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烈血战神 > 第八百七十五章 重围

第八百七十五章 重围

  bp;bp;bp;bp;寒光影已敛,萧杀气未收。

  bp;bp;bp;bp;陈煜和殷狩走上来,分别站在宗暗左右两侧。

  bp;bp;bp;bp;更多的身影从台阶两边冒出,形成半包围阵型,截断了江遥退路。

  bp;bp;bp;bp;“江兄,小弟在此恭候多时了!”陈煜遥遥拱手,嘴角含笑,“这天罗地网,特地为江兄准备。江兄可还满意?”

  bp;bp;bp;bp;“老子满意极了!”江遥怒目而叱,手底里却暗暗扣住了一枚铜钱,将之弹射出去。

  bp;bp;bp;bp;空气中似有一阵微风吹过。

  bp;bp;bp;bp;遥隔数十丈,在虚空中荡起涟漪,那枚铜钱终究免不了在现世留下痕迹。但江遥相信,等陈煜看到那枚铜钱的轨迹时,已不会再有机会躲闪!

  bp;bp;bp;bp;事实也是如此。当那枚铜钱穿过十多个空间支点,骤然出现在陈煜身前时,陈煜只感觉到一阵微风拂面,继而胸口一痛,已被暗器击中。

  bp;bp;bp;bp;他低下头,看到那枚嵌入了衣衫内的铜钱,面上露出几分庆幸之色,道:“一早就知道江兄想取我性命,所以出门时特意多穿了几件软甲,不然恐怕已经交待在这里了。”

  bp;bp;bp;bp;“无胆鼠辈!”江遥悻悻骂道。

  bp;bp;bp;bp;陈煜摇摇头,伸手将嵌在软甲中的铜钱抠下来,拿到眼前看了看,咂舌道:“这上面的剑气如此锐利,若不是有两层软甲在,我今天可能真逃不过这一劫。”他抬头看着江遥,叹息道,“江兄,抢走我未婚妻的是你,杀死我心爱之人的是你,把我打成重伤的也是你!明明是你欠我良多,为什么我感觉你对我的杀意,比我对你还浓厚呢?”

  bp;bp;bp;bp;“因为我这个人性子直,不像你成天藏着捏着,生怕别人知道你那点破事!”江遥道,“你当时叫上那么大几百号人杀我,结果技不如人败在我手上,难道不是罪有应得、咎由自取吗?”

  bp;bp;bp;bp;陈煜道:“江兄此言差矣!明明我与林姑娘有婚约在先,是你横刀夺爱”

  bp;bp;bp;bp;话才说一半,他突然转头,就见右边的殷狩低哼一声,胸口飙出一蓬血花。

  bp;bp;bp;bp;“小心!他铜钱上附着剑气,十分锋利!”陈煜搀扶住殷狩,另一侧的宗暗上前一步,魁梧的金毛身躯将两人都挡在身后。

  bp;bp;bp;bp;江遥知道这猴子的身躯近乎金刚不坏,只好暂时按下手中蓄势待发的第三枚铜钱。

  bp;bp;bp;bp;后方的甲士们跃跃欲试,江遥听到背后的动静,却没有回头看过一眼。这些杂兵数量再多,也只能让他剑下徒添几个亡魂。可怜他们尚不知晓自己命运,还在擎刀执剑,小心翼翼地往那道死亡线靠近。

  bp;bp;bp;bp;“你身后的十八位勇士,都是妖族的栋梁。”陈煜的声音从宗暗后面传出来,“若折在你手上,不好向宫主交差!”

  bp;bp;bp;bp;“没有眼色招惹到我头上的,都算不得栋梁。”江遥眼神冷冽,右手轻抬,剑气灌注于照胆,下一瞬就要让那道无形的死亡线在现世降临。

  bp;bp;bp;bp;宗暗举棍大步上前。但以它的速度,仍来不及阻止。

  bp;bp;bp;bp;若不是一个清脆的女子嗓音适时插入,此刻已然血流成河——“住手!”

  bp;bp;bp;bp;宗暗的脚步一顿。

  bp;bp;bp;bp;气机牵引下,与之相应的,江遥右手上倾注的剑气,也跟着缓了一缓。

  bp;bp;bp;bp;能将他二人阻止的,并非是那一声喊叫,而是一股凌厉霸道的气浪,肆无忌惮地横冲而来,硬生生挤入两人中间,将那个一点就燃的爆炸契机,又往后拖延了片刻。

  bp;bp;bp;bp;‘好家伙!’江遥暗赞一声。

  bp;bp;bp;bp;此人以一己之力承受双方的杀气,其中凶险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尽,一个不好就可能会遭受到双方的同时攻击,但她却极为巧妙地化解了这一风险。虽然并不意味着她的本领就一定在前两者之上,但这份胆色和眼力,的确是让人十分钦佩的。

  bp;bp;bp;bp;何况这家伙从外表看来还只是个纤细柔弱的小丫头!

  bp;bp;bp;bp;宗暗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蓝裙少女,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灵萱!为什么拦我!”

  bp;bp;bp;bp;他前面那个穿着浅蓝长裙的少女,慢慢地收了气息,周围扭曲的空气逐渐恢复,这才让旁人看清她淡漠的脸庞,“你忘了盘龙宫的规矩?”

  bp;bp;bp;bp;“这家伙窝藏逃犯,按规矩就该拿下!”宗暗叫道。

  bp;bp;bp;bp;“那也轮不到你出手。”蓝裙少女的语气不带丝毫感情起伏,“我自会带他去面见娘娘。”

  bp;bp;bp;bp;陈煜上前一步道:“灵萱,你可要想清楚了,你旁边的这个人,不仅勾结刺客,意图对三公子、八公子不利,而且还费尽了心思,千方百计地想要接近妖后娘娘。你就这么带他过去,说不定正中他下怀!”

  bp;bp;bp;bp;蓝裙少女淡淡地道:“一切听从娘娘发落。”

  bp;bp;bp;bp;陈煜道:“你这样做,恐怕有欠考虑吧?要知道他号称惜花公子,一身邪功专门用来魅惑女子,连四小姐都被他蒙骗利用,你和娘娘”

  bp;bp;bp;bp;“闭嘴!”蓝裙少女的神情罕见地出现了一抹感情波动,但她的眼神却是冰冷无比的,“你既然已经加入妖族,就该知道有些话是不能说的!”

  bp;bp;bp;bp;“抱歉,我失言了。不过我还是认为你的做法不太妥当”

  bp;bp;bp;bp;“哈哈哈哈!”江遥忽然笑出声来,“陈兄,我就见不得你这幅做派,明明自己一肚子坏水,偏要摆出冠冕堂皇的面目,真的很让我胃里反酸,省下了一顿晚饭!”

  bp;bp;bp;bp;陈煜平静地道:“让江兄感到不适,是我的不对,我向江兄赔礼道歉。但江兄的所作所为,请恕陈某——”

  bp;bp;bp;bp;“啰嗦!”蓝裙少女冷冷地掷下两个字,伸手抓住江遥的肩膀,浑身爆发出一股勃然气劲,如龙卷风一般将江遥包裹在内,两人身形拔地而起,向外冲出。

  bp;bp;bp;bp;握铁棍的宗暗只觉双手一麻,空气中似有一股电流漫过,即使相隔如此之远,仍激得它遍体毛发竖立,身躯微微麻痹。

  bp;bp;bp;bp;但它乃是金刚体魄,一惊之后本能地放出玄罡气劲,立时就消除了暗雷的影响。同时它脚下一蹬,庞然身躯纵跃而上,其速其势竟比灵萱更为凶猛,转眼就已赶至上空,双臂将铁棒高高抡起,带着尖锐的破空声朝江遥当头砸下。

看过《烈血战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