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神道丹尊 > 第63章 擦,打错人了
    凌寒的嘴角不由地浮起了一抹笑容,道:“你确定要这个位子?”

    “哼,这本就是我的位置!”金无极冷然说道。

    “好,既然你要,就让你。”凌寒很爽快地站了起来。

    噗!

    不少人顿时喷了出来,因为这前后的差别也太大了呀。

    之前凌寒在大王子面前连丹剑双绝的弟子也敢揍,可现在却怂了!

    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

    别说他们不可思议,便是刘雨桐也是一万个不理解,在她的印像中,凌寒虽然看起来冷静平淡,可内心却是比任何人都要骄傲。

    他怎么会妥协的?

    真要开战的话,她足以敌下金无极,而就算金家出面,凌寒不是还有天药阁这样一尊庞然大物站在后面?整个雨国,有哪个势力敢得罪天药阁?

    没有,绝对没有,因为这个庞大的势力不止是在雨国,在北荒九国中都拥有分店,无论是财富还是实力都是无比惊人。

    你想,武者修炼离不开丹药,而人家就是开丹药店的,坐镇的高手难道还会少了?

    以诸禾心对于凌寒的尊重和敬畏,简直把他当成老师了,要是金家敢对凌寒不利,他肯定会发动雨国天药阁的力量将金家给推平了!

    既然如此,他干嘛要怂呢?

    凌寒伸出手挽着刘雨桐,小妮子的俏脸上顿时浮起了迷人的红晕,哪还有丁点冰山美人的模样?

    擦!

    看到这艳光四射的绝色美人,众人都是嫉妒得眼红,恨不得将凌寒抓着刘雨桐的手给剁了。

    刘雨桐完全没了念头,只觉脚下似乎踩着云似的,跟着凌寒来到了后面的桌子坐下,虽然凌寒已经收回了手,可她仍是没有回过神来,只觉心扑腾扑腾跳得厉害。

    “等着看好戏吧。”凌寒凑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刘雨桐这才一凛,道:“什么好戏?”

    凌寒用嘴呶了呶前面,道:“你可别忘了,刚才那个郭什么的可是去搬救兵了。”

    “你是在坑金无极?”刘雨桐明白过来了。

    凌寒笑了笑,道:“我可是问过他了,是不是非要那个位子,他自己说要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刘雨桐不由地抿嘴娇笑,但立刻又皱了下柳眉,道:“端木长风应该不会那么鲁莽吧?”

    “我赌他昨天就憋了一肚子的气,而郭什么的回去后肯定会加油添醋,老头的火必然奇大。而且,我揍那郭什么的时候,根本就没说话,直接出的手。”凌寒笑道,“所以,那老家伙也有很大的可能会这么做。”

    “那端木长风发现自己出手失误后,肯定会再盯上你的。”刘雨桐柳眉又皱。

    “我想,那时候诸禾心和张未山也该来了。不过,就算他们没来,我也有办法对付那老头。”凌寒露出自信的笑容,因为诸禾心跟他说过端木长风的事情,老头号称丹剑双绝,这剑便是“荡风剑法”,为玄级下品武技。

    可老头只能使用七式,但完整的荡风剑法却有九式!

    老家伙得到的剑谱应该是本残篇,因此最后两式没能学到。

    恰好,凌寒手里就有完整的荡风剑法,因此他是吃掉了对方。

    刘雨桐肯定被凌寒带坏了,俏脸上不由地露出期待之色。

    因为凌寒的“没骨气”,让众人都是羞与其为伍,没有一个人再与他说话,而金无相则是频频回头,对着凌寒露出挑衅的模样,脸上更是露出鄙夷之色。

    他原以为凌寒必然会嘴硬,那么哥哥就有借口出手将凌寒重创,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如此欺软怕硬。

    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逃过一劫?

    金无相在心中冷哼,只要宴会结束,出了四王子府邸的大门,金无极便会出手,狠狠地教训凌寒一顿。

    ——四王子的面子还是要卖的。

    凌寒的这番退让,连戚永夜也没有想到,也同样对凌寒生起了鄙夷,因此也不愿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他按照原计划,向众人展开了游说,希望可以让众人投到他的麾下。

    “师父,就是他!”

    没过多久,只听一个充满怨恨的声音响起,郭定权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大厢厅的门口指,向着厅内一指。

    众人都是回头,但只觉眼前一花,一道人影已是飞掠而过,速度快得惊人。那是一个灰袍老者,背上负着一口剑,身形一闪之际已是出现在了金无极的身边,然后伸出手,抓在了对方的脖子上,狠狠地往下一按。

    嘭!

    这力量奇大,生生将这张长桌撞成了两断,而此时酒菜都已经上课,顿时酒水汤汁全部淋到了金无极的脸上。

    无枉之灾,绝对是无枉之灾。

    金无极哪会想到有人竟会突然对他出手,而且还强大得离谱,让他连一丝反抗之力都没有,糊里糊涂就遭了殃。

    “哈哈哈哈人,你狂啊,你再给我狂啊!”郭定权跑了过来,对着金无极的屁股就是几脚踹了过去,他满脸狰狞,恨不得杀人一般。

    金无相愣了一下,才知道叫道:“你们为什么要打人?”委屈得不行。

    因为向来只有他们金家兄弟随意欺负别人的份,可今天他哥哥居然被两个素不相识的人给打了,这让他怎么也反应不过来。

    郭定权看了他一眼,只觉对方陌生无比,根本不是那个冰山般的美女,不过他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继续对着金无极不断地踹脚。

    当事人两边,一方是误会了,另一方则是一头雾水,可其他人却是反应过来了——郭定权把他的师父丹剑双绝端木长风给请来了,却是误中副车!

    可怜的金无极,莫名其妙就被痛揍,想必此时正郁闷得不行吧。

    难怪凌寒刚才会把位置让给金无极,原来他早就决定要坑人了。

    擦,这家伙真是太阴险了!

    见金无极还在挨揍,而金无相则是满脸的茫然失措,不少人忍不住笑出了声来,而这笑声也是越来越大,终于感染了所有人,每个人都是捧腹大笑。

    郭定权也终于感到不对了,他将金无极翻了身,看到那张被汤汁糊满的陌生脸庞,他不由一怔,道:“你是谁?”

    噗!

    金无极顿时喷出了一口怒血,你他玛的不认识我,那打我干嘛?还打得那么狠!他招谁惹谁了?

    “不管你们是谁,我都要你们付出代价!”他怒吼道。

看过《神道丹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