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神道丹尊 > 第64章 轻松控场


    “这不是打你的人?”端木长风也是一愣,更有点不满,既然不是,你丫干嘛一进来就指着这人呢?

    “不是!”郭定权也很郁闷啊,你既然不是凌寒,干嘛要坐在这里呢?他看向金无极,道:“原本坐在这里的人呢?”

    金无极可不笨,立刻反应了过来,被凌寒坑了!

    这小子得罪了这两个人,刚好自己要他让位,结果这小子趁机下套,把他给坑惨了。

    该死的小畜牲!

    “凌寒!”他大吼道,“给我滚出来,我要杀了你!”

    凌寒?

    端木长风一听,顿时也在心中升起了杀机,这是一个让他蒙受奇耻大辱的小辈!他这样的老狐狸当然立刻就反应过来,他和金无极都被凌寒耍了。

    刷,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向了凌寒。

    凌寒端坐,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也是毫不紧张,他喝了口酒,却是不免怀念起上一世来,那时他喝的可都是最上等的美酒,绝不是这种所谓的“佳酿”可以比拟。

    金无极暂时没有与郭定权算帐的意思,再说了,对方有端木长风在,这可是涌泉境的强者,实力不知道超过了他多少倍。

    他看向凌寒,双手握拳,满脸汤汁再加上撞击时流出的鲜血,那模样又是凶狠又是狰狞,简直可以吓坏小孩子。

    “哦,你在耍我们!”金无相这时才反应过来。指着凌寒大叫。

    “哈哈哈哈!”不少人忍不住大笑,果然龙生九子各有不同,这金无相真是草包一个。跟金无极简直不像是一个爹妈生出来的。

    “你还真是胆大包天!”端木长风森然说道,居然敢把他都算计了进去,这小辈绝对是活得不耐烦了。

    见端木长风开口,金无极便闭上了嘴,显然对方也跟凌寒不对付,而人家是涌泉境,地位远在他之上。就算是报复……那也得排着队来。

    端木长风大步向着凌寒走去,眼神冷冽。他已经下定决心,就算是诸禾心和张未山一起过来,他也绝对不会饶过这个小辈。

    郭定权紧紧跟随,嘴角则是带着冷笑。这小子连他的师父也敢坑,这下绝对死定了。

    端木长风走得并不算快,但一脚踏下去,整个大厅都是微微一颤,显示出了这位丹剑双绝此时心中的盛怒,任戚永夜身为四王子,此时也不敢开口相劝。

    凌寒该怎么办?

    他之前那一手确实玩得漂亮,同时坑了两方的仇人,可无论是端木长风又或者是金家。又有哪一个是好惹的?

    众人都是好奇,凌寒怎么也不该是这样的笨蛋啊。

    刘雨桐立刻站了起来,护在了凌寒身前。

    可她立刻被凌寒轻轻推开。只听凌寒不紧不慢地道:“四风起、天云乱,虎鹤双形,造无极!”

    吱!

    端木长风立刻脚下一顿,整个人好像遭到了晴天霹雳,一副见鬼的模样。但只是一瞬间之后,他立刻露出了激动之色。身体都开始发颤了。

    这是荡云剑法第八式的口诀!

    荡云剑法可是玄级中品武技,是他从一座古墓得到的秘藉中学到的。可惜因为年代太过长久,最后两式剑法的部份已经腐烂掉了,第八式只有一句口诀,还有一幅图例,而第九式干脆连名字都没有。

    他可以将诸禾心和张未山不放在眼里,便是因为荡云剑法!

    三人的修为都是涌泉三层,可因为荡云剑法,便是诸禾心与张未山联手也非他之敌。可也正是这套剑法的威力强大,他做梦都想得到剩下的两式。

    因此,凌寒念出了荡云剑法的口诀,让他如何能够不激动?

    “你、你知道?”端木长风颤声说道。

    “自然!”凌寒点了点头。

    “你会教我?”老家伙满脸的期盼。

    凌寒一笑,道:“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端木长风想了不想,道:“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无论是什么丹药,又或者修炼资源,我都可以给你!”

    嘶!

    四周诸人都是摸不着头脑,刚刚端木长风还恨不得将凌寒杀了,怎么突然就态度大变了?这是在变戏法吗?

    “师父——”郭定权急了,这小子使得什么邪法?

    凌寒指了指金无极兄弟、又指了指郭定权,道:“这三个家伙,我看着不顺眼!”

    “好!”端木长风这种老江湖自然知道凌寒是什么意思,二话不说,一把拎起郭定权,一个飞掠已是来到了金家兄弟跟前,左手横推,一股无可抵抗的大力涌力,金家兄弟顿时扑倒于地。

    嘭嘭嘭嘭,端木长风拳打脚踢,尽情蹂躏着三人。

    众人都是目瞪口呆,仅仅只是说了几句类似口诀的话,端木长风居然就成了凌寒的手下一般,叫他干嘛就干嘛?

    他们都对凌寒升起了强烈的佩服,无论是郭定权还是金家兄弟,甚至端木长风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

    金家兄弟就郁闷了,郁闷到了骨子里。

    你说他们跟端木长风有什么仇、什么怨?之前还被老头莫名其妙地揍了一顿,那还可以说是误会,被凌寒坑了,但这次呢?

    可一位涌泉境强者出手,他们除了挨打还能怎么样?

    戚永夜则是脸皮抽搐,自见到凌寒能够把刘雨桐泡上,他就知道这家伙很不一般,但牛逼到这个份上仍是让他大吃一惊。

    端木长风可不是涌泉境强者这么简单,他还是一位玄级下品丹师,在整个雨国都是小有名气,便是灵海境强者见了他会客客气气。

    可说得难听点,他现在跟凌寒的手下有什么区别,叫他干嘛就干嘛,哪有玄级丹师的尊严、涌泉境强者的骨气?

    但是,如果与凌寒交好关系的话,是不是可以将端木长风收为己用?

    大王子只是交结了郭定权就让他无比被动,他要能够招揽到端木长风的话……那他的地位将无比稳固,谁也无法阻止他继承王位!

    而当诸禾心和张未山姗姗来迟的时候,看到的便是眼前这一幕——端木长风像是发疯似地在揍自己的徒弟和金家兄弟,而本该是他们施救的对象,凌寒却是悠悠闲闲地坐着,一边还在喝着酒品着菜。

    这闹得是哪样啊?(未完待续)

看过《神道丹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