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一号红人 > 第1647章:又是他
张旖嫙小嘴儿一撇,美眸一瞪,秀眉一扬,低声道:“耍你怎么了?谁让你说要压我,哼。”李睿叫起撞天屈来:“那话明明是你先说起来的,怎么现在怪到我头上来了?”张旖嫙道:“我说的是你要拿分数压我,你却故意曲解占我便宜。”李睿只气得牙痒痒,要不是顾忌门开着,真想一把将她抓过来,重重打她屁股一顿,想了想,道:“你给我等着,看下次不在你办公室了,我怎么狠狠收拾你。”张旖嫙忍住笑说道:“少废话,快给我把文件搬回去……”
  
  她话音刚落,门外忽然脚步匆匆走进一个男子。李睿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去,正与那男子撞了个正脸,一见之下,又是震惊又是心虚,暗叫一声不妙,他怎么突然来了?为什么只要自己和张旖嫙在一起,他就会出现?
  
  那男子也没想到能在张旖嫙的办公室里见到他,看到他也是吃了一惊,立时懵住。
  
  张旖嫙见这男子突然赶到,脸色也颇有几分不自然,尽量脸色平稳的冷淡问道:“你来干什么?”
  
  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张旖嫙的老公于南,他正瞧着李睿发懵,忽然听到张旖嫙质问,很快回过神来,怒色上脸,叫道:“好你个贱人,我说你怎么好几天不回家住,敢情是跟这小子鬼混到一起来啦!”
  
  张旖嫙立时恼羞成怒,斥道:“于南你混蛋!我为什么不回家住,你自己心里头明白,我那是害怕再被你稀里糊涂的卖给别人。这当儿你却倒打一耙,说我和别人鬼混,你真是无耻到家了。你给我滚!马上给我滚出去!”
  
  李睿也忙自我澄清:“于南你可要慎言,我跟张主任可是清清白白,没有任何关系。我今天来,是来省政府办公厅领取专家证书,现在是来拿我的培训考试试卷,你瞅瞅,试卷张主任刚给我翻出来,我这拿了还没来得及走,你就进来了,我这是刚从青阳赶到省城……再说,张主任办公室的门还开着呢,这还不能证明我们的清白吗?”
  
  于南猛地一摆手,骂道:“少他妈给我废话,你再怎么解释我也不信。妈的,当初培训的时候你们俩就不清不白,整天价在一块鬼混,现在培训都结束了,你们俩还他妈在一块呆着,这不是乱搞是什么?当我是傻子还是瞎子啊?当我是看不出来还是想不明白啊?马勒戈壁的,还说我无耻,你们这对狗男女都让我抓了现场了,还特么有脸说我无耻,你特么才是倒打一耙,张旖嫙你才特么是想当婊子又立牌坊……”
  
  张旖嫙被他这番话气得口角哆嗦,满面怒色,忽然抓起保温杯就向他掷去。于南急忙闪身躲过,骂道:“你个贱人还他妈敢跟我动手,我今天非得打死你不可!”说完朝她冲去。
  
  李睿就在旁边看着,怎能任由他上去殴打张旖嫙,忙出手抓住他手臂,猛地一扯,将他拽了回来,叫道:“于南,打人能解决问题吗?要是能解决,你就动手,我不拦着。”
  
  于南眼睛都气红了,指着地上的保温杯,道:“她都特么跟我动手了,还不许我打她啊?你少特么拦着我,你拦着我我连你一块打。你特么也不是好东西,少在我跟前装好人。”
  
  李睿正色说道:“我不管你怎么想的,但我可以当你面发誓,假如,我和张主任有你想的那种关系,那我出门就让车撞死,行不行?”说完暗想,自己和张旖嫙虽然暧昧不清,却也始终没发生关系,也就算是没有那种关系,这毒誓也就对自己无效。
  
  于南见他说的认真而又诚恳,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正要说什么,门外传来一个男干部的话语声:“张主任,主任叫您过去一趟。”
  
  屋里三人全都看向门口,见那里站着个三十多岁的男干部。
  
  张旖嫙冷淡说道:“我知道了,这就去。”说完拿起笔本,对李睿道:“试卷你带走吧。”说完快步走了出去,理也没理屋里正中站着的于南。
  
  她这一走,屋里只剩两个大男人,气氛越加尴尬。
  
  李睿将试卷装到公文包中,对于南道:“你这个人哪都好,就是太容易冲动,看到你老婆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就胡思乱想,可实际上我跟她真没什么关系,真要是有关系,会开着门?不过这也不怪你,谁有这么漂亮的老婆,肯定也不放心,但你又跟普通男人不同,你是前省委书记的公子啊,什么美女没见过,会把你老婆看得这么重吗?唉,不说了,我走了,回青阳,再见……算了,再也别见了。”说完拎包走了出去。
  
  于南脸色疑惑的看着他,想想刚才所见到的一幕,脸上疑色慢慢散去,但并未完全消散……
  
  刚坐进包间和杨冬二人汇和,李睿就接到了张旖嫙发来的短信:“你找他们吃饭去了?”李睿回复她:“是啊,刚找到他俩。于南走了?”张旖嫙没提于南,回复道:“你吃完饭就走?”李睿回复她:“是啊,还想跟你待会儿呢,看来是没机会了。”张旖嫙问他:“你怎么回青阳?”李睿回复:“动车。”张旖嫙回复:“那吃完饭我送你去车站。”李睿看到这条短信,心中大暖,也没拒绝,回复她:“不胜荣幸,我在对面的招待所,吃完饭联系。”
  
  靖南那位学员已经点好了菜肴酒水,等菜上桌的时间里,三人边喝茶水边闲聊。
  
  杨冬问出了心中的疑惑:“李老弟,你和鲁炼钢到底有什么冤仇,为什么培训期间他屡屡针对你?”
  
  李睿早就得知,杨冬和鲁炼钢之间没有任何勾结,而且平时在东州也没有什么来往,再加上他是吴楠的人,也就没什么可隐瞒他的,至于旁边那位靖南学员,更是不担心被他知道内情,便将自己和鲁炼钢的结仇经过,一股脑的讲了出来。杨冬听后大吃一惊,失声说道:“你和我们吴市长竟然早就认识?”李睿心下不无自得,心说我和吴楠岂止是认识,还是相亲相爱的好朋友呢,脸上却一本正经的说道:“是啊,早就认识。”杨冬忿忿地道:“想不到鲁炼钢是这样的无耻小人,我以前还一直把他当个人物看呢!”
  
  靖南那学员也骂道:“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第一天华教授选李老弟当班长的时候,他就跳出来叫嚣阻止,我那时就知道他不是东西……”
  
  人的心理很奇怪,明明李睿自己早就淡忘了和鲁炼钢的仇恨,但眼下听这两位同学大骂鲁炼钢,心里居然很舒服,哈哈笑道:“唉,过去的事情就别提了,咱们喝茶,喝茶,聊点别的,过会儿我可得好好敬你们两位老兄几杯……”
  
  吃完午饭还早,十二点都不到,毕竟三人来的就很早,根本不是饭点儿来的。三人在招待所门口握手道别,随后各自回返。
  
  李睿沿街往东走了两站地,走到一处热闹繁华、不是太显眼的地方才停下,给张旖嫙打去电话。张旖嫙正在吃午饭,让他稍等一会儿,说等吃完就赶过去接他。
  
  李睿接下来便只能干等,等啊等啊,等得都快不耐烦了,终于见到张旖嫙那辆黑色的新款帕萨特驶来,长吁了口气,走到路边相迎。
  
  坐进车里,李睿瞥了美女主任一眼,道:“要只是送我,就不麻烦你了,我打辆车就能去火车站。”张旖嫙秀眉挑起,道:“大中午的你还想干什么呀?”李睿笑道:“不想干什么,就想和你待会儿。”张旖嫙鄙夷的撇撇嘴,道:“之前在我办公室不是待了会儿了?再说我送你不就是和你待着了?”李睿道:“前后都不算,不够亲热。”张旖嫙白他一眼,骂道:“虚伪!你直说想干坏事不得了?”李睿摇头道:“不是干坏事,我只是想和你保持一种亲密的距离,然后说说亲热话。”
  
  张旖嫙扁扁嘴,没再说什么,驾车汇入主路,往火车站方向驶去。
  
  她是个性格清冷孤高的女子,哪怕和李睿关系已经很亲密了,却也不爱和他说笑,一路上只是凝神开车,嘴巴闭得紧紧的。李睿见她缄默,也没说话,心说倒要看看她会把自己拉到火车站,还是找个地方待会儿。
  
  帕萨特驶到火车站前,并未停车,而是驶入广场北边的马路,一路向西驶去。李睿心下大乐,得了便宜卖乖的道:“你也想和我待会儿,对吧?”张旖嫙撇撇嘴,没理他。
  
  车子一路向西,最后开到了西四环上。靖南的四环和青阳的三环类似,都是刚修通没多久,还未成为疏解城市交通压力的主干道,路上车少人少,非常僻静,很适合男女约会。张旖嫙把车停在一处靠近林子的辅路旁,看也不看李睿,不耐烦地说道:“想跟我待会儿不是嘛,那就在这待着吧。”
  
  
  :。:

看过《一号红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