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一号红人 > 85.第84章:自知之明
    两人谁都不认识他,看到他后都有些愣怔。(www.kxs7.com)。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那老头见到宋朝阳后,毫不客气地问道:“你就是宋朝阳吧?”宋朝阳养气功夫很好,闻言也不生气,道:“我是,老先生您是?”老头哼道:“我是王斌他爸爸,我找你评理来了。”宋朝阳忍不住微笑说道:“你是市‘交’警支队的王斌的父亲?找我评理?”老头断喝道:“然!”宋朝阳笑了笑,道:“好,那您请进来,咱们屋里坐着说。小睿,快给老先生沏茶。”老头边往里面走边道:“小宋,可别叫我老先生,我可是一点都不老。我目前还是市人大政策研究协会名誉会长,同时也是咱们市计生协会的名誉副会长,仍算是在革命岗位上继续工作。市里离退休的老干部们都很尊重我,我也愿意在退休以后继续发挥余热。虽然比不了你们这些正当年的小伙子,可还是有些能力的……”

    李睿虽然从没见过这位老头,但已经从师父袁小迪那里知道,他既然是王斌的父亲,那他应该就是王用友、已退休多年的人大主任,眼看他自卖自夸的被宋朝阳请到里面,忍不住有些好气又好笑。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千万不能倚老卖老,尤其是在官场。要是在位的话,稍微卖一些,人家还卖你个面子;要是退下来,还想卖乖,那就对不起了,人家给你面子那是赏你的脸;人家不给你面子那是打你的脸,你也没办法。

    眼前这个王用友似乎就没有自知之明,已经退了那么多年了,仍然拿市里老干部自居,话里话外还威胁宋朝阳,这就实在太可笑了。宋朝阳可是有省委领导撑腰的,你王用友人脉再广,以你的年纪,还有谁能罩着你?说句难听的,能罩你的老家伙们早就都去西边找马克思谈主义去了,没有归西的也差不多该奄奄一息了,自身尚且难保,还会护着你?虽然啊,咱们中国人一般都尊老敬老,但要是你自己实在给脸不要脸,那也就别怪人家不敬你了。(www.kxs7.com)

    李睿跟进去给王用友沏茶。

    王用友斜了他一眼,道:“现在的风气真是不像话,用个秘书都要用这么漂亮的,干什么用?”李睿本来就对他厌恶之极,闻言更是腹诽不已,给他沏上茶水送到跟前转身就走。

    耳畔响起王用友故意拿大的苍老话语声:“小宋,我可是市人大主任位子上退下去的,我当主任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当村官呢。就算现在,你也只是市人大主任候选人,还需要人大常委会推选你为代主任,明年人大召开的时候才能扶正。我站在你面前,那是彻彻底底的老前辈,你服不服……”

    李睿出屋后关上‘门’,摇了摇头,心说见过不要脸的,可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也不知道他老了以后是不是没脑子了,还是仗着已经退休、在市里有人脉就胡说八道,竟敢跟市委书记这么讲话,不想活了吗?也太不把市委书记当官儿看了吧?也就是老板脾气好,要是自己啊,一拍桌子就让他滚蛋。

    他坐到椅子上,定了定神,开始给宋朝阳写那篇关于廉洁从政的讲话稿,写之前,先上网查看了下网上关于“廉洁从政”的新闻评论,做到心中有数,然后再集百家之所长,开始在电脑上敲起讲话稿。

    他本身就是文科类毕业,以前在水利局防汛办的时候也没少写材料,此时写起这种稿子来,驾轻就熟,几乎没有任何难度。(看小说去www.kxs7.com最快更新)加上师傅袁小迪之前对他的帮助,再加上刚才在网上的涉猎采集,那更是下笔如有神助。王用友从宋朝阳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写了一千来字。

    宋朝阳亲自把王用友送出去,李睿也跟着送,发现王用友脸‘色’铁青,好像是不怎么高兴。

    李睿跟宋朝阳回到屋里,清理掉王用友用过的水杯,低叹道:“这个老主任,真是倚老卖老,他也不想想,他还有什么资格那么嚣张傲慢?我看啊,王斌跟他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这就叫有其父必有其子。”宋朝阳冷笑道:“岂止是嚣张傲慢?他还威胁我,说如果我对他儿子的事情不网开一面的话,明年的人大会议上有我的好看。呵呵,我就不信了,他一个退休将近二十年的老家伙,还能影响我当选人大主任?”李睿说:“他就算有一批亲戚朋友同事,可是他都这个年纪了,他那些人脉还有几个在位的?就算有几个在位的,又有几个能是人大代表?他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他真有那个能力的话,直接去当省的书记好了。”

    宋朝阳听了似有所动,笑道:“我不会跟他一般见识的。我已经给足了他们父子面子,要是再不识趣,那就别怪我手段厉害。呵呵,对了,小睿,跟省城的青曼丫头谈得怎么样了?”李睿闻言微惊,‘揉’了‘揉’鼻子,讪笑道:“还行吧,每天都联系着呢。”宋朝阳说:“要抓紧,现在不抓紧,以后再想追求可就有难度喽。”李睿没听懂,道:“老板,这是什么意思?以后怎么就有难度了?”宋朝阳笑着摆手,道:“以后你就知道了。但是现在,你必须要抓紧。不然的话,青曼被别人抢走,你可就等着后悔去吧。”李睿讪笑道:“好,我一定抓紧,可是这事也不能急啊……”

    下班后,宋朝阳又工作了一阵。李睿趁机把讲话稿完成,加工润‘色’了好几遍,觉得没有问题了,拿进去给宋朝阳看。

    宋朝阳看了以后,点头赞道:“嗯,不愧是政治系毕业的高材生,这讲话稿写的是四平八稳啊。嗯,别的地方都不用修改,直接用就行了,但是呢,有一些美中不足……让我想想,这样,你再加两点意思进去,一是强调廉政的重要‘性’,二是重点强调市委对于反贪腐的决心,所用笔锋不妨犀利些。大不了不合适再改嘛。”李睿说:“好,我明白了,我再改。”宋朝阳起身道:“今天就先这样吧,走,咱们去吃饭。”

    吃完饭,两人回宾馆的路上,宋朝阳说:“本周末跟我去趟省城,我跟省委领导汇报下工作。”李睿自然是说好。宋朝阳笑道:“顺便,你也跟吕青曼见个面。天天打电话也不行,该见面了必须见面……”

    两人来到贵宾楼,正好撞上李晓月。宋朝阳就把李晓月叫到房间里,当着李睿的面,仔细问询了下有关张纪龙的恶迹。李晓月顺便告诉宋朝阳,举报信已经写好了,随时可以发,至于报警电话,不知道该怎么打,要请他指示。

    三人谈到九点多,李睿与李晓月同时告辞出来。

    李晓月热情的请李睿去她那坐会儿,李睿还想着袁晶晶的约定,就婉拒了。

    从宾馆出来后,李睿照例是找个僻静地方,先给吕青曼打去了电话。两人亲亲密密的聊了一阵子,李睿告诉她,周末可能陪宋朝阳去省里,有时间就去看她。吕青曼听了很高兴,嘱咐他到了就给她打电话。这通电话打完,李睿忽然恨不得现下就见到吕青曼,看看她那娇羞如‘玉’的瓜子脸,听听她那婉约温柔的话语声,品品跟她在一起畅谈的温馨感受……还好,这天离周末也不远了,没两天就能见到她,想到这儿,心里那股子相思之情才稍稍减退。

    打完这个电话,李睿拦了辆出租车,赶往袁晶晶家里,怕她摆自己一道或是家里情况有变,没敢打电话,发短信给她:“我这就过去了,没变化吧?”袁晶晶很快回复:“你来了不就知道了?”

    李睿看到她还是用上次那种引‘诱’的语气跟自己说话,气得乐出来,心想,老子上次‘色’‘迷’心窍才被你所趁,这一次,说什么也不会上你当了。想着这个‘女’人‘奸’狡如狼、滑溜似狐,自己跟她打正面阻击战的话很难是她的对手,忽然想到自己唯一胜过她的那一次,就是用强,心头嘀咕,难道这一次还要用强才能压住她一头?

    当然了,在他心里面,这一次所谓的用强,不再是强暴了,而是一种征服袁晶晶的手段。袁晶晶说得很对,现在他地位高高在上,不能出任何差错,真要是强暴了她,反过来被她要挟住,滋味一定很不好受。必须要爱惜羽‘毛’啊,毕竟不是每只麻雀都能变成凤凰的!

    来到袁晶晶家所在别墅区的‘门’口时,李睿忽然间想起刚刚通过电话的吕青曼,自己跟她也算是开始谈恋爱了吧,如今却背着她跟别的‘女’人纠缠,是不是有些对不起她?但这个念头一晃而过,暗想,袁晶晶是我的仇人而不是我的情之人,我这次过来找她,也只是跟她斗上一斗,未涉猥亵,相信吕青曼应该不会怪我的。这么想着,才大着胆子迈步走进小区。

    重磅推荐【我吃西红柿(番茄)新书】

看过《一号红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