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大圣传 > 第十一章 恶灵缠身
  

  他的勇气增强了他的力量,而他的力量又反过来增强了他的勇气,二者相辅相成。

  直练到黄昏日落,他竟又觉得饿了起来,现在的他仍然很消瘦,完全不像是李虎李豹那样的膘肥体壮,只有他心中清楚,那一头獐子的血肉精华,没有丝毫浪费,全部融入了他的身体之中。

  他的身体好像成了一个无底洞,贪婪的将所有酒肉消化吸收,转化成一丝丝的力量。

  练拳之后,李青山又席地而坐,闭上双眼,定下心神,体会身体的每一处变化。拉扯筋骨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他还记得练《牛魔大力拳》的第二天,他痛的差点起不来身。

  青牛也不劝他,还是他强忍着疼痛起身练功,连续坚持这十几天功夫,才算是好转一些,不,应该是他忍受能力变得强了一些。照理说熬过了前几天,身体应该会慢慢适应才对,但他身上痛苦的感觉没有丝毫的减弱,仿佛每一天都是才刚开始练习。

  身体的每一分变化,都无比真切的映入他的心中,只是可惜并没感觉到所谓的气,据青牛说,无论何种神通法术,只感觉到气的流动,修出一丝真气来,才算真正的入门,不过他修行的时间到底还是太短了。

  这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一丝凉意,在脖颈后面游动,仿佛一阵凉风。

  但是现在根本没有风,也更不可能有凉风。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气?”

  李青山心中一喜,全神贯注投入那股凉意中,但渐渐的他发觉,那股凉意缓缓的侵入他的皮肤,而且越来越深,深入骨髓甚至魂灵,极为的阴冷,让人很不舒服。

  李青山晃晃脑袋,站起来打了一趟拳,阴冷之气消散了些,但他一坐下就又再一次缠了上来。

  他也不知哪里出了问题,索性来到茅屋旁的溪水旁清洗身子,今夜月光皎洁,他往溪水中一瞧,一个脸色惨白的孩子,正面无表情的攀附在他的身上。

  饶是他已经胆气不弱,也惊出了一身冷汗,此情此景立刻让他想起前世看的名为《咒怨》的电影。

  若是普通人,这一下非得被吓傻不可,但好歹李青山也是跟一个牛妖相处了那么久,借着溪水同那孩子对视,见那孩子不过七八岁的年纪,神情呆滞木讷,便开口问道:“你是什么东西?干嘛趴在我身上。”

  但那孩子只是动了动脑袋,这时候水面起了一阵波荡,孩子的倒影就消失不见,但那股阴冷之气还分明留存着。

  李青山努力稳住心神:“我这是撞鬼了,不知这小鬼怎么会缠上自己,只能等牛哥回来同他商量,好在一时半会儿要不了我的性命。”

  心中却又没什么把握,只感觉到惧意一起,那股阴气侵蚀的越发快了,忙又练起了《牛魔大力拳》,唯有这时候,阴冷之气才会消失。但他总不是不知疲惫的机器人,总要坐下来休息,那时候就感觉格外的难熬。

  直到三更半夜,阴气最重之时。

  那股阴冷之气已经侵透了李青山大半边身子,没有什么明显的痛苦,只是手脚渐渐麻木,五感渐渐模糊。

  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激的他全力开动脑筋。

  他听说人身上都有一股阳气,能够克制阴鬼,想来练拳时候血脉贲张,所以那小鬼才不敢靠近,于是便在打坐的时候,努力模拟练拳时候的感觉。闭上双目,调动意念,收缩肌肉,果然有些用处,勉强抵挡住了那股阴气的侵袭。

  如此熬了一整夜,神智时而昏沉时而清醒,狠狠锻炼着他的精神意志,直到他的意志接近溃败的时候。

  雄鸡一唱天下白,李青山猛然睁开双眼,阳光从树梢落在他脸上,有些刺眼。身上的阴冷之气消失了,青牛正在不远处望着他,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李青山道:“牛哥你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昨晚遇到了什么?”

  “我早就回来了,不就是一个小鬼趴在你身上?”

  “你就那么干看着?”

  “那我还能怎么样?”

  李青山咧了咧嘴,没说出话来,青牛早跟他说过了,你遇到什么危险也别指望我出手相助,从一开始就没给他依赖的机会。他望了一眼青牛脚边的黄羊,更是不能说什么了,青牛已经给他提供了最为要紧的帮助,不能什么都依赖他。

  晒着温暖的朝阳,李青山起身舒展了一下身子:“好在那小鬼白天不敢出来,不然我真是坚持不住。牛哥,我练的好歹也是道家神通,难道就对付不了一个小小鬼怪。”

  “如果你不是练了神通,连昨夜也熬不过,待你炼成了一牛之力,浑身血气旺盛,自然就不怕这区区小鬼。”

  “那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除此之外,我还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阴鬼之类最怕杀气煞气,你手上若有百八十条人命,保证群邪辟易,那小鬼不敢靠近你十步之内。”

  李青山翻了个白眼:“你难道要我屠了这卧牛村吗?”

  “倒也不是一定做不到,怎么样,要试试吗?”青牛嘿嘿一笑。

  “我不如先宰了你做牛排!”李青山不理会它,处理了黄羊,吃罢了早饭,先将此事抛在脑后,忍着身心的疲倦,专心致志开始了一天的修行。

  但他一开始修行,就感觉今天和往常有些不同,有一股细弱游丝的“气”在身体中流淌,若不专心绝对感应不到。

  那股气并不像武侠小说里所说的真气,存储在丹田中沿着经脉流转,而是游鱼般的四处流窜,游走于四肢百骸之间,当他猛力挥拳时,气丝就流到了手臂拳头上,但也只是一刹那的事。

  精神一松懈,那气丝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像个顽童似的,几乎不受他的控制,他将这种情况同青牛一说。

  青牛却并不吃惊,而是意味深长的道:“你能这么快就感觉到了气的存在,还要多谢那小鬼,这也算因祸得福。”

  在生死关头,李青山调动全部精神意志来对抗阴气的侵袭,小鬼离去,但这股精神意志却留存下来,成为一丝真气。

  “原来这就是真气吗?”李青山望着自己的手心:“这真气到底有什么用处?”

  “练精化气,练精化气,不就是为了这么一股气,你说有什么用处?若感应不到气在,纵然练一辈子,也是乡下把式,成不了气候。若说好处,那真是数的数不清楚,以后你自己慢慢体会就是了。”

看过《大圣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