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一号红人 > 第1642章:夜战
    李睿失笑道:“这世上哪有什么岗位是离不了某个人的?不论谁走了工作也照样有人干,就是现在一处用她得心应手,再换一个人的话,还得拿时间换效率……算了,有什么困难我们一处自己克服吧,让她走吧,再借另外一个人过来用。天籁小说Ww”
  
      杜民生抬手指指座机,道:“你给袁小迪打电话,叫他过来,跟他说明这事,顺便商量商量,梁文静若是遴选走了以后,从哪借调干部过来?”
  
      半小时后,李睿终于回到办公室里坐下,刚喘口气喝口水,又想到两件要紧的事,忙掏出手机打电话,先约了好哥们曾翰林,约他晚上在外面见面;又给陈晨打电话,请她帮忙买两张明天早上与中午省城青阳的往返票。
  
      陈晨照旧爽快答应下来,道:“我正有事跟你说,明早见面再说吧。”李睿道:“什么事?好事还是坏事?先说下让我心里有个底。”陈晨道:“不好不坏。”李睿嗤笑出声,道:“行吧,那就明早见面再说。”陈晨听他要挂电话,忙叫道:“先说好,我跟你说了后你别骂我。”李睿愣了下,道:“听你这意思,还跟我有关系?”陈晨嗯了一声。李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道:“你还是现在就跟我说了吧,省得我惦记着。”
  
      陈晨犹豫半响,吭哧瘪肚的道:“前两天……蔡如龙来找我,求……求我把……把他写的认罪书还给他。我一想,留着也已经没什么用,相反还让他惦记着,说不定哪天会害我,所以我……我就……”李睿接口道:“所以你就给他了,是不是?”陈晨叫道:“哎呀你别骂我,刚才可都跟你说好了。”李睿叹了口气,道:“我不骂你,骂你干什么,你还是心太软,你……算了,还是明天见面再说吧,你啊你啊。”
  
      陈晨惊惶不安的道:“难道会有什么可怕后果吗?”李睿冷哼道:“你自己说呢?你是凭什么升职的?就凭蔡如龙按了手印的认罪书,如今你还给了他,他回头就敢报复你了,譬如让他爸再把你撤掉,甚至是直接把你赶出铁路系统。”陈晨失声叫道:“不会吧?”李睿道:“会不会不看你,也不看我,全看蔡如龙有没有这么阴毒无耻。不过从他之前对你的所作所为应该已经可以看出来了吧,你呀,等着苦果吃吧。”
  
      陈晨吓坏了,哭腔儿说道:“那我怎么办?”李睿听她语气又有些心软,道:“你只能凉拌。不过没关系,你身后还有我这个好朋友呢,我不会不管你的。”
  
      陈晨郁闷得不说话了,过了会儿电话也挂了。
  
      李睿看着手机屏幕上她的名字,暗暗叹气,这丫头外表刁蛮骄纵,可哪知道心里这么软柔,上次蔡如龙险些就把她欺辱了,这么大的仇恨,她居然可以转眼就忘,只听他又说了两句好听的,就把罪证还给了他,嘿,早知如此,真应该由自己保管那份认罪书的,不过现在说什么也都晚了,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晚上八点出头,李睿与曾翰林在一家小茶馆的包间里见了面,兄弟二人寒暄几句后,李睿说起正事。
  
      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优盘,放到曾翰林跟前桌上,道:“这里面有市北区副区长张中赌博、调戏女子的视频,大哥你帮忙运作运作,尽快把他赶下副区长的位子。”
  
      曾翰林曾亲身参与到李睿解救丁志国的案件当中,早就知道张中在这件事里扮演的是什么角色,也知道李睿会报复他,却没想到李睿度这么快,这才多久啊就搞到了反映张中作风问题的罪证,又惊又喜的挑起大拇哥,赞道:“老弟你现在真是手眼通天,与刚进市委时候不可同日而语啊,我算是服了你。”
  
      李睿谦虚说道:“谈不上手眼通天,只是交了几个类似哥哥您这样仗义亲热的好朋友,没有你们这些好朋友帮忙,我哪干得成事?”
  
      曾翰林得他夸赞,明知道他在故意夸大自己所起到的作用,可还是忍不住的高兴,将优盘拿起放到公文包里,道:“老弟你放心,这事就交给我办了,回家我看看视频,然后策划一份举报信出来,看看是拿图片作为证据还是视频作为证据的好,总之只要有证据,他张中就跑不了。”
  
      说完正事,二人又聊了几句闲话,眼看时间已经不早,便道别回家。
  
      李睿回到家小区,还没走到董婕妤所住的一单元时,自对面走来两个男子,路明明很宽,可这两个男子却直直朝他走去。李睿还以为他们喝了酒,也未生疑,只是盯着他俩多看了两眼,看过后现,两人步伐快捷稳当,一点喝醉的样子都没有,却又偏偏径直朝自己走来,立时起了疑心,也加了小心,停步不动,做好了防御的准备。
  
      那两个男子也不管他如何应对,只是朝他走来,虽然没有说话,也没有露出明显的敌意,但气氛已经相当紧迫了。
  
      李睿故意横里走了两步,好避开他们的锋芒。那两个男子却还是朝他走去,其中一个忽然出口骂道:“妈的,你特么看什么看?”说完紧走两步,抬腿就是一记侧踢,大长腿带起一股风声,凌空抽向李睿左太阳穴。
  
      李睿听他这句话,就已经知道他是故意找茬了,再看他动手的姿势,有板有眼,至少是体校或者跆拳道馆练过的,心下立时明白,这两人是冲自己来的,当下也来不及多想,脚下忽动,连退数步,避开了他的重脚。
  
      说话那男子一击未中,等右脚落地后,冲上去对准李睿面门又是狠狠一拳。另外那人也不落人后,从侧面起腿,一脚蹬向李睿肋下。李睿若是被这两下打中,绝对会立时倒地,之后便成为待宰的羔羊,任人切割,但他会老老实实地一动不动任人殴击吗,很显然不可能。
  
      他倏地往右前方一窜,躲过重拳的同时,侧身起脚,一脚蹬在说话那男子的侧腰上。那男子哪料到他反应这么快,猝不及防之下,被踹个正着,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去势方向踉跄,却正好撞到右边的伙伴,于是两人被李睿这一脚蹬了个串儿,全部蹬退出去。
  
      李睿却也因此松了口气,之所以松口气,不是因为打退了对方的进攻,而是因为对方赤手空拳,未带武器。论拳脚搏斗,他还真不惧对方两个一起,可要是对方带了刀具,那就只能逃之夭夭了。
  
      那两人都是练过功夫的,平日里也自诩为高手,不敢说天下无敌,但打个两三个的普通人还是没问题的,而两人加在一起,绝对可以轻松干掉五六个普通人,却哪里知道,今晚两人一起动手,殴打一个公务员,不仅没能得手,反而被对方一脚给全解决了,都是又惊又气,又羞又恨,不约而同的一声喊,再次挥拳冲向李睿。
  
      借着小区路灯的灯光,李睿能看清两人的长相,两人都是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小伙子,自己一个也不认识,如此基本可以判定,对方是被人指使过来殴打自己的,可谁跟自己有这么大的仇恨啊,找了打手埋伏在自己家小区动手,这用的心思可不少啊,眼见对方再次袭来,也没空多想,赶忙迎战。
  
      他将公文包挥起来抡砸向冲在最前面那小子,那小子急忙侧头闪避。李睿却已趁机纵身而前,突然起腿,右腿自下而上,猛然踢出,一脚正蹬在那小子下巴上。那小子叫都没叫出声来,就被这一脚踹得仰面摔倒在地。李睿更不稍停,将公文包当做暗器甩出去,砸向另外那个男子。那男子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却根本没有考虑的时间,只能忍着挨这一下,左手在李睿眼前虚晃一下,右手握拳走的下路,偷偷打向李睿小腹。
  
      人的小腹部位抗击打能力可是差得很,哪怕李睿练过,要被他这一记重拳击中,也绝对好受不了。李睿将他动作看在眼中,心说这小子真黑啊,左腿瞬间抬起,护住小腹,右手探出,抓住他的左手手腕,顺势反方向一拧。那小子只疼得“哎哟”一声惨叫出来,先是左臂被他逆向扭转,跟着身子也不由自主的转了过去,直到被他牢牢制住,再也动弹不得。
  
      “谁派你们来的?”
  
      李睿拿住这小子后,左手在他后脑勺上来了一巴掌,示意他最好老实回答,若敢隐瞒,肯定少不了挨打。
  
      哪知道那小子嘴巴挺硬,呲牙咧嘴的叫道:“什么……谁派我们来的?没人派我们来!”李睿冷笑道:“那你们俩为什么出手打我?别告诉我,就因为我看了你们一眼。”那小子叫道:“对啊,就是你看我们来着,今晚上我们哥儿俩心情不好,你又盯着我们看,我们不高兴,就打你啦。”

看过《一号红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