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一号红人 > 第1648章:吐露心意
李睿面带笑意望了望不远处那座树林,道:“既然都到郊外来了,那就去林子里走走看看吧,也算是踏青了。”张旖嫙横他一眼,道:“你还说没想干坏事?”李睿无辜的道:“我什么都没说啊,只说去林子里转转,你想成什么了?张旖嫙啊张旖嫙,没想到你思想这么龌龊呐,动不动就想办坏事。”张旖嫙又气又羞,抬手重重打了他臂膀一下,打完却还是听了他的,下车走向那片树林。
  
  这个季节的树林还是很值得一转的,地上草苗青青、野花吐蕊,树上枝叶泛绿、鸟儿歌唱,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清新的花草香,令人闻后身心惬意。
  
  李睿身伴美人,走在这诗情画意的场景里,心境放松而又陶醉,非常的舒爽,忽然忍不住大吼了一嗓子出来。张旖嫙却被他吓了一跳,正要抬手打他,忽然瞥见他脑后的绷带,失声叫道:“哎呀,你脑袋这里怎么了?”李睿苦笑道:“你不是才瞧见吧?”张旖嫙呆萌可爱的点头道:“我就是才看到,我之前根本没留意你后脑勺。”李睿道:“这伤说来话长,你听我慢慢讲……”
  
  两人一边走一边说,等说完的时候,已经在林子里转了一圈,而李睿的手臂也已经环绕住了伊人的腰肢。
  
  张旖嫙对于他的亲热动作如若不觉,只是等他说完后看了看腕上手表,道:“已经一点多了,我要回去上班,你也要返回青阳,要不就先到这儿吧。我知道你想什么,但是今天真没时间,下次吧,我下周带队去你们青阳调研,咱俩就又能见面了,到时我再陪你……你想的那样。”
  
  李睿听了个哭笑不得,侧身把她搂到怀里,右手扬起在她屁股上来了一巴掌,佯怒道:“敢情你真以为我是一门心思的想要和你亲热啊?我有那么下流无聊吗?我又没见过美女吗?我又有那么饥渴吗?我只是想和你待会儿,说说话谈谈心,打打情骂骂俏,然后我就很满足了,你倒好,完全把我当成了下身思考的动物,我现在怀疑,你才是一直用下身思考的。”
  
  张旖嫙被他数落得羞臊不堪,抬手在他肋下乱打乱掐,红着脸骂道:“你给我滚,你才是用下身思考呢,你没用下身思考,那你抱住我干什么?”李睿笑道:“抱抱你怎么了,抱抱你就一定是要办坏事吗?是你思想太邪恶还是我邪恶啊?”张旖嫙羞愤的转开脸不看他,嘟囔道:“那就别抱我呀。”李睿笑着松开她,道:“不抱就不抱,我很稀罕抱你吗?话也说完了,那就走吧,正好我还要赶火车呢。”
  
  张旖嫙没想到他这么洒脱,说放手就放手,说走人就走人,讶异的看着他,有点不敢相信。李睿轻轻扯了她一把,自顾自的往林外路边走去。张旖嫙看了他半响,鄙夷的撇撇嘴,迈步追了上去,等看到他后脑处的丑陋伤口时,又偷偷笑了起来。
  
  回到车里,张旖嫙娴熟的发动车子,往来路驶去,边开边语气闷闷的说道:“不管怎么说,咱俩已经好上了,既然好上了,我希望你对我真实点,你正人君子也好,你下身思考也好,我也不会瞧不起你,也不会拒绝你,我只希望你别和我演戏,你心里想什么,就和我说什么,那样我才能踏实。”
  
  李睿听得有些感动,抬手过去放在她纤巧的玉手上,道:“我知道了,放心吧,我会对你真一辈子的。”张旖嫙却还不满意,问道:“那你刚才非要我找地方和你待会儿,是不是想和我那样?”李睿失笑道:“绝对没有,我发誓!难道我看上去像是一个欲求不满的家伙吗?你为什么总是这么想?”张旖嫙脸孔微红,道:“你那话的意思不就是往那儿带我吗?”李睿道:“好吧,算我错了,下次我再也不说这么含混的话了,就算想和你干坏事也会直说。”
  
  张旖嫙这才满意,俏脸红彤彤的,透着娇艳妩媚,却比往日里更多了几分美女风情。
  
  车到火车站广场路边停下,李睿道:“来个吻别没问题吧?我现在心里就想和你吻别。”张旖嫙抬眼看看四下,羞赧的道:“行,不过脑袋得往后点,靠前会被人看到。”
  
  两人各自往对方近前凑了凑,又尽量后靠,等看向彼此的时候,都忍不住好笑,眼看吻别的浪漫美好气氛就要被笑场打断了。
  
  紧急关头,李睿柔声说道:“旖嫙我喜欢你!”张旖嫙一下子怔住,嘴角的笑也因此定格,美目里却闪烁着满足开心的光芒。李睿趁势吻了上去,美人仰首相就。
  
  李睿说话还是算数的,说是吻别,就是吻别,只吻了伊人一下,没有趁机多亲她几口,很快缩回头去,道:“好,我走了,下周见。”张旖嫙目光柔和的看着他,点头道:“嗯,等我吧……对了,这个你拿上。”说完从后排座拿过自己的坤包,从里面拿出两袋精装的茶叶。
  
  李睿先是一愣,心头涌出一股子喜悦,道:“亲爱的你还送我茶叶?我不缺茶叶喝。”张旖嫙道:“这是省政府内部特供的,带回去尝尝吧。”李睿接过茶叶,顺手牵住她的柔荑,道:“旖嫙你真好,我又想吻你了。”张旖嫙翻个白眼给他,道:“那你拿回来吧,我不给了。”
  
  李睿呵呵笑起来,虎目凝注伊人脸孔,目光里是浓得化不开的喜爱之情……
  
  回到青阳后,李睿第一时间拿着证书奖状去见老板宋朝阳,向他展示自己的成绩,也算是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宋朝阳看后非常高兴,笑道:“以后咱们青阳要再有什么突发危机,派你前往处置,肯定就马到功成了吧?”李睿谦虚说道:“这个我可不敢打包票,我只能是尽量往好里处置。其实应对突发事件与政府公共危机的最好手段,就是未雨绸缪,健全对政府公共危机的管理机制……”将培训中学习到的内容讲了些出来。
  
  宋朝阳听后点点头,道:“很有道理,不过现在咱们可没有人手与精力搞这个,先放放吧,等什么时候省里来了通知,要求市里成立政府公共危机管理处置委员会了,咱们再着手布置不迟。现在最要紧的事,就是等黄老身体康复后,陪他考察。”
  
  李睿说了声好,想把在省城遇见臧宁的事告诉他,可转念一想,他和臧宁的关系属于私密,自己能少提还是尽量少提,就算臧宁这个人都要很少提到,很多事心里明白就行了,没必要挂在嘴边,便告辞出去,回办公桌前忙自己的活儿。。
  
  晚上下班时分,李睿按宋朝阳的吩咐,一个人赶到青阳宾馆贵宾楼,探望黄兴华。
  
  今天黄兴华的气色已经好了许多,不知道是因为药的关系,还是他心结已经完全解开,当然李睿就不管这其中细节了,他要的只是结果,只要黄兴华能尽快康复,那就比什么都强。
  
  “我再好好休养两天,等过了本周,下周一,我正式在家乡展开考察,兄弟你陪我一起考察。”
  
  黄兴华心病尽去后,开始考虑此番回到家乡的正事。
  
  李睿暗暗佩服他爱国爱家的伟大情操,道:“大哥你不用急着考察,先把身体养好,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你年岁过大,身子本来就弱,这次病倒又元气大失,还是要多休养休养……”
  
  兄弟俩聊了一阵,李睿起身告辞,下得楼来,正好碰上李晓月,想到她之前说的、已经搞到于和平和郑美莉乱搞的证据,便想趁空看看,给她使个眼色,示意她到外面说话。李晓月会意,等他出门后,才快步追了出去。
  
  在门外台阶上,李睿悄声对李晓月道:“偷录到的视频呢,给我瞧瞧。”李晓月小声道:“去我办公室看吧,我先回。”说完脚步匆匆的奔了前面主楼。
  
  李睿假模假样的回贵宾楼里转了一圈,耽搁了差不多五分钟的时间后,才又下楼出门,奔了前面主楼,很快出现在了李晓月的办公室里。
  
  李晓月拿出钥匙,开锁打开办公桌下的抽屉,从最深处取出一只小巧得不像话的兼具录音与摄像功能的录音笔,从笔的一侧取出一枚袖珍的储存卡,随后将储存卡塞到了自己的手机中,又在手机屏幕上点了一阵子,笑着将手机递给他,道:“自己看吧,别放太大声音,那贱货能叫得很呢。”
  
  李睿把手机拿到眼前一看,屏幕上正播放着偷拍下来的视频片段,画面上,于和平躺在卧室里的席梦思上,与摄像镜头几乎在同一水平面上,只有熟悉他的人才能通过他身体的细节特征认出他来,郑美莉半赤着坐在他腿边,卖力得给他吹拉弹唱,偶尔回答他提出的问题,过了会儿,郑美莉已经坐在了老狐狸身上,尽管动作并不激烈,但于和平还是有些吃受不住,叫道“慢点,慢点”,期间还低头往下望了望,却正好被摄像头捕捉到了正脸……
  
  
  :。:

看过《一号红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