽帝妃既然出现在了这里,那么她一定知道一些东西。

  所以……蓝锋打算从先攻克九幽帝妃开始,他能够感觉到,九幽帝妃的本性并不坏。

  一个小时后,黑色的奔驰越野G85在苏海市郊区外面一个看上去很是破旧的烧烤铺前停了下来。

  “下车!”

  蓝锋停好车,调笑着开口。

  九幽帝妃轻轻地点了点头,从车子里面走了出来,当她看着眼前这破旧的烧烤铺时,她美丽的脸顿时间黑得跟锅底似的,目光注视着蓝锋,眼中带着浓浓的愤怒,难以置信的声音则是从她的嘴里传出:“你竟然请我在这种地方吃饭?”

  “没错啊。就是这种地方!”

  在九幽帝妃杀人般的目光注视之下,蓝锋连脸都没有红一下,笑着点了点头,随即理所当然地说道:“拜托,你可是我的对头,敌人好不好?你觉得我会傻得去请一个敌人吃大餐么?”

  “能够请你吃上一顿烧烤,小爷我可算是很良心了好不好?”

  蓝锋大手一挥迈着步子向着很是冷清的烧烤铺行去:“大爷,羊肉串,牛肉串,鸡翅什么的麻烦你一样给我来个十串儿,在来一箱老山城啤酒!”

  听得蓝锋那练得尤为熟练的话语,九幽帝妃一阵无语。

  “好勒!两位,还请里面坐……”

  那烧烤铺的老人则是一脸大喜,连忙对着蓝锋和九幽帝妃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大单了。

  蓝锋坐在店铺里面开了一瓶老山城递到九幽帝妃的跟前,笑着开口道:“来,走一个!”

  “你也太抠门了吧?这地方的东西能吃?你这什么破酒,压根儿就没有听说过,你确定不会喝死人?”看着破旧的店铺,望着蓝锋那递来的老山城啤酒,九幽帝妃的眉头紧皱在一起,忍不住开口道。

  “我说大小姐,能不能别这么矫情?这酒爽着呢!”

  听得九幽帝妃的话语,蓝锋也不介意将老山城放在她跟前,然后自己开了一瓶,仰头大喝起来。

  在大冬天里,吃着热腾腾的火辣烧烤,喝着老山城啤酒,那怎一个爽字了得?

  看着蓝锋那吃得津津有味,喝得畅快至极的模样,九幽帝妃犹豫了一下,先是拿起了一串儿烤肉串尝了起来。

  肉串一入口,她美丽的脸颊顿时变得精彩起来……

  PS:锋哥说:对付女人,本君从来都不用打的!

  今天爆发,后面还有更新,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近身狂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