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终极顶包师 > 第五十六章 证道、争道、真吉尔丢人

第五十六章 证道、争道、真吉尔丢人

  “这一剑之后这世上将不再有你,你的血、你的肉、你的道,都将成为我的垫脚石。”

  莫邪听不懂霖溟在说什么,但他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火麟剑的剑尖不断颤抖着,在霖溟的掌握中贴着莫邪的额头。

  落在了不合适的人手里,便是剑似也有不甘。

  更何况是人?

  “……”

  心脏被洞穿,一身修为被佛掌法天象地所束,莫邪说不出一个字、更动不了哪怕一根手指,就连他的大脑也因为氧气的供应断链而麻痹着。

  他似乎已做不了任何事,似乎已做不到任何事。

  彻彻底底,百分之一百的败绩。

  但这世上根本不存在百分之一百的事,所有的百分百都是四舍五入后得出的结果,就如三分之一加三分之一再加三分之一所得到的应该是.099999……一样。

  即便心脏失联,即便已做不了任何的事,但莫邪如有生机、甚至胜机。

  这份生机就握在霖溟的手中。

  “是时候了!”

  莫邪清晰地看见了霖溟手部的肌肉收缩既而紧绷,他知道,只要这份被束缚在其中的能量得以释放他便会迎来他的终末。

  涣散的瞳孔在这一刻重新凝聚,一道心念随着眨眼的动作传递出了佛掌拱卫的世界。

  “火麟剑!”

  天空中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这声音无论莫邪还是霖溟都很熟悉,只不过在这一刻无论是由他们中的任何一人听来都有些失真。

  那是莫邪的声音。

  只不过这声音是用录音机播放出来的,所以怎么听怎么失真。

  但这依旧该被定性为莫邪的声音,这就够了。

  在一切异能被封的条件下麓战三日,就连霖溟也需要用说一大段废话的空隙开积攒足够完成这一刺的力量,人体有极限,血族之身、龙族之身的极限可能稍高一些,而机械、机体的极限则远超血肉之躯。

  尤其是《圣典》出品。

  “嗤!”

  在天空中的声音响起的下一瞬一声爆炸般的剑鸣从霖溟手中爆出准确地讲是从霖溟手中的火麟剑上爆发而出。

  火麟剑上被《圣典》附加了声控寻回服务,无论它身在何处,只要一收到莫邪的声音便会奔其而去。

  一条火色流星升空,一颗乱发如草的头颅落地。

  “扑通!”

  无头身体倒在了无心人的身上,地面上的阴阳图仿佛浸了水的墨画,发毛后变得模糊、变得面目全非。

  阴阳图破,虚空中传出了一声叹息:

  “真吉尔丢人,老夫当初真是看走眼了,开了一堆外挂最后还要用阴招取胜,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丢人的徒弟!”

  无视‘天堂之境’的规则,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佛掌之中,挥手间喝散满界金光。

  孤灯道人,一如既往的强大。

  “师……傅……”

  佛掌崩溃,法天象地的约束力也迅速消散,莫邪的功力逐渐恢复,随着以念力封住伤口、牵引血流,他已逐渐恢复了身体的行动能力。

  “特么把自己弄干净了再叫我师傅!”孤灯道人拂袖而走,一直走到将自己化作地平线上的一处拇指高低的凸起为止。

  一刻钟后,莫邪悬浮着飘到了孤灯道人的身边,在他的身后,那处原本的战场中一具尸体正燃烧着,冒着滚滚黑烟。

  “师傅。”

  他已换了新衣,但一身的血腥味却依旧浓重着挥之不去。

  他的心口有着一个前后透光的大洞。

  心空如也,空空如也。

  明明是剪除了宿敌,但他却没有感觉到有丝毫的高兴。

  孤灯道人转过身看着莫邪,莫邪低着头,没与他目光相接。

  “真丢人。”孤灯道人还是那句话。

  的确丢人,身负《圣典》这种金手指这么久,来往于诸多世界间,至今仍是菜鸡一只,甚至还几乎打不过没开这种金手指的敌人,说不丢人绝对会被n多无限流的主角按在地上摩擦。

  “我当初怎么就找你当了我徒弟。”孤灯道人老调重弹。

  莫邪依旧不说话。

  “人家斩道不说成圣成神至少也都还能增加点实力,就你特么斩个道斩个老半天不说、期间搞出了一堆幺蛾子不说、还搞的自己五劳七伤,太吉尔丢人了!”孤灯道人喷了莫邪一头口水。

  莫邪把头垂得更低了。

  “滴答。”

  一滴液体跌落在了云毯上。

  莫邪泪流满面。

  无即是非,非心为悲。心空到尽头便是悲寂,圣人无名,悲痛莫名。

  悲乃善根,慈悲在怀。

  善便是莫邪流下的满脸的泪。

  “这才像我的徒弟!”孤灯道人见此大笑,随后如梦幻泡影般消失。

  莫邪在他消失一秒后也消失在了‘天堂之境’的第一层中,他很悲伤,但他得先疗伤。不过在他开始疗伤之前他动用了他的权限将‘天堂之境’的第一层彻底的、永久性的封闭。

  ……

  莫邪与霖溟斗了三天三夜,建业湖边的时间也过去了三天三夜。

  “还是没有消息么……”

  张灵戍带着队伍在湖边驻扎了三天,被称为狂徒的莫邪他自然是没等到,在这座被异种能量造出的大湖边上三天里他就连一条鱼都没抓到过。

  这个地方仿佛遭了诅咒,每逢夜晚便有隐隐鬼哭四处作响,三天,战士们的意志水平已经跌到了一个危险线上。

  张灵戍打算撤退,无功而返的他在收听完了最后一道短波通讯后开始收拾行囊。

  这一趟不仅他无功而返,就连之前被分派直扑孩子们容身的大山的队伍也是一样的无功而返,就好像是他们的目标事先知晓了一切从而得以提前避开他们一样。

  张灵戍不由得想起了了尘和尚,而了尘和尚至今也是音讯全无,他所得到的最后的报告是了尘和尚进入了冰圈。

  他怀疑是这个疯和尚出卖了他们,他一直隐隐觉得了尘和尚与莫邪之间有着什么关系,但限于眼下的条件他无法将之验证。

  修真者们倒台、异族元气大伤,当今之世正是建立真正属于凡人的国度的最好时机,他不会容许有任何的人挡在这条道上。

看过《终极顶包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