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一号红人 > 93.第92章:白冰的苦恼
    白冰顽皮的用脚丫去挠李睿的胳膊,道:“喂,咱俩年纪差不多,你跟我说老实话,我不美吗?不吸引你们男人吗?”李睿好笑不已,道:“妹子,你不知道,‘女’人想要吸引男人,美不美还要两说着。(www.kxs7.com).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白冰奇怪的坐起身,盘起大‘腿’,问道:“你说明白点,难道漂亮还不够?”李睿说:“男人是都喜欢美‘女’,但要看什么样的男人了。你比方,拿你哥哥我举个例子吧,你哥我没见过什么美‘女’,要求就比较低,给我一个美‘女’我就美得屁颠屁颠的。可是呢,对于那种阅尽美‘女’的男人来说,皮相对于他们的‘诱’‘惑’力就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高了。这时候,想吸引住这种老练的男人,要么你有特殊的才华,要么你有令人爱罢不能的‘性’格,或者,你很风‘骚’,很放‘荡’,这样或许能吸引住他们也说不定。”

    白冰似有所悟,连连点头。

    李睿说:“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就索‘性’八卦一把,妹子,有这么多年轻的帅哥你不喜欢,为什么偏要喜欢吕省长那样的老男人?呵呵,当然,这话你可千万别告诉他。”白冰说:“他也这么问过我,我也不知道,可能我有恋父情节吧?‘女’孩子不都有恋父情节嘛,可能我的更重一些。”李睿点点头,道:“我明白了,其实你还是不成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白冰似懂非懂的道:“嗯,你说得对,我是不成熟……”说着,脸上‘露’出了‘迷’茫的神情。

    李睿看了她一会儿,心说美‘女’就是美‘女’,连‘迷’茫起来都显得那么美丽动人,赞道:“吕省长真是了不起,面对你这种绝‘色’都能忍得住。要换成是我啊,你早让我吃的骨头都不剩了。”白冰听了就咯咯的笑,用脚丫挠他,道:“原来我哥是大‘色’郎啊。(看小说去www.kxs7.com最快更新)”李睿假作推开她的脚丫,虚伪的‘摸’了一把,感觉入手腻滑之极,手感比袁晶晶的美足还要更‘棒’一些,当然,这也可以理解,她比袁晶晶要年轻许多呢,道:“妹子,刚才吕省长让我多来陪陪你,我倒是想呢,不过我可能没有太多的时间。以后我要是来的次数少,你可别生气。”白冰幽幽叹了口气,道:“你没听明白他的意思,让你陪我解闷是次要的,关键是他想甩开我,所以故意把我往你跟前推,想让我慢慢被你吸引住,从而放开他。”

    李睿听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道:“不会吧?”白冰脸‘色’凄凉的说:“我那么爱他,他却丝毫没被我感动,只把我当成没长大的孩子看……他越来越讨厌我了,我早就看出来了。现在,我生活里终于多出你这么一个年轻的男人来,他可算是找到替代品了,自然要把我推给你。唉,他好狠的心啊。”李睿说:“可咱俩是干兄妹啊?”白冰忽然抬手打了他一下,撒嗔笑道:“去死,瞎想什么呢,你还真以为我会喜欢你啊?不说你是我干哥,就说我有恋父情结,喜欢老男人,单这一点我就看不上你。你呀,以后只能把我当干妹妹啦。”李睿讪笑两声,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李睿回到宋朝阳家里时,已经五点来钟了。

    宋朝阳看到他就笑道:“你面子很大嘛,青曼直接给我打电话要人了。”李睿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尴尬的说:“对不起老板,其实我是不想影响您安排的……”宋朝阳摆摆手,截口道:“你不用说了。本来,我计划也是明天上午赶回青阳,也没想着起早。不要说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也能给你腾得出来。今晚你就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啊,以‘精’神百倍的面貌去见青曼的父亲。”李睿感‘激’地说:“谢谢您。”

    晚上吃过饭,老周开车,三人驶往省委大院。(www.kxs7.com)宋朝阳没说具体跟哪位省领导汇报工作,但想来不是省的书记就是省长。

    省委大院‘门’口有武警站岗,市委一号车在青阳市哪里都吃得开,在这里却不算什么,被武警铁面无情的拦在外面,还是那位省领导的秘书专程过来接了三人一趟,武警这才给他们放行。

    李睿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了省委领导的庄严气势,心底暗自思量,不知道吕舟行住不住在这里。他身为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住在这里应该是没问题的吧。如果他住在这里的话,今晚上能不能凑巧见到他呢?

    车到领导所住的大房子‘门’口后,宋朝阳示意李睿与老周把从青阳带来的土特产如山核桃等提到院子里去。

    一个保姆模样的中年‘妇’‘女’领着二人往屋里放东西,那位秘书则直接带着宋朝阳上二楼去见领导了。

    李睿不知道宋朝阳在楼上都跟领导汇报些什么,跟老周坐在客厅里喝茶。不一会儿,那位秘书走下来,跟两人相见,做了下自我介绍,自承叫“石培德”。这个人留着短平头,三十多岁、四十不到的年纪,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很好接触。

    同样都是秘书,甚至李睿自觉比这个石培德更帅更有型,但站在他面前,无形中就感觉到一股威压。这种威压固然是来自于对方后面所站的首长级领导,同时也来自于对方身上历练出来的雍容气度。

    李睿暗暗为之心折,倾心与其‘交’谈。石培德倒没有瞧不起人,跟他客客气气的聊了一会儿。临了,李睿少不得说些客套话,诸如“石处长,以后您到了青阳,一定给我打电话,让兄弟尽一尽地主之谊”。石培德笑着答应了,却始终没跟他索要电话。

    李睿心里也明白,人家是省委领导的秘书,着眼在整个山南省,最差也是靖南市,怎么会看得起自己这个来自于青阳市的土包子呢?不说人家以后会不会到青阳,就算到了青阳,也是市领导亲自巴结他招待他,哪里轮得到自己出面?人家能给自己面子说笑‘交’谈两句就已经很不错了。

    宋朝阳在楼上待了半个多钟头就下来了,表情跟平时一样,温和淡然,不喜不悲,自然也就无从得知他是受到了赞誉还是批评。

    石培德送三人出来。驾车返回宋朝阳的家。

    当晚,老周与李睿就留宿在宋朝阳家里。

    睡觉前,李睿想到明天上午见吕青曼父亲的事情,多少有些紧张,给她拨去了电话仔细询问。

    吕青曼说:“我把你的事情跟我爸说了,他同意见见你。”李睿‘激’动的说:“是吗,那可好,那明天在哪见?”吕青曼说:“在我家里,我过会儿把地址用短信发给你,你打车过来就行了。”李睿说:“头次跟叔叔见面,我是不是准备点什么?”吕青曼笑着说:“不用,谁知道你能不能过关呢。你要是不能过关,不是白‘花’钱了?”李睿也跟着笑,心里却很紧张,道:“你觉得我过关的概率大不大?”吕青曼说:“你没信心吗?”李睿说:“我在你面前有信心,但是在你爸面前,我一点信心都没有啊,毕竟没见过没打过‘交’道,不知道你爸是个什么样的人。”吕青曼说:“我爸很好的,也很疼我,基本会尊重我的意见。”李睿问:“那你是什么意见呢?”吕青曼羞得不说话了,半响道:“明天再说吧。”说着就挂了。

    挂掉电话,李睿看到老周在笑,便笑问道:“周哥,明天怎么也算是正式见家长了吧,我要不要买点礼物过去?”老周说:“不买不合适,买多了也不合适。你随便买两样水果过去就行了。”李睿赞道:“哥哥就是哥哥,经验就是丰富。好,我听你的,明天买水果过去。”

    周日上午,临出发前,宋朝阳笑问道:“小睿,心里紧张吗?”李睿道:“有一点,不过也不厉害。青曼那么温柔的‘女’人,她爸肯定也是好说话的人。”宋朝阳哈哈笑起来,道:“嗯,不要紧张就好,发挥出你真实的实力来,让青曼她爸看看他‘女’儿挑中的对象有多么优秀。”

    宋朝阳让老周送李睿去吕青曼家,不过李睿谨记秘书长的教导,不敢张扬,拒绝了宋朝阳的好意,自己打车赶了过去。车到小区‘门’口,他到路边水果超市里面买了几样水果,这才往小区里行去。

    来到吕青曼家‘门’口,李睿深吸一口气,脸上堆起人畜无害的微笑,这才按下了‘门’铃。‘门’铃响过没一会儿,吕青曼就把‘门’开了。两人‘门’内‘门’外对视一眼,都掩饰不住对彼此的喜爱,脸上现出了真挚的笑意。

    “哎呀,不是不让你买东西嘛,怎么还是买了?”

    吕青曼埋怨着从他手里接过水果,把‘门’关上,引导他往客厅里来。

    客厅里空无一人。

    李睿纳闷的说:“叔叔还没来吗?”吕青曼笑道:“谁叫你来的这么早?不过呀,他也快过来了。你先坐着,我给你沏茶。”李睿忙道:“不用,不麻烦了,青曼,你别忙活了,过来坐下歇会儿。”

    重磅推荐【我吃西红柿(番茄)新书】

看过《一号红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