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星际之金属狂潮 > 第五十七章 生存缝隙,你死我亡

第五十七章 生存缝隙,你死我亡

  全身泛着白光的【雪天使】,笼罩在磅礴阴冷的冰冷粒子中,在漫天飘舞的片片雪花衬托下提着长剑漂浮在空中,真犹如神话中耶和华使者降临一般。

  遥遥晃动的舰体金属发出的摩擦声,也仿佛是一种压抑人们心弦的低鸣音乐,让避难室里人们心底都涌现出无尽绝望,这才第一次认识到在星际战场他们即将面对怎样的敌人

  聚集数千人的避难室里笼罩着一股极度压抑的气氛,仿佛让人呼吸困难,不少人都忍不住失控地大喊了起来:

  “撤退!撤退吧,我们打不赢的!”

  “那机甲太恐怖,为什么还不发布撤退命令!!”

  新兵们根本不清楚,新兵舰已经在全速撤退了,但是对方机甲的速度远远要快于这艘非作战舰队,根本无法摆脱,在所有的己方机甲被击落后,他们只有一个选择-弃舰逃生。

  舰长在申请弃舰请求没有收到军部的同意之前,这种举动将被视为违反军令,会受到极其严苛的军法处罚,由于无线信号被阻截,舰长也只能用电报的方式请示,焦急地等待上级的命令传达,

  新兵们情绪即将濒临失控,由田海带头的几名教官都展开机甲,一边按到那几名带头站起来跑的,一边用共振器狠声大吼:“安静,服从安排,违反军令人员,教官有权当场击杀!!”

  “联络主控室关闭光幕!!”

  所有数千人都强忍着,安静了下来,不少人都咬着牙瑟瑟发抖着,那种黑暗中的压抑让他们都几近心神崩溃,唐烈心里已经开始大骂了,这些教官脑袋都是生锈的,难道不会灵活处理问题吗,如果舰长没命令难道要在这里等死吗?

  本能摸了摸自己的机甲肩章,心里却在提醒着自己,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他绝对不能擅自行动,先不论教官们的机甲全都是四级,自己动手也没有任何胜算,就算光是违反军令这一条就足够让自己永久丧失拿到联邦居民证的资格了。

  这时候唐烈才想起刘赫给他的那张法兰线的地图,上面标记的区域这里正是神盟的境内,当时还疑惑着为什么跟军部的地图有很大的出入,此刻才幡然醒悟,刘赫之前就已经收到了这次神盟的突袭情报,是在提醒自己,暗骂自己大意。

  几分钟的时间像是一整天一样漫长,终于教官们通信器里传来舰长的指示:“立即组织全体人员乘坐救生舱撤退,立即全体人员乘坐救生舱撤退!!”

  教官们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赶紧安排数千名新兵以及后勤医务人员都按照次序撤离,一起移动到救生舱的方向。

  在一片恐慌中,新兵们像是被人抽干了魂魄似得,惊慌失措得跟着教官们撤离,如果没教官踢他们恐怕根本站不起来,按照先撤离后勤医务人员,然后是新兵团队的编号一一的顺序撤离。

  72团在编号还是虽然还是比较靠前的,但是现在场面太过混乱,照明全无的环境下,几乎只是靠着教官们的机甲的照射灯来疏散人群,效率比演习的时候不知道低了多少。

  才疏散了一百多的后勤人员上完两艘救生舱发射完毕,新兵们就听到一声巨大的声响,剧烈的摇晃仿佛整个舰体都要崩塌一般,天花板的都掉了下来,白茫茫的冰冻粒子竟然已经渗透到了这里。

  任何人都意识到了,那如恶魔一般【雪天使】已经收拾完所有联邦的机甲,开始攻击舰身了,看着被几名被空气中弥漫的冰冻粒子包裹瞬间化为冰雕的新兵,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凉气,惊发疯似得躲避那雪白的粒子,开始拼命地往前拥挤。

  所有人都意识到谁能抢险踏上救生舱就有活命的机会,慢一步等待他们的结局就只有是死亡…

  再生命的威胁下本来已经紧绷的现场终于崩溃,教官们的机甲也无法控制局面了,人群在恐慌下如潮水一般的涌向了救生舱。

  田海看着医务人员都还没上去,就快被新兵淹没在人群中了,不由大声呼喊:“72团,先保护医务人员。”

  金健和几名72团中有自己机甲的都展开机甲守在了医务人员身前。

  其他的教官也用机甲组成机械墙,阻止人潮冲散他们的防线,法不责众,如果是小半新兵失控他们还可以杀鸡儆猴,但是现在局面已经失控,他们总不能为了救人而向人群里扫射吧。

  正在这混乱的时刻,突然人群中7团的方向一阵金属摩擦声音响起,听到了云涛的冷冷地声音从共振器里传来:“7团的人,想活命的就跟我来!!阿良!给我开路。”

  “是!涛少!”

  云涛五级的机甲【金雷】踩踏着人群,在一片惨叫声中陡然出现在混乱的场地中,随着他出现的是两台四级机甲【怒焰】,一左一右在【金雷】旁边打开了烈焰喷射器,喷射出两道如火龙一般的狂放火焰朝着阻挡他们前进的密集人群。

  瞬间通道里火光冲天,无数的惨叫声夹杂着焦糊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漫,【金雷】由【怒焰】开路,踩踏着焦糊的尸体,气定神闲地朝着救生舱的方向前进,7团的人也纷纷跟在他后面,各自展开机甲冲开阻挡他们的人群。

  云涛他们这种人看来,只要自己能活下去做什么都是应该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是万古不变的真理,这些猪竟然敢挡住他逃生的路,笑话!

  其他的团士兵里,一个团里有十台初级机甲就不错了,而聚集精英的7团却拥有几乎清一色都是二级以上的机甲,更有云涛的【金雷】与威力巨大的【怒焰】开路,除了教官以外根本无人可挡。

  人群中的夏自强看着那冲天的火光朝自己喷射而来,如周遭的人一般都惊呆住了,完全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就在他已经自己要被烧焦的时候,突然听到耳边一个人喊了一声“|发什么愣,走~”一台红色的机甲一闪而过把他扛起离开了火海之中。

  在四级机甲【军刀】里的田海愤怒地双眼通红,无法相信这个云涛竟然为了自己争取先逃亡的机会,竟然肆无忌惮地屠戮自己战友,简直丧尽天良!!在共振器里大吼:“拦住这群混蛋!!!”

  除了72团率先展开机甲守护在医务人员的身边,有些准备外,其他大部分新兵根本还没反应过来什么事情就被火焰烧成了黑焦的尸体,通道里犹如炼狱一般,无数生命在瞬间灰飞烟灭。

  可就在田海【军刀】刚准备冲上去的时候,突然旁边一把激光刃赫然穿透了他的机甲,田海不敢置信的回头一看,确是同为教官马可的机甲偷袭了他。

  “田海,你想死就一个人死,我就不奉陪了。”通信器里传来马可冷冷的声音,按照军规教官必须组织完所有人撤离后才能最后离开,现在整个新兵舰坠毁已经迫在眉睫了,马可也做出了他认为正确的选择。

  这里是战场,冰冷而残酷,阻挡自己活下去的就是敌人,无论人的肤色与国籍。

  看着马可向云涛那边而去,倒在地上机甲操控舱的田海里感到一股莫名的愤怒,从心底泛起无力感向是刀一样刮着他的胸膛内部,抽生生的疼

  就在他以为自己将丧命与爆炸之中的时候,一台红色的机甲瞬间出手,在爆炸前一手拉出了在驾驶舱田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