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一号红人 > 82.第82上:恼羞成怒
    李睿纳闷的说:“冯局长,这件事跟您没关系吧?您可不要往自己身上揽脏水。(看小说去www.kxs7.com最快更新)”冯卫东叹道:“怎么跟我没关系呢?他王斌犯了这种错,我这个当局长的也有失察之责,要不然,我为什么也跟着过来跟书记赔罪呢?”说完笑道:“小睿,你就看在你跟我儿媳‘妇’是老同事的份上,把话直说了吧。我知道给领导当秘书,第一要务就是把嘴巴管好。可咱们这也不算外人是不是?你就说了吧。以后需要老哥哥帮忙的地方,那是没话说。”李睿忙道:“冯局长,你这话不是太见外了?我跟谁保密也不能跟您保密是不是?那我就直说了吧,宋书记的意思是,念在王支队长以往辛勤工作的份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因此不想处罚他太狠。但宋书记也需要一个台阶下。所以,最好的解决办法是,王支队长自己站出来认错领罪,向平原水泥厂那边道歉,宋书记再略微惩处他一下,这事就算完了。”冯卫东兴奋地说:“王斌今天不就是来认错了吗?”李睿说:“是啊,可是要看他认错态度怎么样啊。”

    过了一会儿,宋朝阳办公室的‘门’开了,王斌脸‘色’悻悻的走出来。冯卫东急忙起身过去,拉着他就往外走。

    李睿见王斌没把‘门’关好,就起身走过去关‘门’,刚刚碰到‘门’把手,还没来得及拉回来,宋朝阳已经看到了他,便出言把他叫了进来。

    宋朝阳似乎正在生气,急需找人倾听牢‘骚’,等他一进来就冷笑道:“知道这个市‘交’警支队的老大是怎么跟我说的吗?”李睿又没有顺风耳,到哪里知道去,也明白宋朝阳这么问只是个过渡,并不需要自己回答,自己只需跟说相声里捧哏的一样说一句“怎么说的”就行了,于是就道:“他怎么说的?”宋朝阳冷笑道:“他竟然跟我讨价还价。(www.kxs7.com最快更新)一开始,他说,我有错,但是错不算大,局里给我个行政警告处分行不行?我听了没理他。这个家伙又说,要不……给我个行政记过处分?我讽刺他说,你在跟我商量吗?他看我这么说,脸上挂不住,说,我好好写个检讨,再来一个行政记大过,就够了吧?哈,你听听,他说的这都是什么话?这是他一个副处级的市‘交’警支队支队长跟我这个市委书记说的话?我给他们父子面子,想不到,他们竟然这么敷衍我,难道真以为我宋朝阳是好糊‘弄’的?哼哼,用句明末抗清名将袁崇焕的名句,‘你道本部院是个书生,本部院却是个将首’。”

    李睿暗叹口气,道:“确实,您千方百计地给他们父子考虑,他们父子却没有为您考虑,竟然还想着糊‘弄’您。犯了这么大的罪过,想拿警告记过搪塞,当是过家家闹着玩吗?我都看不下去了。”

    话音未落,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接着响起了冯卫东的说话声:“宋书记,您在吗?我是冯卫东啊,想跟您谈一谈。”

    宋朝阳冲李睿点点头。李睿走过去把‘门’开了,请冯卫东进来,顺便出了屋去。

    他刚刚坐下,桌上电话机就响了起来,拿过来接听,是纪委书记肖大伟打来的。肖大伟询问宋朝阳有没有空,李睿说冯局长在里面。肖大伟说:“好吧,那等他有空了,你告诉我一声。财政局副局长刘月军那件事搞清楚了。”

    刘月军,一向被市长孙耀祖与常务副市长贾‘玉’龙所看重,可是到了现在,眼看就倒在了副书记于和平的暗刃下。李睿想到这个,再想起于和平跟孙耀祖的矛盾,暗暗叹息,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等冯卫东走后,李睿给肖大伟打去电话,他很快就上来了。(看小说去www.kxs7.com最快更新)

    李睿跟进去给他沏茶,听他跟宋朝阳汇报:“书记,已经查清楚了,刘月军在组织部对财政局班子成员考察的期间,确实存在营‘私’舞弊的行为。他请财政局的下属们吃饭也是证据确凿,共‘花’费八万多元。这些‘花’费的票据,他通过代理局长所拥有的权力,全部签了字,走公费报销。他自己没出一分钱。”宋朝阳说:“只有这些?”肖大伟说:“嗯,就查到这么多。”宋朝阳说:“他慷公款之慨,行一己之‘私’,由此可以看出他的品行,也能想到他平时的所作所为。我的意见是,先把这个人停职,然后继续调查,查他的工作、生活、家庭、亲友,争取能查到他更多违法‘乱’纪的问题。我们绝对不能对这种贪腐分子姑息纵容。”

    当天,宋朝阳没有出去调研,留在市委里面,召开了一个临时书记办公会。他叫来了市长孙耀祖、副书记于和平、纪委书记肖大伟,外加秘书长杜民生,在会议室召开书记办公会,会议由李睿做记录。

    宋朝阳的意思是,由市委组织召开一个全市县处级党政主要负责人廉洁从政情况汇报会,再次强调廉洁从政的重要意义。这种提法自然没人反对,众人都表示支持。会上众人对这次会议的细节进行了讨论,最后拟定了一个全面细致的会议‘操’作大纲。

    会议结束后,杜民生把组织这次会议的细节工作分派下去,至于李睿,迎来了给宋朝阳做秘书以来第一次写讲话稿的重要时刻。

    按预定,宋朝阳将会出席这次会议并主持,以彰显这次会议‘精’神的重要‘性’。不管怎么说,他都要讲话。本来他可以出口成章的,可能是为了锻炼李睿,特意嘱咐李睿写这次会议的讲话稿。时间上倒很宽裕,因为这次会议召开前期还有许多准备工作要做,要开起来怎么也得下下周去了,所以李睿有大把的时间去酝酿、润‘色’他这第一次献给领导的讲话稿。

    晚上回到青阳宾馆后,李睿把一张中国移动的非记名手机卡递给了宋朝阳。这张卡是他趁午饭后宋朝阳休息的时候出去买的,往里充了两百元钱,估计宋朝阳可以用一段时间了。至于这两百块话费,自然无需自己出钱,走报销就是了。没人会多嘴问市委书记秘书打多少话费的小事情。

    李睿陪他呆了会儿,九点多的时候就起身告辞。

    他从楼里下来,找到贵宾楼前台,询问李晓月今天晚上有没有来上班。前台‘女’服务员告诉他说,李晓月这一周都要晚上值班,现在应该在她自己的办公室里。

    李睿便前往宾馆主楼,几分钟后果真在李晓月办公室里找到了她。李晓月见到他很高兴,要给他沏茶倒水。李睿婉拒了,把宋朝阳的吩咐跟她说了。

    李晓月闻言皱眉道:“写举报信和打报警电话都没问题,可就怕警察来了后查起来,把事情闹大了,我们姐妹跟着丢人。”李睿说:“放心吧,宋书记会有安排的,绝对不会把这件事闹大。我觉得,警方应该会暗地里查访。”李晓月道:“那就行。我这就去跟那几个可怜妹子说说,明天给你个信儿。”

    从青阳宾馆出来,李睿没有立时坐公‘交’回家,而是先给远在省城的吕青曼拨去了电话。

    两人亲密的聊了一阵子,对彼此的感情似乎又深了一层。吕青曼嘱咐李睿早点回家洗澡休息,更是让他感受到了浓浓的关怀之意。

    李睿本来是想听吕青曼的话早点睡觉的,可是看到董婕妤家还亮着灯的时候,心念一动,不自禁的又过去敲‘门’了。

    ‘门’开后,董婕妤兴奋地说:“看我今天不杀你个十比零!”李睿苦笑道:“美‘女’你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至少让我赢一盘啊。”董婕妤说:“少废话,快过来,棋盘我都摆好了。”

    两人来到客厅里沙发上坐下,坐在棋盘两边,这就厮杀起来。玩了十来把之后,董婕妤玩得兴起,索‘性’把那修长白嫩的大‘腿’收起来,盘‘腿’坐在了沙发上,与李睿正面相对。两人越玩越兴奋,董婕妤连赢数把,更是得意的忘记了形骸,坐姿就更不讲究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李睿终于赢了一把,很高兴的抬起头哈哈大笑起来,就在抬头的一刻,忽然瞥见对面的董婕妤睡裙大开,‘露’出了‘腿’间的缝隙不说,还极为明显的‘露’出了藏在最里面的玫瑰红‘色’小‘裤’。虽说没有‘春’景大泄,却也是‘欲’隐‘欲’现,引人入胜。

    李睿看到这一幕,脑袋里轰的一声就炸开了锅,再也无法保持淡定了,也无法沉浸在单调无聊的跳棋游戏里了,只觉得全身发热,脸皮发烧,心中也纳闷,明明是她‘露’怯,为什么自己也跟着难受?

    李睿这瞬间的迟滞还有表情上的细微变化被敏锐‘精’细的董婕妤捕捉到视线内,她低头看了下,脸上立时罩了层寒霜,也没说话,忽然间抬起右‘腿’就朝李睿身上踹过去。李睿想要闪躲,哪里来得及,被踹了个正着,又正值心神不定的时候,这一脚直接把他踹倒在了地板上。

    重磅推荐【我吃西红柿(番茄)新书】

看过《一号红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