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西南崛起 > 第一百零三章 破事

第一百零三章 破事

  赵卓然拿着托盘排队时,还在和龚祺伟讨论着刚刚听到的问题,“我觉得,还是分成一段段的铸造的好,尽管如匠师们所说,铸造可能会出现砂眼、厚薄不均等问题,但那又有什么关系?”

  “知道了问题,想办法去解决不就好?”

  龚祺伟看着慢慢移动的队伍,看着前面案上自己喜欢的菜正在减少,稍有些心急,“我还是觉得,匠师们准备采取的方法,先制出铁板,再加热成型的法子更好,质量会更有保证。”

  赵卓然反驳道:“按太子所说,一艘船定型下来,一定会批量生产,你想想批量生产时,是铸造更快,还是一块块的把铁板打出来更快?”

  “不能光顾着快,首要得保证质量啊赵兄,”龚祺伟道:“你忘了太子所说的话吗,船造出来,是要坐人的,这方面,容不得半点马虎,”

  “只要能把遇到的问题解决掉,铸造怎么就不能保证质量?”赵卓然道。

  “能跟匠师们一锤锤敲出来的相比?”龚祺伟马上说……

  两人就这么争论着,终于随着排队的人流,挪到了餐台前。

  龚祺伟马上把自己的托盘递过去,报出自己早就想好的三菜一汤来,“葱爆羊肉、韭菜炒鸡子、家常豆腐、鱼汤,”

  赵卓然则要了红烧肉、水芹、海菜、板栗炖鸡四个菜。

  他们都知道,这处集体食堂的菜单中的好多菜,都是太子定下来的菜式,其中的一些,他们此前并没有吃到过,据小道消息,那是太子让行宫里的御厨做的,甚至还说是太子亲自做出来的。

  对这样的小道消息,他们现在都不会惊讶,也懒得去探究其中的真假,总之太子做出什么样的事来,他们都不会奇怪。

  真要说这些菜的味道,当然比不上他们在家中吃到的,但许是在这边更辛苦,吃起来,感觉还要更香一些。

  他们各自盛了结实的一碗饭,走到几乎是他们专属的桌旁坐下。

  那是位于这个两面敞开的大草棚的西边,最外面那一排中间的一张桌子,因为通风好,旁边不远处又是一丛竹林,故很受他们的欢迎。

  此时已经有几个人吃开了,见他们过来,或说或笑的和他们打招呼。

  在这样的条件下,原本在京中的那些礼节,早就被他们自觉丢掉,没人站起来正式问候,还有几个家伙,打招呼的时候嘴里看起来还在嚼着饭菜。

  反倒是坐在中间的那些庄户和匠户们,一开始不讲究,现在却相当讲究,不时有人站起来向同桌的人致意、问好。

  这可能就是他们互相影响的一个写照吧,头两天的时候,他们是现在的匠户、庄户们的做派,而匠户、庄户们,是他们现在的做派——只顾着吃,礼节什么的,纯属多余。

  并不长的这么些日子过后,刚好掉了个个——有些东西,改变起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几千人同时用餐的宏大场面,让习惯下来的他们感觉非常踏实,胃口也非常好,赵卓然他们坐下不久,已经有同仁去添第二碗饭,他们还是到了庄园以后,才发现自己原来竟然这么能吃。

  在集体餐厅嘈杂不明的嗡嗡声中,赵卓然以应该不太雅致的仪态,迅速吃完了自己碗碟里的饭菜,满足得都想摸摸肚子,当然,在这样的场合,赵公子目前还做不出来那样的事。

  龚祺伟也快吃光了他的饭菜,一个是因为饿,还有一个,是因为有规定,饭菜都不能剩,不然,就得跟着那些村妇们洗碗。

  所以,哪怕是不合胃口的饭菜,他们就是捏着鼻子也会吃下去,洗碗?那样丢人的事,他们打死都不会做。

  哥俩哼着小曲朝外走,一个不太熟悉的家伙在旁边行了一礼,“赵兄,龚兄,在下李钧涵,家父通海都督麾下秀山演习。”

  皇室这边的地方官啊,两人一听,也就随意回了一礼,“李兄,”

  “恕在下冒昧,”李钧涵笑着跟着他们走,“两位今天上午的见闻,不知可否向小弟分说一二?”

  赵卓然还没开口,龚祺伟已经说道:“这位李兄,抱歉,相关事宜,太子令我等保密,”

  他的话里,明明白白的透着一股子优越感。

  赵卓然行事稳妥些,见李钧涵脸色有些不好看,便补充了一句,“李兄,太子应当欢迎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你不妨找何大人问问,”

  “或者,以后加入其它小组也可以,据我所知,太子要造的,可不止是铁船,”

  李钧涵脸色好看了一点,“谢过赵兄,”

  走远了后,龚祺伟道:“你说,他老子那边就有大湖,他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加入进来,却只是这样打听?”

  “听说啊,他当初是和阿僰部的少头领一起,在那边铜坊的码头,被太子的侍卫在一艘画舫上抓到的。”

  赵卓然没细想这其中的关联,随意道:“也许,他只是不喜欢造船,”

  “不喜欢那他还来问,”龚祺伟道,“对了赵兄,这次你怎么这么主动,难道,你很喜欢造船?”

  “我不是喜欢造船,”赵卓然说,“龚兄,你难道不觉得,我们一直呆着的地方,有点太小?”

  “你就甘心接下来的几十年,混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在京城里过完一生?我反正是不甘心,”

  他有些激动的用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我早就想着,一定要到外面去看看,去那个很多人说的大海去看看,”

  “你想想,远离身边的这些让我们讨厌的事,开着一艘大船,在听说一望无际的大海上航行,那该会是何等的快意?”

  “原来,你喜欢的是航海,只是赵兄,在海上行船,可没有你想的那么好,”龚祺伟道,“听说要是走得远,那可是实打实的九死一生。”

  “那总比老死在这里的好,”赵卓然道,很快,他眉头又皱了起来,前面路旁,站着府里的一个下人,这是有什么急事?

  “公子,这是老爷的信,”

  赵卓然只看了一会,脸色就难看起来,龚祺伟问道:“没事吧赵兄,”

  “没事,”赵卓然摇摇头。

  又是这些破事。

  哼哼,高泰运,你想得倒美,大爷我才不会听你的!

  落梅河说

  ps:今天这么早,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用票让我感受到大家的惊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