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 第六十二章 你有那个胆子么?

第六十二章 你有那个胆子么?

  晚上方蛰的习惯是看书,看完新闻就抱着书躺床上,不想有人敲门。

  开门一看是方丽华,手里还拎着点水果。

  方蛰让进门道:“方主任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见教?”

  看着方蛰虚情假意的微笑,方丽华一点都没在意。抛开长的帅占的便宜不说,现在的态势下,作为谈判主力的方丽华,突然拜访肯定会遭致怀疑的。

  “方先生客气了,见教不敢说,就是想问一个事情,方先生的户口打算怎么安置?”方丽华非常坦然的放下手里的水果,回头时问题丢过来。

  “方主任怎么会关心这问题?”方蛰警惕了起来,有付出就一定会追求回报。方丽华无疑是来做交易的,问题是这交易可能是个坑。棉纺六厂是国企,拿捏到把柄的话,方蛰真的能被人玩死都无法反抗。

  “方先生别误会,我没什么坏心眼。我妹妹在劳动服务公司做出纳,她只有高中学历,后来读函授,还没读完就结婚生子了。我父亲退休的时候,她顶岗上班。我妹妹身体不好,家里情况也不很好,所以稍稍关照一下。”

  方丽华及时的解释,无非就是想做一个交易,保住妹妹的工作。反过来说,以棉纺六厂的现状,方丽华不希望妹妹回去,不然回去能干啥?上车间么?身体不好怎么上?

  因为用人方面的权利属于方蛰,方丽华才登门交易。不然方蛰是有权利把工人退回去。

  由此可见,这个女人的社会经验极为丰富,一下就抓住了方蛰面临的矛盾。分配原则是哪来回哪去,户口肯定回原籍。方蛰摆明了不接受分配,自谋职业。方丽华唯一能拿出手做交易又不犯错误的利益,就是户口问题了。

  “方主任的担心是多余的,只要令妹的业务水平合格,那么一个小公司的出纳,不会有太高的要求。至于身体问题,不影响工作就行。”

  “怎么,方先生还是要把户口迁回去?将来子女读书的问题可很难解决了。”方丽华一副我是关心你的样子,心里其实着急了。方蛰似乎没明白这其中的关键,没户口在本地没法读书,结婚了不能孩子不带着吧?放在老家能放心?

  方丽华有这个担心很正常,年轻人怎么会考虑那么长远呢?难的是没有交易筹码了。这会妹夫和妹妹在家里等消息呢,没有一个准话,方丽华回去很难交代。

  “方主任和令妹怎么在一家企业?”方蛰这个问题的角度很特别,方丽华楞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赶紧解释:“我是招工考进厂的,后来厂里委培的大专生。我父亲以前是厂里的小领导,所以方先生千万别误会。”

  “我有什么可误会的,这样吧,方主任既然来了,我也给个准话,令妹只要业务水平合格,工作就有保证。”方蛰意识到给她个面子很有必要,将来棉纺六厂要倒闭了,可以挖方丽华过来给自己打工。这女人的水平很不错的,这么快就找到了户口问题做交易筹码。

  方丽华听完松一口气,很快又露出一脸的苦笑:“我真是糊涂了,方先生的户口问题怎么会办不下来。这次承包的方式极为新颖,胡厂长的意思,市里分管部门的领导非常重视。认为这是国企普遍面临困局的情况下,走出来的新路子。”

  方蛰听了不禁微微诧异的看着方丽华,这女人真是厉害啊。这么快就找到交易筹码。当然在基本原则确定的情况下,谈不上出卖厂方的利益。只不过是在提醒方蛰,市里重视。

  领导重视的事情,就一定有价钱可以讲。未必要在棉纺六厂身上做文章,但是可以要一些便利条件。方丽华很清楚,方蛰一定能明白她的意思。

  方蛰当然秒懂,但是却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做文章,方蛰看上的是方丽华这个人。真是八面玲珑,如果弄来做个行政负责人,方蛰这个老板就可以咸鱼了。公司这边不亏本方蛰就满足了,想赚大钱得指望那块地。

  将来在这块地上做文章,盖点门面出租都比开公司强。还有就是这块地不大不小,不会引起别人贪婪之心的觊觎。为了将来更好的咸鱼,方蛰可以说是煞费苦心。

  方丽华很识趣的起身告辞了,方蛰送走人后不免暗暗感慨,明明是要做咸鱼的,现在却被贪心不足的自己弄出一个公司来。都是贪心在作怪啊,方蛰只好安慰自己,现在努力的挣钱,是为了将来更好的咸鱼。

  早晨起来,对付一顿泡面后发现今天可以无所事事的咸鱼,心情大好。

  有人敲门打断了方蛰的咸鱼,开门一看没人,还以为是谁的恶作剧呢,低头一看地上有一张明信片,应该是从门缝下面塞进来的。方蛰捡起来看一眼,收件人是自己。地址填写之后收件人的地址,还是中英文书写。

  落款是云,明信片是一张加州一号公路的某处风景照,还附有一行字“一切安好,勿念。”

  方蛰看了笑了笑,没有地址,没法回信。这是对谁没信心呢?是对方蛰没信心,还是云珏对自己没信心?答案似乎并不重要!都出国了,还这么阴魂不散,真是要命。

  方蛰的好心情被这张明信片影响到了,多少有那么一点点的愁绪。不过方蛰很快就傻笑了起来,本来就不是一路人,没有结果的事情何必强求呢?

  本打算继续咸鱼,却不想又有人敲门,开门一看,越穿越短的白老师站在门口。

  “呃,白老师怎么来了?”方蛰诧异的很明显,白莉哀怨的看着他:“当初有求于人的时候,叫人家小姐姐。”

  这个女人嗲起来真是要人小命啊,方蛰露出凶狠的表情:“说的对,现在毕业证已经到手了,白老师还敢送上门来,不怕……。”说着还搓搓手,白莉翻白眼:“你有那个胆子么?”

  方蛰立刻怂了,摊手:“你赢了,白姐请进。”

  白莉大摇大摆的进来:“我要搬来住,东西都收拾好了,你去帮忙搬家。”

  方蛰大惊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