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荒狱记 > 第五百八十四章

第五百八十四章

  赵鸿没想到自己只是看一看就被卷入其中,但是面对来敌,赵鸿也不会放松。

  摆出一副战斗的架势,看着来到自己面前的陶山,赵鸿用非常认真的语气说道:“我只是从此路过,不想和你们战斗,你让我离去,我不插手这事如何。”

  “哈哈哈。”陶山听了哈哈大笑,“都说古阳的战士奸诈,看来果然如此。你和她都是古阳的战士,而且叶家和你们山河战士学院的关系密切,又说自己会离开我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的,况且你既然出现在了我们面前,那就是我们的目标,即便你不是山河战士学院的战士,我们也不会放过你,所以还是不要抱有侥幸,老老实实的死在我们手中吧。”

  说罢陶山笑的更加猖狂,完全不将赵鸿放在眼中。

  赵鸿见自己想要离去,这个名叫陶山的战士不同意,就率先出手攻击陶山。

  “去死吧!”

  赵鸿神力巨人境界的命力加身,一出手就是怒火狂刀中的杀招。

  “好快!”陶山一惊,却凭借着千锤百炼的战斗技巧将这一刀挡住了,“可惜还是不够快!”

  赵鸿不理会陶山,又是一刀劈过去,又被陶山挡住。

  “看来是善于防御,跟我的战斗风格类似。”

  简单交手,赵鸿判断这名叫陶山的战士是和自己一样属于防御型战士。

  所不同的是自己的防御方式是以灵敏为主,能躲闪尽量躲闪,无法躲闪才会凭着自己的战斗技巧和判断力进行招架拆解,最后才会选择去强行防御。

  而这个陶山,却是以强行防御为主,能以这样的方式战斗,这个陶山对于自己的身体是相当自信的。

  赵鸿微微后撤,举刀横扫。

  陶山的反应好像比赵鸿的攻击还快,赵鸿刚刚有想要攻击到意图,陶山的盾牌就已经动了,当赵鸿一刀扫出,陶山的盾牌早已在赵鸿挥刀的路线上拦截,看上去就好像两个人事先演练过无数次的套路一般。

  “这是……融合境界的战斗技巧……是融合境界的攻击预判还是其他什么?”

  这个念头在赵鸿脑海中一闪而过,但是却没有办法给出具体答案。

  不过是什么都没有用,因为赵鸿这一击,根本不是普通刀术。

  赵鸿挥刀的瞬间,一朵无形的命力之花在刀刃上悄然绽放。

  “嗤!”

  刀划过空气。

  “嗡!”

  青天金重刀碰撞在陶山那不知何种材料制成的盾牌上,居然发出了巨大的回响青天金重刀的攻击被这一挡,居然被一股巨大的反震力道推了回来!

  显然这陶山的盾牌也是不是凡品,而且很强,难怪陶山会选择这种以格挡为主的战斗方式。

  赵鸿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受到反震,身体失去平衡。

  陶山大喜,准备趁势追击。

  但就在这时,赵鸿刚刚的那一次攻击发挥出了应有的力量。

  绽放的命力之花引动了赵鸿体内黑色奇花精华的命力,在刀刃上形成了黑色的气刃,随着刚刚的那一下碰触也随着爆发了出来。

  一道气刃风墙出现,朝着陶山压了过去。

  “不好!”

  死亡之风出现的瞬间,陶山就反应过来,可是气刃风墙来的太快,而且面积很大,直接将周围全都笼罩在内,陶山根本来不及躲闪就被气刃风墙给淹没了。

  最后一刻,陶山只来得及竖起盾牌进行防御,可这气刃风墙根本不是盾牌可以进行防御的东西。

  等气刃风墙从陶山身上吹过的时候,赵鸿也已经从刚刚承受的反震之力中恢复过来,对着正被气刃风墙攻击的陶山发起了猛攻。

  气刃风墙仿佛无数细小的利刃,不断在陶山身上攻击,陶山还要面对赵鸿那可怕的怒火狂刀。

  只支撑了片刻,陶山就被打破了防御,赵鸿一刀劈下。

  “嗤!”

  陶山引以为傲的身躯硬生生受了赵鸿一刀,感觉情况不妙,陶山掉头就走。

  “都住手!”于邪风见状说道。

  于邪风的话,正在围攻叶璐飞的人都停了手,众人在关注叶璐飞的同时也都将一部分注意力放在赵鸿身上。

  “邪风大哥,这个小子有些实力,交手片刻就将擅长防御的陶山给打的逃跑,看起来不好对付。”

  旁边一人说道。

  陶山在一旁不满的说道:“什么叫交手片刻就被打的逃跑,我是拉开距离,避其锋芒,准备进行反击的,我战斗的风格就是防御反击,我已经试探出了他的底细,接下来再战,他根本没有胜算。”

  陶山强行解释了一下。

  赵鸿也承认陶山的确是很强,但是和现在的自己比恐怕是比不了的,赵鸿已经看出来,自己的死亡之风可以克制这个陶山。

  刚刚陶山也是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才会选择逃跑不继续战斗了。

  那人听陶山这么说却是不屑的说道:“掰了就是败了,连片刻都坚持不住,还有什么可争辩的。”

  陶山有些怒了:“你不服你去啊,看看你能不能挡住!”

  “哼!”那人冷哼一声却不言语了。

  他也看到赵鸿和陶山的战斗,他本人是善于速度,喜欢游斗的类型,刚刚赵鸿怒火狂刀的狂暴凶猛和攻击速度他都看在眼中,那绝对是融合境界的刀术。

  他可没信心去对付那种已经到了融合境界的刀术,一个不慎可是完蛋了,他知道自己和赵鸿之间是有硬实力的差距。

  “都闭嘴!”于邪风见这个时候,自己的队伍还在争吵,感到非常不快。

  他看向赵鸿:“这位来自山河战士学院的战士,我们要杀这女人是因为他废了我的兄弟,所以我来报仇,这是私人恩怨。刚刚我听你说你要离开不管这件事情,既然如此,你赶快离开吧,我们绝不阻拦。”

  不等赵鸿回答,那个被围攻的女战士开口了。

  此刻女战士全身是伤,有敌人造成的,有自己使用秘法导致身体崩溃造成的。

  尤其是那些自我崩溃造成的伤害简直触目惊心。

看过《荒狱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