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修真四万年 > 第1438章 有朋自天上来

第1438章 有朋自天上来

  李耀的心脏又漏掉了一拍,没想到苦蝉大师的相面之术竟然精妙到了这种程度,可以通过眉眼间的微妙表情来分析人的深层性格。

  外表可以伪装,部分性格也可以模拟,李耀自己也是个心狠手辣,该杀就杀,毫不含糊的狠人,从出道以来杀过的人没有一千都有八百了,但却没有一个是无辜的老弱妇孺。

  倘若真正的灵鹫上人,是个丧心病狂的杀人狂魔,那他的确很难1模拟出来。

  再联想到刚才在丹枫子面前差点儿失态,看来“灵鹫上人”这个身份还存在诸多漏洞,必须要想办法,打些补丁才是。

  巴小玉听了苦蝉大师的话,脸色稍稍柔和了一些,两只寒光闪闪的眼珠却依旧盯着李耀,冷冷道:“灵鹫上人,你自己说,是否曾经屠灭过好几个部落,连三岁孩童都不曾放过?”

  李耀心思电转,沙哑着喉咙,一字一顿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倘若不是,而是内有隐情,以讹传讹的话,那大家相逢都算有缘,坐下来和叫花子一起喝酒!”

  巴小玉道,“倘若你是那种三岁孩童都不曾放过,猪不啃狗不嚼的杂碎,那也很好,这里有这么多的美酒,和上你的脏心烂肺,正好拿来祭奠被你残害的亡灵!”

  “你要为了近百年前的事情杀我?”

  李耀的瞳孔骤然收缩,出乌鸦般的怪笑,“你杀得了我?”

  “一百年前也好,一千年前也罢,既然被叫花子听说过,撞上了,那就算你倒了血霉!”

  巴小玉“嘿嘿”笑道,“至于杀不杀得了嘛,那就要杀过才知道,实在杀不了,叫花子可以逃,逃到三千里外养伤,养好了伤继续回来杀,趁你洗澡的时候杀,拉屎的时候杀,吃饭的时候杀,睡觉的时候杀!往你酒里下毒,饭里撒尿,被窝里放蛇虫鼠蚁,癞蛤蟆跳脚背上,吓不死你,恶心死你!”

  “你一天不死,叫花子就这么杀一天,你一年不死,叫花子就杀一年,杀到你死我活为止!”

  李耀心头一热,眼珠却是放出了森冷的光芒,脸上肌肉抽动了好一会儿,咬牙切齿道:“既然你想杀,那便放马过来吧,反正在你们这些假仁假义,道貌岸然的中原修士眼里,我们这些巫蛮修士,都是茹毛饮血,食人生番的野人,什么骇人听闻的事情干不出来?就算我说自己没做过,难道你便信么?”

  巴小玉直直盯着李耀的脸看了很久。

  李耀也杀气腾腾地回瞪着他。

  眼看两人之间的空气快要“噼噼啪啪”地燃烧起来,巴小玉忽然在小舢板里一抄,抄起半个水瓢,朝李耀丢了过来。

  “既然和尚都说你不是残忍嗜杀之人,你自己也不愿意承认,我又没有真凭实据,那叫花子便姑且听之!明日找到证据,那就明日再杀,今夜且过来喝酒!”

  李耀冷哼一声,抓住水瓢,凌空一跃,如一片羽毛般轻飘飘落到了小舢板上。

  巴小玉拍了拍手,手指一勾,热气腾腾的大锅“呼”地震开,在半空中旋了三圈才落地。

  大锅里面,咕嘟咕嘟,都是虎啸堂珍藏的龙肝凤髓灵兽血肉之类,又下了足足十坛熊心豹胆虎骨酒去煮,早已煮到筋烂骨酥,脂香四溢,真的隐隐有五彩霞光,从大锅里飘逸出来!

  巴小玉哈哈一笑,在小舢板边缘随手一模,摸出一副鱼竿来,好似钓鱼般朝大肉锅里一甩,一勾,一提,竟然提起了一条红彤彤油亮亮香到无以复加的狗腿来!

  “灵鹫上人生在巫南,怕是没见过这样的戌腿吧,这可不是一般的狗腿!”

  “东南一带在腌制火腿时,常常在一大缸火腿里面,放上这么一条戌腿,以其狗肉之香,来增进火腿的香气和风味!”

  “一缸火腿腌制完成,这戌腿的香气和精华统统浸润到了别的火腿之中,本身便木渣渣没甚香味和嚼头,吃起来味如嚼蜡,往往被舍弃不要了!”

  “不过,哈哈,叫花子却现,将这样精华尽失,状如蜂巢的戌腿,放到锅里和龙肝凤髓灵兽血肉各种珍稀药材同煮的话,又会反过来将诸多灵兽血肉的精华,统统吸入其中,重新充盈饱满,像是打了气一样!”

  “啧啧啧啧,这样一条戌腿,就变成千金不换,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绝世珍馐啦!”

  巴小玉一边介绍,却自己先馋得口水都流出来,鱼钩连连甩动,从深不见底的大锅里一连捞出三条狗腿,将其中两条分别塞到了李耀和苦蝉大师怀里,看着李耀道,“一样米养百样人,中原修真界,有的是假仁假义,道貌岸然,男盗女娼的败类,却也有叫花子这种挥金似土,出手阔绰,连千金不易的戌腿,都愿意拿出来分享的豪客啊,来,狗肉滚三滚,元婴站不稳,尝尝!”

  这是李耀第一次听到,一个衣衫褴褛,状如乞丐的人,能面不改色说自己是“挥金似土的豪客”的。

  巴小玉那满面红光,喜笑颜开的模样,的确像是一个坐拥金山银山的皇帝,正在华丽的宫殿内,用数百道珍馐美味,招待远道而来的贵宾。

  李耀扫了苦蝉大师面前的酒,笑道:“大师也喝荤酒,吃狗肉么!”

  “阿弥陀佛。”

  苦蝉大师道,“和尚靠施主的施舍,施主舍水喝水,舍酒喝酒,施舍狗腿,也是却之不恭的。”

  “哈哈,这和尚非但喝酒吃肉,还喝得比叫花子更多些,待会儿千万留神,别叫他多偷了酒喝!”

  巴小玉拍手笑道,忽然又把脸一沉,瞪着李耀道,“怎么不吃,是嫌弃叫花子身上脏臭龌龊吗?”

  巴小玉身上,的确是疥疮连着脓包,非但龌龊不堪,而且靠近之后,味道并不好闻。

  特别是他的左腿之上,还有一道很深的咬伤,没能及时医治,早就腐烂开来,这会儿都已经烂到见了骨头。

  他却若无其事,依旧开怀大笑,真不知道神经是用什么材料铸造出来的。

  李耀皱了皱眉,摇头道:“本上人是巫蛮野人出身,怎会嫌弃巴道友脏臭?只不过有些好奇,以巴道友的修为,早就到了寒暑不侵,五毒不入的境界吧?区区疥疮之患,怎么会遍身都是?还有左腿上这道伤,也不像是蕴含着什么厉害毒物的样子,只要削去腐肉,涂抹一些上好金疮药,再以灵能慢慢滋养,很快便能恢复如此,何以耽搁至今呢?”

  “若要医治的话,当然是很快就能治好的。”

  巴小玉看着腿上烂到底的窟窿道,“不过这身疥疮和烂肉,就是我最好的掩护,正是靠着他们,我才能混入虎啸城中,没有一个人怀疑,叫花子是一名元婴修士啊!”

  李耀心中一震,失声道:“所以,巴道友是为了搜集黑煞教为非作歹的证据,摸清楚黑煞教和虎啸堂的关系,故意染了这一身病么?”

  巴小玉点了点头,捧起戊腿狠狠咬了一口,含含糊糊道:“说这么多干什么,来,喝酒吃肉!”

  李耀心中感慨,古修世界,毫无规则,一切都野蛮生长,两极分化特别严重。

  既有表面上仙风道骨,骨子里却自私自利到极点,写作“修真者”,读作“修仙者”的长老掌门宗主们!

  却也有苦蝉大师和叫花子巴小玉这样,真正贯彻了“斩妖除魔,替天行道”精神,大写的修真者!

  从他们身上,李耀仿佛能看到现代修真文明中,保护普通人信念的最初起源。

  亦明白了为何在沉沦整整三万年之后,一片黑暗的宇宙中,人类文明还能重新崛起,再度绽开灿烂辉煌的花朵!

  他热血激荡,心潮澎湃,学着巴小玉和苦蝉大师的样子,大块吃肉,大瓢喝酒!

  这是他喝过最醇的酒。

  亦是他吃过最美的肉。

  就在这时,苦蝉大师忽然对着云层之上朗声道:“既然齐施主也在,不如赏脸下来,一同喝酒吃肉?”

  他的声音凝聚成一道音波,好似光柱般直刺天穹,一直射向了天外很高的地方。

  半晌之后,云层翻动,慢慢旋转,出现一个窟窿,一旦晶莹剔透的灰影,从窟窿里钻了出来,好似一片枯叶般,轻飘飘落到了小舢板旁边的歪脖子树上。

  正是“大乾修士之”,铁圣齐中道。

  他脸色铁青,身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壳,头和眉毛上都落满了霜花,真是应了自己的外号,像是一块又冷又硬,没人愿意触碰的冰坨了。

  “齐大盟主,你好哇!”

  叫花子巴小玉笑嘻嘻地向齐中道打招呼。

  大乾修真界中,并没有一个常设的统一联盟,不过每次遇到突情况,比方说要打混天军白莲教幽云鬼秦,或是像上次一样要威压紫极剑宗了,或者天灾来袭,要抗险救灾了,便会临时会盟,方便统筹。

  十有,齐中道都是这种临时会盟的盟主,要不然怎么说他是“大乾修士之”呢?

  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齐大盟主”四个字,却是令齐中道的脸色更加灰暗,简直要咬碎后槽牙,拔腿就走。

  “老巴,不可如此!”

  苦蝉大师叹了口气道,“齐施主也不容易,要把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一盘散沙的各大宗派联合起来,勉强捏成一股绳,炼成一块铁,好歹能做出点表面样子来,他付出的心血和努力,比你潜入虎啸城去打探黑煞教的底细,不知多了多少倍!不在其位,不知其难,和尚和叫花子好当,这修真界盟主的位置,却不好坐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