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星际之金属狂潮 > 第二十九章 温柔的林医生

第二十九章 温柔的林医生

  通过这次异常艰苦的训练后,唐烈压抑不住心底的兴奋,第一反应就想到了那九关操作技解析图,既然通过了烽火平原的训练,那么应该可以学习下一个操作技了吧。

  思绪到此,唐烈怀着强烈的期待,又再度拖着疲惫的身躯,企图重新爬回【赤狐】。

  “身体负荷已经超标,训练模式停止运转。”女爵那熟悉的电子音传来阻止了唐烈的念头。

  这机甲还能自己判断机师的状况?刚爬到一半的唐烈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心里也清楚女爵也是为了他好,有些事情不能太过急切,只能老老实实的回宿舍。

  卓明轩正在躺在床上休息养伤,听到唐烈的脚步声,背着身子提醒:“换鞋,我刚打扫过,别弄脏了地板。”上次之后,两人关系亲近了不少,因为没有互相追问各自的秘密,这样互相尊重反而让他们相处更自然了些,不像之前那般剑拔弩张了。

  听唐烈没回应,卓明轩秀美微蹙就转头,开始数落唐烈:“你这家伙什么卫生习惯,每次训练完都一身臭汗…”还没念叨完,就注意到了唐烈手上的血渍,愣了一下,旋即连忙跳下床,冲过来拉起唐烈的手。

  “你的手怎么搞的?出什么事情了!?”明媚的脸上尽是担忧之色。

  当听到唐烈是自己训练弄的,卓明轩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一边抱怨:“你这个疯子,当兵当成你这样,联邦真该给你颁发荣誉勋章。”一边美眸里尽是心疼。

  唐烈很奇怪自己这个室友怎么说出的话,跟脸上呈现表情总是不相符,不以为意地抽开手:“小事情,皮外伤,放着自己就长好了。”因为穷困,唐烈这辈子可都没去过医院,再严重的伤都是让他自行痊愈,习惯了。

  “逞什么强!这血不快止住,你起码要躺三天,不去医院难道指望我帮你吸吗?”卓明轩随口一句,说得自己都却有些俏脸潮红,硬是拉着唐烈去了医疗所。

  新兵舰里训练非常严苛,光是基础的体能训练中经常有人受到外伤,这间小小外科医务室平时就很忙碌,唐烈两人来到外科医务室的时候,早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只能坐在上长椅上等待。

  “联邦军的医疗条件也太差了吧,这么大的新兵舰,怎么就安置一个外科医疗室。”卓明轩拿着一件自己的衣服包裹着唐烈的手,很是不满意等待,一边还催促着前面的人动作快点,让几个同僚都扫来一阵不悦的目光。

  “那不是‘赤狐’吗?这狡猾的小子也有这么一天。”

  “小点声,别让他听见了,他可是跟金健能打成平手的人,你惹不起的。”

  “笑话~那也叫平手?那种卑劣的手段,谁都可以混个平手,从来没来新兵训练场的人,我就不信他能比我强。”

  听到周遭人的小声议论,卓明轩不自觉望了唐烈一眼,担心他自尊心受挫,却没想到唐烈大大咧咧的靠在椅子上,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态。

  卓明轩心里暗赞一声,这无赖倒是心理素质好,比同年龄的那些斤斤计较的男的强多了,要是换我自己被人这么讲,肯定都憋屈死了。

  看着卓明轩若有所思的凝视着自己,唐烈也不经意发现卓明轩肩膀兵没有上药,忍不住皱眉提醒:“上次给你抹的东西可不是愈合剂,只能止血,这样会留下疤的。”

  卓明轩装作不在意地抬起下巴,压低嗓音尽量用男人的语气说:“留疤就留疤,兄弟我又不去选联邦小姐,怕什么?”只是话语里却隐约透着些担心。

  唐烈稍加琢磨就明白了卓明轩的口不对心的原因,这女人是因为怕自己的身份被发觉,所以才不敢去医疗室里开药吧。

  排队等待中,两人疑惑地发现古怪的现象,一个个绑着绷带的新兵从医务室里出来都是满脸春风的模样,一点都没有受伤的痛苦,而那些即将进去的人都难掩脸上的欣喜,奇怪了,还有人进医务室这么兴奋的?

  这时候正好听到刚出来的一位老兄,安慰下一位伤员:“放心,林医生人很好的,伤口包扎得一点都不疼,讲话温柔的不得了。”

  “老徐告诉我们的有没有夸张?长得漂亮不漂亮?”那位要进去的胖子急切地问。

  “那是当然,水灵得很,比歌星都美~”

  唐烈与卓明轩对望一眼,心里都猜到了这些伤员这么欣喜的原因,看来医务室里有位美女医生坐诊,这就难怪了,像新兵舰这种苍蝇都带着把的封闭环境,这些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听到有美女出没,还不不兴奋眼冒绿光才怪呢。

  唐烈不自觉地回头瞄了身边的卓明轩一眼,凝视着她侧颈部白皙细滑的肌肤,心里也不自觉回想起那天看到她沐浴的迷人模样,要是别人知道自己与这样的大美女每天在同一间房里朝夕相处,也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1057,唐烈~”

  等了足有一个小时,终于轮到唐烈,卓明轩不顾他的阻拦硬是搀着他进门。

  进门抬头,一位身穿白色制服的女医生正坐在桌前,侧脸看着手中的资料,秀发垂下来遮住半边脸,用手托着俏丽的下巴,小臂衣袖撩起露出洁白细腻的手臂。

  发觉唐烈两人进来,这才转身过来,很温柔笑说:“来这里坐。”声音与本人的气质一样十分的婉约动人,笑容间一双秋波似水的眼眸宛如新月。

  连作为女人的卓明轩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位让众新兵神魂颠倒的林医生确实是美丽非凡,论美貌林医生虽然比她稍逊一筹,但是那种成熟女性特有的温柔婉约气质却有散发着一种让人无法抵御的魅力。

  林医生说话轻声细语,语气温柔甜美,让听着有种心情放松的感觉,检查了下唐烈的状况,微笑着点了点头:“皮外伤而已,我带你去微光仪里消毒一下就可以了。”

  唐烈皱眉问:“能不能开些愈合剂?”他是想为卓明轩要一些。

  林医生温柔地摇了摇头:“我们舰里资源很紧张,愈合剂要似伤口的情况才能开,你不需要的,放心,等几天伤口会慢慢愈合的。”带着唐烈去里面那治疗室里,在微光仪下面消毒扫描伤口。

  林医生为人和气,待人又温柔得不得了,让一旁的卓明轩也有些自愧不如,这位美女医生在唐烈消毒的时候,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微微讶异地张开了嘴巴问:“你叫唐烈?你是不是昌达市人?”

  唐烈点了点头,心里疑惑为什么这位叫林珊的医生这么大惊小怪的,病例上不是写着在吗?

  “你参加了斗牛赛的一个表演赛吧,原来我妹妹之前一直念叨的人就是你啊。”林医生温和地笑了笑,搞得唐烈有些莫名奇妙。

  “妹妹?”卓明轩微微有些不悦地望了望唐烈,这无赖莫非有女朋友。

  眼见唐烈一脸茫然,林医生笑着解释:“也许你忘记,你们见过一面,我妹妹是军部制甲师林璇。”

  哦,是那位比赛后问了自己很多问题的女制甲师,那个冷冰冰又罗嗦的女人,唐烈这才在恍然,仔细看去林医生的面貌确实和那位制甲师有些想象,只不过姐姐比妹妹温柔婉约的多了。

  正当唐烈感叹两姐妹性格如此不同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

  “诶~你怎么不排队啊~”“下一个可是我~”

  “别冲动他是云涛”

  从单视玻璃里往外看去,一位长相颇为英俊的男子推门,带着两位壮实的新兵走了进来,理所当然地坐到了问诊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