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修真四万年 > 第1159章 洞底深渊!

第1159章 洞底深渊!

  前方的山石掩映之下,是一方小小的洞窟,两人说说笑笑走进其中,却是内有乾坤,寒意森森,钟乳石林立,光影变化,美轮美奂。一小≧说  W≤W﹤W≤.≤1<X≤I﹤A﹤O﹤

  两人在洞底,找到了过春风所说的“碧水潭”,掬起泉水饮了一口,果然甘冽可口,沁人心脾。

  “好水!”

  李耀赞叹,便要用空桶去装。

  “等等。”

  过春风目光闪烁,忽然道,“先别急着装水,这‘碧水潭’还有一个小小的好处,在潭底和壁沿上生活中一种土笋虫,鲜嫩无比,是人间至味,现在正是季节,我来找找。”

  潭水不深,半米而已,过春风也不在乎什么形象,趴在潭边,伸手往水里摸索了半天,有些失望地蹲了起来,摇头道:“运气不好,摸不到。”

  “我来试试!”

  李耀来了兴趣,也学过春风的样子趴在谭边上,把手伸进水潭。

  “那你别用灵能,这种土笋虫对灵能最敏感,估计刚才我就是动用了一丝灵能,把他们都吓得缩回泥里去了。”

  过春风嘱咐道。

  “好嘞!”

  李耀将灵能收敛到了最微弱,似乎彻底变成普通人,半个身子探了下去,全神贯注地摸索着,连脑袋都浸入水里。

  在他身后,过春风像是一棵被虫蛀空的大树,沉默地戳在地上。

  又像是被无形的沼泽一寸寸吞噬,流露出了无比挣扎的表情。

  忽而不甘,忽而愤怒,忽而狰狞,忽而颓然,忽而充满了对旧日生活的眷恋,以及对妻女的浓烈不舍。

  他手背上的青筋一连凸起了三次,又平复下去,再次凸起时,更加粗壮,高耸,扭曲!

  李耀无知无觉,大半个身子都浸入泉水,细细摸索着土笋虫。

  青筋第四次凸起时,过春风的瞳孔完全融化在眼球中,变成纯黑一片,几乎就要变成另一个人,但就在最后一刻,他不知想到了什么,闷哼一声,瞬间冒出满身虚汗,有些颓然地放下双手,倒退两步,整个人都泄了气,脸上充满了茫然和绝望。

  “我们回去吧。”

  过春风虚弱道。

  “等等。”

  李耀从水潭中直起腰杆,抹去了脸上冰冷的水珠,“就快摸到了,让我再试试。”

  “别试了。”

  过春风心烦意乱地说,“或许早就被行家挖光了,走吧,大家都等着我们呢!”

  “行!”

  李耀抖去了身上的水珠,把两个空桶都灌满了泉水,一桶递给过春风,有些奇怪地扫了他一眼,“过大哥,你不舒服?怎么出了一脑门子冷汗?”

  “还问?当然是这些日子累坏了!让你多来帮帮我的忙,你却窝在炼器室里,一窝就是三四天,连拍个宣传片的时间都抽不出来,有你这样的联邦英雄吗?”

  过春风瞪眼,接过一个水桶,转身向洞外走去,“快回去吧,让你见识见识过大哥泡茶的功夫!”

  “好啊!”

  李耀笑眯眯道,提着另一桶泉水,跟在过春风后面,两人一脚深一脚浅地向洞外爬去。

  一边爬,李耀轻描淡写道,“对了,过大哥,有件事,想随便问问,你乐意说就说,不乐意说就算了。”

  过春风头也不回:“问吧,本来就给你开通了最高权限,绝大部分机密,你都有资格知道的。”

  “倒不是什么机密。”

  李耀把湿漉漉的头往一边抓去,随口道,“只是很好奇,为什么刚才我趴在谭边的时候,你没动手?那可是干掉我的唯一机会了啊!”

  过春风身形一僵,定在洞口,缓缓转身。

  李耀和过春风,一高一低,在阴风呼啸的山洞中,静静对峙。

  “看来,我们一时半会儿是回不去了。”

  过春风冷冷道。

  “我倒不在乎一边走一边说,就怕过大哥介意。”

  李耀摊了摊手道,“过大哥虽然是‘天元最强金丹’,但只是广度,不是深度,论绝对战斗力的话,过大哥并不是我的对手。”

  “现在,我重伤初愈,实力尚未恢复彻底,连晶铠都没有修复,又没有半点儿防备,灵能都收敛到了极限。”

  “想杀我的话,这就是最好的,甚至唯一的机会,错过这一次,等我彻底恢复了元婴境界的战斗力,三界之内,能杀掉我的人就极少了,过大哥绝对不是其中一个!”

  “我已经说了,会将‘深渊’的事情追查到底,过大哥应该知道,我说得出,就做得到!”

  “在这里干掉我,不但机会最大,而且没有目击者,完全可以把责任推卸到‘爱国者组织’余党的头上,虽然算不上天衣无缝,但却很像是别无选择!”

  “你犹豫了三次,到第四次几乎就要凝结起最彻底的杀意,但最终还是放弃了,为什么?过大哥,过局长,或者说……深渊?”

  李耀的表情很放松,声音也并不高,但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飞剑深深刺入过春风体内。

  过春风虚弱得连几斤泉水都提不住,壶口冲下,冷冽的泉水“哗啦哗啦”流淌出来。

  “水!”

  李耀道,“水流出来啦!”

  过春风再也承受不住山洞中的寒意,僵硬片刻之后,手脚并用,继续向外,向着光明爬去。

  爬出洞口之后,他一屁股坐在旁边布满青苔的山岩之上,让树梢间稀疏的阳光,温暖自己冰冷的躯壳。

  李耀也钻了出来,在他身边一屁股坐下,歪着脑袋看着他。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

  过春风将半壶冰泉一饮而尽,怔怔看着天高云阔的半空,喃喃道,“我从来不知道,这里的泉水喝得急了,滋味就像是酒,最烈的酒。”

  李耀道:“呃,过大哥,咱能好好说话吗,别说这种古装武打片一样的台词,搞得我们好像要决斗一样!我只是随便问问,你不想说就算了。”

  “啊?”

  过春风彻底傻眼,“这种事都能算的吗?”

  “可以啊!”

  李耀点头,“要不然你就当我什么都没问,你再进去装一壶泉水,我们回去呗?”

  过春风布满了血丝的眼睛,死死盯着李耀,像是在看着一头怪物。

  当然,某种意义上来说,李耀的确是一头不折不扣的怪物。

  看了半天,过春风再次泄气,苦笑一声:“算了,不管你打的什么主意,我都很累了,不想再纠缠下去,我可以说出一切,不过在那之前,我都很想知道,你凭什么推测‘深渊’确有其人,又凭什么说‘深渊’就是我?”

  李耀也喝了一口冰泉,砸吧着嘴道:“哪有什么酒味,就是水嘛!‘深渊’的问题啊,来,咱们好好分析分析!”

  “先,最令我感到古怪的就是幽泉老祖之死!”

  “还原一下当时的场景,当时,我孤身一人,潜入东海深处的爱国者组织基地,放出了法宝‘枭龙号’去窥探基地核心的秘密,正好撞上了爱国者组织成员,用‘搜魂**’,逼供幽泉老祖!”

  “然后,幽泉老祖就死了,当着我的面死了——这太奇怪了吧!”

  过春风一愣,道:“幽泉老祖是一世枭雄,偷偷在脑内藏匿了一些‘激脑灵’之类的药剂,凝聚到一定程度,又趁着基地受到破坏的关键时刻,自我了断,免得受苦,有什么奇怪?”

  “自我了断不奇怪,但为什么偏偏是我潜入基地的时候?”

  李耀摊手道,“仔细想想,幽泉老祖之死,才引了后面一连串的事情!”

  “如果幽泉老祖不在那时候死掉,爱国者组织就不会提取出他的记忆信息,导入玉晶碟。”

  “得不到玉晶碟,我就没有关键证据,就不可能揭穿吕醉的真面目,极有可能就阻止不了两界的战争!”

  “果真如此,或许此刻,你我二人已经置身于硝烟弥漫,子弹横飞,尸山血海之中了!”

  “甚至可以说,幽泉老祖用自己的死,毁掉了爱国者组织,间接报了被吕醉抓获和折磨的大仇!”

  “这,真的是巧合吗?”

  过春风皱眉:“你这么说,越来越奇怪了,不是巧合,还能是什么呢?”

  李耀眯起眼睛道:“我操纵枭龙号潜入海底基地,一路上都十分小心,生怕遇上战斗型的元婴老怪,被他们感知到枭龙号的存在!幸好,刑讯室里只有三个战斗型的结丹修士,和一个研究型的元婴修士!凭他们的修为,不太可能感知到枭龙号的存在!”

  “过去,我一直这么认为,但这一个月来重新复盘整件事,将每一个细节都反复梳理,我忽然现,自己漏掉了一个极重要的人!”

  “在当时的刑讯室里,并非没有战斗型元婴!”

  “幽泉老祖!他原本是实力极强的妖皇,虽然力量体系生转化,又被百般折磨,但境界并没有降低,依旧保持着敏锐的感知,甚至在‘激脑灵’等药剂的刺激下,感知力成倍提升,无比强大!”

  “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战斗型元婴!”

  “更关键的是,幽泉老祖早就知道‘枭龙号’的存在,甚至被‘枭龙号’狠狠坑过一把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