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撑场面

第二百七十七章 撑场面

  塔什干,位于中亚锡尔河右岸支流奇尔奇克河谷地,实际上是个沙漠中的绿洲中心。

  而红沙漠,这是突厥语的意译,若是音译,则叫做克孜勒库姆沙漠。

  这片沙漠,就位于锡尔河和阿姆河之间,总面积三十多万平方公里。

  出了塔什干,西南方向的那一大片荒漠,就属于红沙漠了。

  但这个方向,是林朔四人明天一早的行程。

  今天四人一大早起身,出城之后走的,是东边。

  塔什干是个位于河谷的大型绿洲,所谓河谷,有河,也有山。

  东边这座山,叫做恰特卡尔山脉,产铜矿。

  顺着这座山脉的走势往东,紧挨着的就是中国的天山山脉。

  就在天山山脉南边不远,又是一片大沙漠,就是中国第一大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

  而这条路线,想必就是七百多年前,大明成华年间,那头多佛恶魔的迁徙路线。

  今天林朔几人,不用走那么远,他们这趟上山并不是狩猎,而是举行一个简短的仪式。

  众人脚下的这座山脉叫什么名字,林朔知道,可这座山头叫什么,林朔就不清楚了。

  但这个不重要,所谓山盟之约,就是指着山起誓,意喻男女之情像山脉一样永存世间。

  什么山不重要,有山就行。

  可是这儿附近的山,林朔昨晚查了查,心里没什么底气。

  眼下,魏行山跟在林朔身边,两人在前头走。

  A

  e和狄兰这两位新娘,就在后面跟着。

  看装扮,看不出这几人是来举行婚礼的,反而像是吃完了早饭,上山散步。

  这也没办法,人在国外举目无亲,脑袋一拍就要结婚了,也就只能因陋就简。

  四人脚下很快,半个多小时这就走进深山了,周围四下无人。

  魏行山左右一打量:“要不,就这儿?”

  林朔也在四处观瞧,地儿还行,半山腰上,地势挺平整的,前面有片白桦林。

  景色嘛,就那样了。

  这个月份,东边的暖湿气流还没翻过天山,这儿是又干又冷,举目荒凉。

  有几颗白桦树前面立着,算是不错了。

  “行。”林朔点点头,“凑合着吧。”

  “那咱是先山盟,还是先拜堂?”魏行山又问道。

  “还是拜堂吧。”林朔眨了眨眼,小声说道,“我昨晚查了一下资料,这儿四十年前发生过大地震,整个塔什干全没了,现在的市区是重建的。这儿的山头,我看不是那么可靠,要不山盟就算了。”

  “好,不过既然先拜堂的话,我们是不是先弄张香案什么的。”魏行山又说道,“这一点东西都没有,没仪式感啊?”

  “那就做一个吧。”林朔伸出手,“斧子给我。”

  魏行山身上带着手斧,本来是想着用来开路的,一听这话就把手斧抽出来,递过去了。

  林朔拎着斧头,走进了前面树林。

  魏行山一扭头,看到身后站着的两个绝世美女,咧了咧嘴,心里头有点不好受。

  这两个女子,容貌长相那是倾国倾城,出身事业也都不赖,一个北欧公主,一个国际组织的亚洲区负责人。

  随便拿一个扔在人间,那得多少王公子弟抢破头。

  这么好的女人,两个打包一起嫁给林朔,自己身为林朔的兄弟,连一个教堂都没替她们没弄到。

  上无片瓦遮头,就在这荒山野岭,两个痴女子手拉着手,这就要嫁了。

  身边连个陪嫁的人都没有啊,谁家姑娘能这么糟践?

  魏行山一想起这事儿,鼻子就有些发酸,开口道:“这事儿怨我,我魏行山办事不利,让两位弟妹受委屈了。

  让你们俩在这荒山野岭,就把终身托付了,我这罪过,仅次于林朔。

  这样,等到龙抬头那天,我就是老林徒弟了,你们二位就是我师娘。

  我魏行山以后一定做牛做马孝敬二位,弥补今天的罪过。”

  “魏行山,你这人真是的。”A

  e幽幽说道,“本来没什么。能嫁给林朔,我心里很高兴,在哪儿并不重要,仪式也不过是个流程。现在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些难过了。”

  “就是。”狄兰眼圈也有些发红,瞪着魏行山说道,“不会说话就别说话,扫兴。”

  魏行山愣了一下,赶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笑着劝道:“没事儿,今天就是把事儿订下来而已,从今往后,你们仨生而同房死而同穴,也就合乎情理了。

  排场,等我们做完了这笔买卖再去补。

  江南钱塘,这是夫家,苏家老宅和北欧皇宫,这是娘家,一场娶亲、两场出阁,我们一定大操大办。

  门里门外的请个遍,有头有脸的,咱一个不落。

  使劲儿造,别担心钱的事儿。

  老林这小子,他们家别看人没几个,钱有的是。”

  话说到这儿,魏行山扭头又看看白桦林,里面一颗白桦树刚好被林朔砍到,正忙着呢。

  魏行山压低了声线,继续说道:“趁老林不在,我偷偷告诉你们一个消息。

  周令时,也就是我二师弟,昨天半夜打电话过来。

  他兄弟茅大海,传消息给他了。

  茅大海现在就在江南钱塘,在林家分支房头,林贺春手下办事。

  这个林贺春,是林朔的堂叔,名下产业不计其数,国内外都有,而实际上这些产业,按林家的规矩,他是替林朔这个主脉传人,代为管理运营的。

  昨天晚上,林朔告诉林贺春自己要结婚的事儿,你们猜这么着。”

  A

  e和狄兰对视了一眼,这事儿她们其实知道一些,昨晚林朔打给林何春那个电话,她们听到了。

  可魏行山现在说得这些,那就不清楚了。

  “你继续说。”狄兰说道。

  魏行山笑道:“林贺春当着茅大海的面,连夜打了一宿的电话,在林家各处产业里,调出了整整三十亿美金。

  这笔钱,现在就备在那儿了。

  林贺春说了,猎门魁首娶媳妇,这事儿大过天了,而且一娶就娶俩,这是喜上加喜。

  夫家一场娶亲,娘家两场出阁,这是三场事儿。每一场,他替林朔拿出十个亿来。

  他还说,按照林家规矩,主脉狩猎,分支赚钱,林乐山林朔父子俩这么多年,一直没问分家要一分钱,这让他很不高兴。

  所以,这三十个亿,必须花完,但凡剩一分钱,就是瞧不起他林贺春赚钱的本事。”

  魏行山这番话说完,笑道:“怎么样,两位弟妹,听着过瘾吗?”

  A

  e非但没高兴,反而愁上了:“这可怎么办呢?这么多钱,太浪费了吧,而且也花不完啊。”

  “姐姐。”狄兰这时候笑道,“花钱的事儿你不用操心,有我在呢。

  林朔能娶到我们俩,他们林家分支拿出三十亿美金,我看一分钱都不冤枉。

  这省钱过日子的事儿啊,姐姐以后再操心,现在别心疼。”

  A

  e皱了皱眉头,正想说什么,却听魏行山说道:“狄兰说得没错,就是这个理儿。

  你们这样的女人,三十亿美金就能娶到,而且一娶还是娶俩,你们放世面上问问去,多少人愿意。

  特洛伊战争怎么打起来的,不就是因为一个叫海伦的女人吗?

  你们更厉害,这是俩海伦啊。

  不打仗拼命就能娶回家,只要区区三十亿美金。

  富豪榜一路数下来,资产在这个等级以上的,但凡是个男的,我看一个都跑不了。

  哪怕之前有老婆,那也得离了,就算资产因此缩水一半,也得娶你们俩。

  你们这么搞,就是不给别的女人留活路,这是打包跳楼大甩卖啊。”

  “魏行山你可闭嘴吧。”狄兰笑得都快不行了,“说得我们俩好像卖身似的,再这么口无遮拦,小心我揍你。”

  魏行山吓坏了,赶紧说道:“弟妹,你这是马上要出嫁的人了,新娘子揍人像话吗?”

  “好了,狄兰。”A

  e说道,“魏行山这是怕我们觉得委屈,在逗我们开心呢,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放过他吧。”

  狄兰挽着A

  e的手笑道:“我听姐姐的。”

  说话间,林朔从白桦林里出来了,手上托着一张长条桌子。

  林朔的木匠活儿,要看跟谁比。

  比市面上的一般木匠,林朔肯定不差,手上还更利索。

  可比起门里的,哪怕是两寸木匠,那都差点火候,毕竟不是干这行的。

  这么点时间,手上就一把手斧,就地取材打一张桌子,做嫁妆肯定不行,临时用一下那足够了。

  这张桌子,就相当于香案,拜天地用的。烧的香林朔带着,一大早去塔什干的市场里买的。

  香案摆在地上,三支香拿出来点上,林朔扭头看了看魏行山。

  “干嘛?”魏行山问道。

  “司仪啊。”林朔瞪了瞪眼。

  “哦!”魏行山醒过神来,上前两步,跟林朔交换了个位置。

  “当婚礼司仪我是头一次啊,老林,门里什么流程?”魏行山又问道。

  “我上哪儿知道去。”林朔翻了翻白眼,“我也是头一次结婚。”

  “那怎么办?”

  “按电视上演得来呗。”

  “哦!那简单。” 魏行山定了定神,清了清嗓子,冲两个女子招招手,让她们站到林朔身边来。

  A

  e和狄兰刚才神情还很轻松,这会儿就臊眉耷眼了,慢慢地挪过来。

  按说既然是拜天地,新娘子头上得有红盖头,不过这东西这儿没处买去,随便扯块红布盖脑袋上也不好看,干脆就省了。

  两个女子两双美目一闭,这就算是盖上了。

  “这就要开始了啊。”魏行山提醒了一句,随后问道,“我先问问,你们仨有反悔的吗,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别废话,赶紧的。”林朔轻声骂了一句。

  “哎你们看啊,平时装得云淡风轻,这会儿着急了。”魏行山笑了笑,然后正了正神色,“行,这就开始了。”

  “等会。”林朔忽然又说道。

  “啊?”魏行山吃了一惊,“你真要反悔啊?”

  “不是。”林朔抬起头来,看着天空,“小八快来了,等等它。”

  ……

  塔什干位于河谷地带,是附近数十万平方公里荒漠上,最大的绿洲。

  在沙漠之中,绿洲就代表着生命。

  人类能在此地安居乐业,早在公元前两千年,这儿就有城池了。

  中国古代的丝绸之路,这儿是必经之地。汉代的张骞,唐代的玄奘,都曾在此地留下过足迹。

  人类可以在这里生存得很好,鸟类更是如此。

  这里是整个中亚地区,最大的鸟类栖息地。

  小八从昨天晚上开始,那可忙坏了。

  泡妞,那肯定是顾不上了。

  母鸟,小八觉得以后有的是机会泡,可自家大哥林朔,不出意外的话,这辈子只结一次婚。

  大哥还是大哥,平时婆娘跟就在身边,他愣是没动静,让小八看着干着急。

  这会儿一出手,一娶就是俩。

  别说人了,鸟要办到这事儿,都很难。

  鸟类一般都是一夫一妻,哪怕是小八,自问泡妞水准那跟本没对手,可一下要骑两只母鸟,那也是会出事儿的。

  朔哥没事儿,两个姑娘上赶着一起嫁他,不服行吗?

  小八很服气,同时它也知道,这场婚事,无论是朔哥还是俩嫂子,在这儿举目无亲,肯定是冷冷清清的。

  朔哥亲**代了,这事儿得靠小八撑场面。

  那还说什么呢,联络着吧。

  这天晚上小八就没歇过,就这一晚上,林家黑凤秘传的一百八十路鸟语,被它使了个遍。

  这儿大小山头的各种鸟,甭管是市区里趴窝的,还是野地里蹦跶的,或者是树梢上叫唤的,一只都不准跑,都给我朔哥撑场面去!

  就连塔什干市场上那上万只肉鸡,小八都想办法把它们营救出来了。

  这活儿得有方法,小八一只鸟肯定忙不过来。

  先找几只聪明的鸟,教唆一下,组成个团伙,这事儿得团伙作案。

  总之一晚上下来,到了这天清晨破晓,整个塔什干市区,就少了一种声音。

  很多市民因为少了这种声音,没按时起床,上班迟到。

  鸟不叫唤了。

  确切地说,这座整个中亚地区最大城市的市区,一只鸟都不见了。

  所有的鸟,都去了市区边上的恰特卡尔山脉,那儿人少,先集合。

  小八在那儿等着,等自己委托的那几个团伙骨干,一拨一拨地带着大家伙儿过来。

  等到了早上八点多,小八看鸟都聚得差不多,它双翅一展,直插云霄。

  随着小八振翅飞天,凤鸣之音在云霄之内骤然响起。

  下面所有的鸟,随着这身凤凰鸣叫,扇翅膀迈爪子,纷纷出发。

  很快,就是乌泱泱两大片。

  天上一片,这是飞鸟鸣禽,地上一片,那是走雉家鸡。

  天上如乌云盖顶,地上像潮水蔓延。

  ……

  于是这天上午,国际生物研究会的副会长何子鸿,接到了一个电话。

  中亚地区,又发生了一起疑似奇异生灵事件。

  当地**甚至发出了正式委托,邀请国际生物研究会的奇异生灵应对部门,对此展开调查。

  苗光启那边电话打不通,于是就转到何子鸿这儿了。

  卫星照片一发过来,乌泱泱两大片看不清,可何子鸿不是一般人,马上就猜到了,这是鸟群。

  这么大规模的鸟群,自然界不存在,肯定是有东西在指挥。

  何子鸿之前在外兴安岭,见识过百鸟朝凤。

  他于是又打了个电话,问了问自己的弟子杨拓,八爷去哪儿了。

  于是他就知道了,林朔人就在那儿,而且要结婚了。

  何子鸿笑了,挂了电话之后,又看了看手上的卫星照片,自言自语道:

  “八爷,这场面可以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