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修真四万年 > 第2324章 千年易过,此痛难消!

第2324章 千年易过,此痛难消!

  厉灵海收了三名化神强者的巨神兵,却不忙着发落他们,反而驾驭着“地狱星”来到黑雾深处在这里,万千黑雾化作粘稠的触手,将一具医疗舱死死裹住,动弹不得。

  医疗舱中自然是帝国资历最老的选帝侯,“银狐”厉建德。

  厉建德的视线和感知虽然被黑雾迷惑,没看到刚才大战的前因后果,但此刻见族弟厉建义等人都卸下巨神兵,赤条条漂浮在半空中,一副听从发落的模样,四周还散落着无数晶铠和巨神兵的残骸,“地狱星”却是大摇大摆直扑自己而来,哪里还不知道大势已去?却是重重叹了口气,满脸怒其不争,死不瞑目的模样。

  “地狱星”伸出两条金属触手,将医疗舱拽到巨大的面孔地下,一双双勾魂夺魄的眼睛便幽幽盯着他,仿佛要将这名帝国前首相从灵魂深处都压垮。

  犹如亿万吨海水的威压之下,“银狐”厉建德凛然不惧,却是苍凉大笑:“蠢货,蠢货,真是一帮扶不上墙的烂泥,只怕他日一个个死无葬身之地,才会幡然悔悟今日的退缩究竟有多么愚不可及!”

  厉灵海以灵能笼罩住医疗舱四周的空间,也不怕厉建德的声音和神念会传出去,冷笑道:“蠢在何处?”

  “纵然你真被千年老鬼附身,也绝不可能是昔日全盛时期的黑星大帝!”

  “银狐”厉建德双目赤红,须发皆张,真有和诸天星辰为敌的气概,终于将“那位陛下”的名字吼叫出来,“真正的黑星大帝千年前就死了,即便有一缕残魂能苟延残喘到今天,肯定也虚弱到无以复加!纵然,纵然你可以依附在厉灵海的身上,依靠她的精血和神魂慢慢滋养,但也没理由恢复100%的实力,能恢复两到三成就是极限了!

  “即便你现在拥有分神级数的战斗力,也绝不可能达到分神期中高阶,他们可是足足三名化神巅峰啊,真的鼓起勇气,和你玉石俱焚地斗上一斗,你最多击杀其中一人,肯定会被另外两人镇压!

  “更何况,你并非完全夺舍,仅仅是一缕残魂暂时依附于厉灵海的体内,长时间激发出分神境界的战斗力,无论对你的残魂还是对厉灵海的血肉之躯,都有极大的损害吧?要知道,你的敌人可不仅仅是这里的五名化神和几十名元婴,而是四大选帝侯家族所有人!所以,你又怎么敢肆无忌惮,全力拼斗呢?你根本冒不起身受重伤之险的!

  “这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蠢货,只要稍微一琢磨,就能明白这个道理!哼,你若真能肆无忌惮施展出全盛时期的修为,又何必鬼鬼祟祟蛰伏在厉灵海的躯壳之内,不敢让世人知道你的存在?又何必弄这些阴谋诡计,还要借助大阵之利才能将我们各个击破?直接一口气都镇压了,岂不痛快?

  “我怀疑,哈哈,我怀疑你在击杀了一名化神巅峰之后,灵能就接近枯竭,或者残魂和躯壳的融合就出现问题,绝没余力再击杀第二名化神巅峰了吧?可恨,可恨他们那时候若能稍稍鼓起一些勇气,团结一心,一拥而上的话,一定能将你……碎尸万段,永绝后患啊!”

  厉灵海沉默地听着,甚至听到厉建德最后恶毒的诅咒时都没生气,反而哈哈大笑起来:“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今时不同往日,现在是帝国夕阳,早就不是一千年前的光景了!

  “一千年前,星海共和国被修真者搞得乌烟瘴气、苟延残喘之时,绝大部分初代修仙者都是从那些拥有高尚情操,一心忧国忧民,哀叹人类文明前途命运的修真者转化过来。

  “他们都是有理想,有抱负,大公无私的,真正的修仙者!只有这样的修仙者,才能在朕的统御之下,奋不顾身,前赴后继,悍不畏死地为人类文明而牺牲!

  “可是,千年后的今天,真人类帝国亦染上了昔日星海共和国一样的致命疾病,今日的修仙者,亦是一蟹不如一蟹,蜕变堕落成了自私自利、鼠目寸光、蝇营狗苟之辈,和千年前星海共和国议会里那些尸位素餐的猪狗没什么两样!

  “你们这些家伙,眼里只有自己,根本没有理想,更不知究竟为何而战,只不过是一帮打着修仙者旗号,却任凭本能操纵的蛀虫而已,谈什么‘团结’和‘牺牲’?这样没有道心的化神,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别说四个,便是来一百个,朕照样有办法抓住你们的弱点,将你们一个个镇压了!”

  “银狐”厉建德哑口无言,刚刚还凛然不可侵犯的勇气瞬间烟消云散,整个人都干瘪下去,如垂死挣扎的溺水者般,脸上渐渐笼罩了一层死气,喃喃道:“……陛下,老、老臣愿降!”

  “你是难得的聪明人,也曾当过帝国首相,在星海之间素有威望,按理说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应该给你迷途知返,顺应天命的机会。”

  厉灵海冷冷道,“只可惜,在朕规划的图景中,并没有所谓‘选帝侯’的位置!”

  “银狐”厉建德嘴角颤抖,整个人又枯萎几分。

  他说这句话也并不是真心要降的意思,甚至自己的生死都没什么大不了,只是用这句话来试探黑星大帝对整个厉家的态度。

  现在看来,黑星大帝根本没打算留下四大选帝侯家族,他们是注定要灰飞烟灭的!

  “你”

  彻底撕破脸皮,“银狐”厉建德亦没必要再掩饰任何东西,他脸上的皱纹瞬间凝聚成一副狰狞的鬼脸,狂笑道,“无论你有什么图景,都注定不会成功的!纵然你能一时铲除四大选帝侯家族又如何?终有一日,你还是要死的!等你死后,朝廷还是会日渐衰落,地方上的豪强还是会蠢蠢欲动!后面的皇帝只会越来越愚蠢和软弱,很快,又会出现新的‘四大选帝侯家族’,毁掉你精心构造的帝国!你终究斗不过我们,你终究战胜不了时间,战胜不了整片星海,整个宇宙!”

  “你错了。”

  厉灵海将厉建德提了起来,凑到面前,一字一顿道,“朕既然重临人间,就绝不容许帝国再落入第二个人之手,从今往后,朕即帝国,朕将历经万年不死不朽,真人类帝国亦将远远超越昔日的星海帝国,成为混一星海,上下十万年的人类文明‘第一帝国’!”

  “历经万年,不死不朽?”

  “银狐”厉建德深深打了个寒颤。

  不知为何,他竟然没从厉灵海这句话中听出半点癫狂的味道,反而是说不出的严肃和认真,就好像……

  就好像这条千年前就该消散的阴魂,真的找到办法,能历经万年,不死不朽一样!

  “你们已经错过了阻止朕的最好机会。”

  厉灵海不轻不重地挤压着厉建德的医疗舱,淡淡道,“朕倒是非常好奇,你‘银狐’厉建德素来以算无遗策和小心谨慎著称,为何这次却如此不智,亲身涉险?以你的身份和实力,不是应该在后方坐镇指挥的吗,果真如此,你或许能洞悉地下皇宫的虚实,做出相应的补救。

  “你偏偏亲自来到这里,甚至都不用远程通讯的灵能傀儡或者三维立体投影,为什么?

  “说出答案,解开朕心头的疑惑,朕给厉家多留一百个活口。”

  这个问题,厉建德原本可以不答。

  毕竟,“黑星大帝武英奇”和“金口玉言,言而有信”这八个字的距离,就好像极天界、天极星和星海边陲的距离一样遥远。

  但“银狐”厉建德在悲凉和绝望之下,嘴唇颤抖半天,还是深深悔恨道:“针对厉灵海的围捕行动是我一手策划,但厉灵海偏偏又是我的亲孙女,云家、宋家和东方家不肯完全相信我,生怕这是我和厉灵海、东方圣串通起来将他们一网打尽的计谋。

  “所以,他们非要见到我亲自现身,在现场指挥,才肯相信我的诚意,愿意派出最强悍的高手,相当于……把我当成了人质!”

  “原来如此。”

  厉灵海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地狱星”周身上百条金属触手都跟着一起狂乱舞动,“‘银狐’厉建德,你扪心自问,这样勾心斗角、一盘散沙、彼此毫无半点信任的什么‘四大选帝侯家族’,难道还不该死吗?”

  “……该死。”

  “银狐”厉建德失魂落魄地说,“该死,该死,真是统统都该死,没有半个冤枉的!”

  “那就去死吧!”

  “地狱星”的金属触手狠狠一绞,医疗舱连带着里面的“银狐”厉建德顿时粉碎,被黑色火焰笼罩,化作“地狱星”张牙舞爪的背景。

  “朕呕心沥血,殚精竭虑建立的帝国,却被你们这些不肖子孙糟蹋成这般模样千年易过,此痛难消!”

  “黑色火焰纷纷飘落,地狱星”深处,传来了又尖又利却完全不像厉灵海的咆哮,“待从头,收拾破碎山河,帝国,朕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