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一号红人 > 94.第92下:原来是你
    吕青曼说:“不麻烦,我爸来了也得喝茶,呵呵,你等着,马上就好。(看小说去www.kxs7.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访问: 。你要是没事,就在屋子里转一转,参观参观,呵呵。”

    李睿才没心情参观她这套房子呢,对于即将到来的李父有些潜意识里的恐惧。好嘛,毕竟是从人家手里抢‘女’人呢,能不害怕吗?他站在餐桌旁边,看着吕青曼在厨房里沏茶,想要问问李父的情况,好打一个“有准备之仗”,却又不知道该问什么好。

    正在此时,‘门’外响起敲‘门’声。吕青曼叫道:“我爸来了,我腾不开手,你去帮我开‘门’。”

    李睿痛快的应了一声,脸上堆笑走到‘门’口,将‘门’打开,看到‘门’外站着的男人时,整个人都石化了。

    “吕省长!?”

    这话在他肚子里打滚,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因为他连嘴巴都凝固了。

    ‘门’外站着的赫然是吕舟行。

    吕舟行对于见到他却似乎并不怎么吃惊,玩味的笑了笑,咳嗽一声,道:“你就是青阳来的李睿、小李吧?”李睿好像看到他给自己使了个眼‘色’,又好像没有,怀疑自己出现了眼‘花’,见他假作不认识自己,就也顺着他的口风道:“是,我是,叔叔……叔您好,请……快请进。”

    他让开‘门’户,把吕舟行让了进来,随后关上‘门’。

    吕青曼在厨房里叫道:“爸你先坐会儿,我沏茶呢。(www.kxs7.com最快更新)”吕舟行笑道:“你不要急,慢慢沏。我先跟你这位小李谈一谈。”说完招呼李睿道:“小李,来,咱们去里面,好好谈一谈。”

    李睿哪敢不听,跟着他走向里间。

    吕青曼见父亲刚来就要跟李睿深谈,又是好笑,又是紧张,也有几分兴奋,望着两人离去的方向,也忘了沏茶。

    吕舟行把李睿带到一间书房里,把‘门’关死。这个过程中,李睿只是傻傻的看着他,根本就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吕舟行皱眉道:“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要是敢欺骗我,后果自负。”

    话语虽然并不如何凶狠,可李睿还是听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结结巴巴的说:“吕……吕省长,您……您问吧,我……我保证不撒谎。”吕舟行说:“你在这里不要叫我吕省长。”李睿只觉后脊背出了一层冷汗,连连点头,只觉得呼吸都要上不来了。

    吕舟行负起手,皱着眉头,语气深刻的问道:“我听曼曼说,你是她舅舅介绍给她的?”李睿连连点头,如小‘鸡’吃米,道:“千真万确,是秘书长撮合我们的。我……在这以前,从来没见过青曼。”吕舟行点了下头,脸‘色’好了些,又问:“杜民生是怎么跟你说的?”李睿仔细回想了下,道:“他好像也没跟我说什么,一切都是暗示。后来让我送青曼回省城,我才知道他是要撮合我们俩。”

    吕舟行沉着脸不说话。

    可怜李睿吓得如若失了父母的孤儿,面对重大压力,无人替他分担,害他胆战心惊,跟快死过去也差不多了。

    吕舟行忽然又问:“这之前,你知道曼曼的父亲是我吗?”李睿茫然摇头,道:“不知道,打死我都不知道。我就知道秘书长是青曼的舅舅。”吕舟行又问:“那你喜欢青曼吗?”李睿忙点头道:“喜欢,很喜欢,虽然‘交’往时间不多,可我……”吕舟行一摆手道:“够了!”李睿傻乎乎的道:“啊?”吕舟行冷冷的说:“曼曼第一次婚姻很不幸,说起来我要负主要责任。所以,对于她这一次婚姻,我势必要给她严格把关,争取是她这辈子最后一次婚姻。”

    李睿听到这儿心都凉了,这时候还听不出吕舟行对自己的厌恶之情,那自己就是傻子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讨厌起自己来,难道因为自己撞破了他跟白冰的‘私’情吗?可是,他跟白冰清清白白,一点‘私’情都没有的啊。

    吕舟行续道:“对于你这个人,我没有任何意见,相反,我还很欣赏你。但是,对于你的职业,我是一百个不喜欢。我就给领导当过秘书,知道秘书是怎么回事,也就更知道给秘书当老婆是怎么回事。你自己说,曼曼要是嫁给你,你给得了她幸福吗?”

    李睿闻言就蔫了,是啊,自己整天陪伴在宋朝阳的鞍前马后,早上看着月亮离家,晚上踩着星星回来,周末也没多少闲工夫,虽然表面上风光,可是对家里照顾太少。如果吕青曼真嫁给自己的话,绝对不会幸福。想到这一点,也明白了吕舟行的意思,其实别说是他了,就算换成自己,要‘女’儿嫁给一个整天不着家的秘书,自己也不会答应的。

    他沮丧的摇摇头,叹道:“我错了。”

    吕舟行看着他,半响问道:“你知错了吗?”李睿大着胆子抬头看他,却见他眉宇间‘露’出几分失望之情,心中纳闷,他不正要自己放弃追求他‘女’儿嘛,自己不想放弃也只能放弃了,怎么他反倒失望了?定下心来想了想,忽然高兴得叫出声来,道:“吕省长,我没错,要错也是你先错了。”吕舟行一听笑了出来,饶有兴趣的问道:“你没错,我反倒错了?你给我好好说明白。今天要是说不出来,你就惨了。”李睿说:“您刚才说过,您也给领导当过秘书,但您现在已经是省政fǔ二号首长了。我记得青曼也说过,您要不是给领导当过秘书,也不会发展得这么快这么好。同样,我现在给宋书记当秘书,但我不可能一辈子给他当秘书的。总有一天,我会发展得更好,那时候就是别人给我当秘书了。反正,只要我不做秘书,就有很多时间陪着青曼了。就算当秘书这段时间,我也会争取尽量陪着她的,让她每天都开开心心。”吕舟行‘阴’恻恻笑了两声,道:“现在说这个,为时尚早。”李睿咬着牙说:“反正我是真心喜欢青曼。”

    吕舟行晾了他一会儿,话锋一转,道:“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李睿说:“您问吧。”吕舟行道:“你现在知道我是曼曼的父亲了,有何感想?”李睿想了想,说:“青曼有没有您这个当常务副省长的父亲,对我来说都没有影响。我该喜欢她了还是会喜欢她,毕竟,我将来跟她一起过日子而不是跟您。我也有信心让自己发展得更好,让她过得更幸福。我只能说,她有您这样一个父亲,我会更加珍惜她,因为就算我不承认也不行,我多多少少都会沾到您的光。”吕舟行点头赞道:“够诚实!”李睿谦卑地说:“我也不敢跟您说瞎话。”

    吕舟行沉‘吟’片刻,道:“曼曼今天叫我来,是给她把把关。你现在的情况,我既满意,也不满意。说实话,以你目前的身份,配曼曼还是有差距的。当然,我不是有‘门’庭观念,但如果你连你老婆都不如,以后日子怎么过?”李睿说:“吕省长,我大胆的说一句,青曼能有现在,一方面是她确实聪明勤奋、踏实耐劳,另一方面,也得益于您这位父亲。但是,这又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我没什么可说的,我只会努力再努力,尽快追赶上她。呃,另外,我觉得,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身份什么的都不是问题。欧洲有‘女’总统,也有‘女’王,难道她们的老公就都没脸见人了吗?”

    吕舟行满意的点点头,忽然又叹了口气,脸上‘露’出衰老之态,道:“我跟你说了这么多,其实都没用。”李睿闻言懵了,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吕舟行解释道:“刚才,你有句话说对了,你是要跟曼曼过日子,而不是跟我。只要曼曼喜欢你,我没理由阻拦。我身为人父,只能尽量让她开心。”李睿大喜,道:“可怜天下父母心,青曼有您这样一位父亲,实在是她的福气。”吕舟行眉头舒展,说:“我听说,你家里也只有一位父亲?”李睿点头,道:“所以,我更能理解为人父的苦心,也能理解父爱的伟大。”吕舟行笑道:“你不要拍我马屁,拍了也没用,一切还要看曼曼怎么对你。好啦,我没问题了,出去吧。”

    他从头到尾,没有提白冰的事情。李睿自然也聪明的不去问,心里稍许明白,虽然他谨守礼法,没有跟白冰发生任何的关系,但两人厮‘混’在一起,到底也是件不光彩的事情。以两人目前的尴尬关系,自然不能说起此事。

    回到外面,吕青曼已经给二人倒好了茶水,见两人出来,有些紧张的看向李睿。李睿对她爱也不是,恨也不是,心说吕青曼啊吕青曼,你对我好狠,竟然把你父亲的身份瞒我瞒了这么久,害我今天差点吓死在你家里,你要赔偿我的‘精’神损失啊。

    吕舟行对吕青曼说:“小李不错。”吕青曼听了很高兴,道:“是吗?”吕舟行道:“可惜……”吕青曼一下子又把心提到了嗓子眼,紧张的看着他,问道:“可惜什么?”吕舟行见她如此紧张,暗叹了口气,笑道:“我是可惜,‘女’儿总是要嫁出去的。”

    重磅推荐【我吃西红柿(番茄)新书】

看过《一号红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