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三国之巅峰召唤 > 第1394章:洞房之夜的刺杀

第1394章:洞房之夜的刺杀

  第1394章:洞房之夜的刺杀

  在玉漱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秦昊放下一句话之后,就直接扭头走了。

  看着秦昊离去的背影,玉漱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感激。

  虽说嫁给秦昊未来注定荣华富贵,而秦昊也是个极为优秀和好相处的人,但可惜是他并不是玉漱的心上人,玉漱也不是个嫌贫爱富的女子,所以那些自然也都跟她没多少关系。

  秦昊辞别玉漱之后,就又来到了一处别院,这里是赵敏的关押地点。

  赵敏不但是铁木真的妹妹,而且还是元蒙谍者组织,悬镜司的创立者,她在元蒙的地位可不是玉漱能比的。

  按理来说,赵敏比玉漱更适合联姻,但她已经被秦昊生擒了,元蒙已经无法安排她的未来,所以才退而其次选了玉漱。

  赵敏自司州之战被生擒后,就一直被关押了起来,秦昊在洛阳的话也偶尔回来看看她,顺便在看看能不能套出一点有用的情报。

  以前赵敏是还是很乐意跟秦昊闲扯的,毕竟被困在这别院中也非常的无聊,赵敏也想从秦昊的口中了解外界的情况。

  可自从铁木真在河套战死的消息传回后,赵敏也就不怎么爱搭理秦昊了,每次看到秦昊都是一副龇牙咧嘴的表情,显然对于哥哥的战死而无法释怀。

  “你怎么又来了?元蒙联姻在即,你不去我那玉漱堂妹那,跑到我这个阶下囚这干嘛?”赵敏冷冷道。

  秦昊并没有在意赵敏的恶劣态度,自顾自的坐下道:“刚从玉漱那边过来,你这堂妹可比你通情达理多了,并没有因为铁木真的死,就把怨气都怪在我的头上。”

  “不怪你,难道还怪我吗?”

  “战场交锋,各有生死,铁木真技差一招,就此陨落,又岂能怪的了别人?

  我与铁木真为敌十几年,我了解他的为人,他是个承载的了荣光,也经受的起打击的人,我相信此番败给了我,他必定无怨无悔。”

  见秦昊说的信誓旦旦,赵敏冷哼道:“哼,尽说歪理。”

  “别这么怨气满满,本公对元蒙已经够宽容的,不但没有计较入侵河套的罪责,反而还给了元蒙讲和的机会,此番本公要是跟满清一起出兵的话,元蒙必定亡国。”

  “你不过是不想看到满清一统草原,想利用元蒙来牵制满清罢了,又何必说的这么慷慨?简直虚伪。”赵敏冷笑道。

  赵敏和玉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类型,若说玉漱是一朵恬静的牡丹的话,那赵敏就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她的言辞之犀利,有的时候能怼的秦昊都下不来台。

  “你说的对,本公之所以放过元蒙,确实是想过利用元蒙来牵制满清,但这不是你不知感恩继续怨恨本公的理由,本公给了元蒙继续存留下去的机会这也是事实,你难道和其他元蒙人一样心怀感激的接受吗?”秦昊一脸玩味的说道。

  赵敏闻言不禁无言以对,沉默了一会后,冷哼道:“随便你怎么说,总之,别想我跟其他人一样,我是绝对不会感激你的。”

  “很好。”

  秦昊嘴角山沟一丝笑意,淡笑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玉漱心里有了别的男人,所以我准备成全他们。”

  赵敏露出难以置信之色,道:“这算什么好消息?连未婚妻都能让出去,秦昊,你还是不是男人啊?等等,你要是成全玉漱的话,那谁来和亲?”

  “我秦昊志在天下,又岂会因为一个女人,而跟麾下的将领离心离德?”

  秦昊缓步走到赵敏面前,伸出一根手指勾起她的下巴,淡笑道:“除了玉漱之外,元蒙难道还是其他的公主吗?另外,我是不是男人,你很快就要知道了。”

  赵敏不傻,自然明白秦昊的意思,当即将头扭到一边不去看秦昊,小脸涨的通红,恼怒道:“我才不会嫁给你呢。”

  “敏敏特穆尔,你要搞清楚关键,我并不是在询问你,而是在通知你,无论你愿不愿意,都只能嫁给我,明白吗?”

  “哼,你就不怕娶了我之后,我会刺杀你吗?”

  “想动手就来吧,不过可要考虑好后果,另外,凭你那三角猫的功夫,在练一百年也杀不了我。”

  “你……”赵敏顿时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

  阴山郡,阴山城内

  伤势还未痊愈的蒙恬,只有拄着拐棍才能出来走动,而今天则正是秦公迎娶元蒙公主的大喜日子。

  蒙恬遥望着洛阳的方向,轻声自语道:“玉漱公主,主公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嫁给主公你一定会幸福的。”

  “蒙恬将军。”

  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令蒙恬整个人都愣住了。

  “不可能是玉漱公主,她现在应该在洛阳,和主公成亲才对,怎么可能在阴山城呢。”蒙恬喃喃自语道。

  “蒙恬将军。”

  熟悉的声音再次传来,蒙恬难以置信的转过身来,使劲揉了揉眼睛之后,自语道:“我这是出现幻觉了吗?”

  “蒙恬将军,是玉漱,玉漱回来了。”

  蒙恬震惊的林拐杖都掉了,差点都没站住,要不是玉漱及时扶住的话,他恐怕会直接栽倒在地。

  “玉漱公主在,真的是你?逆现在不是应该在洛阳跟主公成亲的吗?怎么跑到阴山城来了?”

  蒙恬不停的问道,他心中有着太多的疑问。

  玉漱从怀里取出一封信,递给了蒙恬,说道:“这是秦公写给你的。”

  蒙恬连忙拆开浏览,而看着看着,却感动的哭了起来。

  “蒙恬将军,汝与玉漱公主之事,本公以尽数知晓……玉漱公主是个好女子,还望将军可以善待她。”

  “主公之恩,蒙恬无以为报,唯有以此残躯,供以驱使,方可报之万一。”

  ————————

  洛阳

  赵敏替代玉漱嫁给秦昊并未引起多大的影响,毕竟本来也就只是个平妻,而平妻在大多数汉人的心中,跟妾也没多大的区别。

  不过婚礼的规模般的还是很大的,毕竟这次可是秦元两国之间的联姻,关乎这两国的颜面,无论如何㛑必须大办特办。

  婚宴结束后,不知敬了多少人酒的秦昊,迈着虚浮的步伐推开了房门,而一身红装的赵敏则坐在床上。

  “扑……”

  秦昊直接扑倒在了床上,随后不久呼噜声就响起来,而赵敏也问到秦昊身上浓重的酒气,不由皱起了眉头。

  “喂,醒醒啊,还没喝交杯酒呢……”

  见怎么也叫不醒秦昊,赵敏的脸色不禁变得有些阴晴不定起来,右手缓缓拔出头顶的发簪,可故一会又插了回去,随即又拔了除了。

  如此反复了不知多少轮之后,赵敏将发簪重新插如如头发里,整个人如释重负,仿佛想通了什么一般。

  “喝了这么多酒,也不脱衣服就睡觉,这可是会着凉的……”

  嘀咕着,赵敏就去脱秦昊的衣服,可当她极为废立的拖了外衣后,再一看秦昊的脸,却发现秦昊正一脸戏谑的看着她。

  “混蛋,我就知道你在试探我。”

  赵敏先是一愣,随即挥拳向秦昊打去,可还没打中就被秦昊一把握住,随即整个人都重重的压在床上,动弹不得。

  “夫人,为夫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

  说着,秦昊的脸越凑越近,而赵敏则如同受惊的兔子,惊慌道:“等等,你要干嘛?”

  “洞房花烛夜,你说为夫要干嘛?”

  “等等,还没和交杯酒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