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医品庶女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根本原因

第二百八十七章 根本原因

  两人出了门口,顺着苍霞大街来到了街上。

  前面的小花园里,几个附近的孩子正在里面玩耍,看来她们一搬来,附近的住户对这里也不再抗拒。

  只是,当顺着大街往东走时,梅宜轩敏感的听到街上的几个妇人窃窃私语的声音,话里的内容,引起了她的注意。

  “听说了吗?桑家被官兵围住了,只许进不许出!”

  “呀!真的?瞎说的吧?那医馆呢?也查封了?”

  “都给封上了,说是惹了官司,桑家三老爷要赔好多钱呢!”

  ”你可别吓唬我,百草堂的大夫人好药还便宜,要是查封了,我们老太太吃的药就得去别家买去。”

  “是真的,我们当家的在桑家隔壁的路老爷家当差,一看势头不对,抽空回家和我说,今天不要上街!”

  “天,这是咋的啦?没王法啦?这一家一家的······”

  “嘘,你不要命啦?怎么啥话都敢说?”

  “······我这不是,就咱们几个吗?我是觉得太·······算啦算啦,我不说了。”

  “嘘,有人过来了,别说了!”

  梅宜轩手里拿着折扇,状似无意的看了几个脸色突变、惊恐不安的妇人一眼,对飞凤使了个眼色,两人默契的间加快了脚步。

  等拐过街角来到一处僻静地方,梅宜轩低低地说了声:“去桑家!”

  “是!”

  于是两人施展轻功,不一会儿就到了位于蕉州西南方向的鼓楼大街。

  还没到街口,就看见附近的百姓三五成群的聚集在街口,有的脸上都带着一抹恐惧,有的带着一抹愤恨,有的则是一脸漠然。

  “哼,又一家完了!也不知下一家会是谁?”

  “太过分了!蕉州以后谁还敢来?”

  “唉,连桑家都保不住,谁能和他们抗衡?”

  ”难道就没有王法了?”

  “唉,这个世道······好人没好报哟!”

  梅宜轩隐身在人群后,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被官兵围住的桑府,听着周围人议论,心里既震惊又愤怒,忍不住攥紧了拳头。

  蕉州桑府的宅子坐落在鼓楼大街的中段,是一座坐北朝南的大宅院。不过,相对于那些世家贵胄、官宦人家,这座宅子已经很低调了。

  桑家是近百年来享誉岭南道的医学世家,不仅在民间有很高的声誉,更是积累了丰厚的家底,这恐怕才是招致祸端的根本原因。

  桑家这些年来,致力于惠及百姓,积善成德、悲天悯人,在底层的百姓口碑中自然是好人。可是,桑家在官场当中的人脉却乏善可陈,除了舅舅之外,恐怕并没有能说得上话的人。

  尤其是面临灭顶之灾之时,就算有一两个能说得上话的人,也不会冒着得罪幕后之人的风险,挺身而出为桑家说两句好话,虽然那些好话未必能帮上桑家。

  因为很明显,这次祸事的幕后之人来者不善,既然敢动桑家,势必将桑家的社会关系调查的一清二楚,舅舅和外公与桑家的亲戚关系自然也心知肚明。

  这样一来,幕后之人的权势就不可小觑,定是比舅舅、外公要高出很多的权贵在幕后运作,不然没有一定的把握怎么敢招惹桑家?毕竟桑家可是公认的积善之家,惹了桑家不能全身而退的话,搞不好就会被百姓的唾沫星子给淹死,只会得不偿失。这个道理,幕后之人不可能不明白。

  其实,在一般百姓看来,外公是泸州的四品知府,舅舅是从五品的归德郎将,已经很了不起了,有的人恐怕究其一生也升不到这个位置。可是,在幕后之人看来,小小的知府、归德郎将,根本就不足为惧,小小的地方官能放在他们眼里吗?自然出手是毫无顾忌,肆无忌惮得很,好像桑家的财富马上就能唾手可得似的。

  如果桑家不是涉及到舅舅、舅母,梅宜轩也许会感叹一声,嗟叹世事无常,暗地里谴责一番幕后之人的无耻、贪婪、狠毒和冷血,是不会贸然出手相助的。

  毕竟只要出手,就算借助空间和小翠,也不可避免的会留下些痕迹。可是,眼下她别无选择,必须出手相助。不管是因为自己曾经在京城冒用桑家子弟的身份,还是因为舅舅舅母的关系,她都做不到袖手旁观。

  而且从薛八斤回来说的情况来看,舅舅眼下肯定不知道桑家的事情,就算知道,舅舅忙着修建筑卫所,秘密查找内奸,恐怕也分身乏术,顾不了这边。

  而桑家的祖宅那里,得到消息赶来也来不及了,远水解不了近渴。自己正好赶上了,怎么能眼看着桑家出事?

  只是,桑家究竟犯了什么罪?竟然出动官兵围困?朝廷什么时候有这样的律法了?听周围人议论桑家摊上了官司,既然是官司,应该属于民事诉讼范畴,就没有上升到刑事犯罪,擅自出动官兵,幕后之人就不怕朝廷追究其渎职之罪吗?幕后之人究竟是谁?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还是背后有什么依仗,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毫无顾忌?!

  还有,桑府究竟是如何惹上的官司,看官兵围困的架势,桑府惹得麻烦不小,但总得有个由头才是。

  于是,她似乎不经意的小声问旁边两个低声谈论的男子:“两位兄台,请问,桑府·······究竟出了什么事?”

  其中一位矮胖些的男子,谨慎的看了梅宜轩一眼,顾左右而言他:“啊?呵呵,桑府出事了,都知道啊,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呵呵······”

  另一位瘦高个男子绷着脸,警觉的看了四周一眼,拉着矮胖男子钻入人群,一会儿就找不见了。

  梅宜轩皱了皱眉,见周围人都讳莫如深的样子,便对飞凤使了个眼色。

  飞凤暗暗点了点头,钻入人群探听消息去了。

  不一会儿,飞凤就回来了,凑到梅宜轩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什么?······”梅宜轩有些吃惊的差一点儿惊叫出声,好在将声音及时的咽回了喉咙里,没有引起周围人的注意。

  这幕后之人的手段也太卑鄙、太下作了!竟然用这样的招数!

  桑梓博也不缺心眼,怎么可能签下那么离谱的合约?如果不能按期交货还十倍赔偿!他们真是想钱想疯了,这么缺德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还有,仓库里的天麻怎么可能一夜间就不翼而飞?变成了果脯?护卫们全都睡着了?这话鬼都不信!

  ################################

  谢谢大家的推荐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祝大家阅读愉快,么么哒!

看过《医品庶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