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神道丹尊 > 第60章 高坐于上

  
      凌寒的原则很简单,你不来惹我,那我也不会来惹你,可你若是不开眼,那就要做好承受他怒火的准备。
  
      “你几次三番招惹我,以为我好欺负吗?”他冷冷说道。
  
      金无相真是哭死的心都有了!
  
      中午是他被抽飞的,现在也是他被扇了耳光,全是他在吃亏好不好?你丫居然还敢这么说,天底下可真没有道理了!
  
      ——当然,他是绝不会反省两次都是他在挑衅在先。
  
      “你现在尽管得意,等下我哥来了,有你好看的!”金无相厉声说道,他相信自己的哥哥一定会给自己出气。
  
      啪!啪!啪!
  
      凌寒连抽了他三四记耳光,丝毫没将对方的威胁放在眼里。
  
      “我等着!”他抛下一句话,然后与刘雨桐、戚瞻台一起进入了府邸。
  
      “你这家伙怎么比我还能闯祸呢?”七郡主哀声叹气,“这下可闯大祸了,那可是金家的小子,虽然不成器,但他的哥哥可是金无极啊!”
  
      “我不是跟你说过金无极有多么厉害,你却还要惹他!”
  
      “哎,我得赶紧通知师父,让他给你收拾残局,我才不管理。”
  
      凌寒在她的小脑袋上敲了一记,道:“若非你存心不良,没有给我请帖,会有这么多的事情?”
  
      “什么存心不良,你可不要冤枉好人!”戚瞻台连忙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这个罪名她是打死也不能背下的,“人家只是忘了,忘了不行吗?”
  
      “刘姐姐,你说是不是?”她又向刘雨桐撒娇道。
  
      刘雨桐冷漠依然,让戚瞻台看得双眼直冒光,只觉这位姐姐太有个性了。
  
      三人来到主厅,这里已经摆上了近百张桌子,但不是一般的那种圆台,而是小长桌,最多只能并排坐上两人。这是一人一席,如果带了同伴的话,那么两人一桌也不嫌窄。
  
      这些桌子每五张一排,从里到外,一直到主厅的门口处,显然,位置越是靠里,表明身份越高。现在这些桌子已经被占得差多了,除了第一排还有一张空着外,剩下的空位就在十排以后了。
  
      “你随便找个位置坐吧。”戚瞻台说道,嘴角则是微微上勾,露出狡黠的笑容。她给凌寒出了一个难题,倒要看看这个家伙会坐在哪里。
  
      因为靠前的地方只有一个位置了,但这可是第一排,只有最强的年轻一代才有资格坐在那里——凌寒的修为显然差太多了。
  
      可凌寒若是乖乖去后面的位置坐下,这就代表他的心志不够高,随便就屈从了。
  
      凌寒却是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点了点头,想也没想便向着第一排走去。
  
      他虽然放下了前世的荣耀,可他依然拥有一颗强者的心。
  
      既然第一排还有位置,那么他自然只会坐在那里。
  
      戚瞻台吐了吐舌头,心道这下可有好戏看了,但她总算没有玩过头,立刻召来一名下人,让他去天药阁通知张未山,否则事情闹大了就不好收场了。
  
      “嗯?”“咦?”“啊!”
  
      看到凌寒大步向前,一排排已经就坐的人都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心中都是涌起同一个想法——这家伙是谁呀,看样子是要坐第一排了。
  
      可第一排的五个位置,四张已经被人占据,空着的一张其实也有主人了,只是还没有来而已。
  
      那是金无极的。
  
      这家伙是白痴吗?连金无极的位置也敢抢?
  
      “有意思!”第一排的四个人都是露出笑容,有的充满了嘲讽,有的则是在嘴角勾起了笑容,倒要看看这小子是自大狂还是真有点实力。
  
      不过,很快他们的目光都是集中到了刘雨桐的身上,这少女真是太美了,虽然有些冷,可这也是一种气质!而且,她好强!
  
      难道,她才是正主,前面那小子只不过是她的仆从?
  
      嗯嗯嗯,这才合理。
  
      我噗!
  
      但四人差一点就喷了出来,因为他们已经看到凌寒大模大样地坐了下来,而刘雨桐却是坐在了侧边,如此一来,谁主谁从一目了然。
  
      真是不可思议,如此冷艳绝美、又实力强大的女子,居然只能坐在这小子的下方,他究竟是什么来头?
  
      一定是哪家豪门的传人,否则也不敢抢了金无极的位置。
  
      “哈哈哈哈,让各位久等了!”朗笑声中,一名身材修长的男子大步从主厅的里门中走了出来,龙行虎步,有王者之风。
  
      这不是实力上的王者,而是一种自信。
  
      “参见四王子!”
  
      众人都是纷纷站了起来,主人出场,客人当然也给面子的。
  
      四王子独坐一桌,位置最靠里,而他是面向门口,不像其他人都是面对墙壁。
  
      “坐,大家都请坐!”四王子戚永夜目光一扫,发现第一排竟是出现了一张陌生面孔时,不由地心中一愣,这丫是谁呀,怎么就把金无极的位置给抢了。
  
      但他的目光很快就扫到了刘雨桐的身上,心中却是掀起了不小的浪头。
  
      他也是虎阳学院的人,自然认得这位刘家的贵女,可她居然坐在了凌寒的下首,这这这这,你让戚永夜如何能够不大吃一惊?
  
      可他毕竟是四王子,城府当然深厚,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异色,只是目光在刘雨桐的身上多停留了一会,这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怀疑,因为这很正常,她太美了,是个男人都会多看两眼。
  
      “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戚永夜露出笑容,自信从容,尽显他的王者之气,他指着第一排左首第一个人,“这位是李冬月李兄,石狼门门主的亲传弟子!李兄,好久不见,差不多要突破涌泉了吧?”
  
      李冬月哈哈一笑,道:“四王子你就不要取笑我了,连你都没有跨入涌泉境,我又怎么有资格呢?”
  
      “李兄真是太谦了!”戚永夜指向左首第二人,“这位是百里腾云,百里门主的公子。”
  
      百里腾云非常年轻,差不多就十七十八的模样,他有点酷酷的,只是用鼻子哼了下,算是打过了招呼。
  
      戚永夜也不以为忤,继续介绍:“接下来这位是夏重光夏兄,来自扶阳镇,年仅十八,并没有参加上一届的大元比武,但相信这一届定会大放异彩。”
  
      “这位是刘余刘兄,与夏兄一样,都是十八岁,本王子同样看好刘兄的表现。”
  
      “还有这位——”戚永夜的目光停在凌寒的身上,语声一顿,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不过他并不尴尬,只是含笑看着凌寒,似乎在期待凌寒做一下自我介绍。
  
      他也确实好奇,凌寒究竟是什么身份,居然可以让刘家贵女在一边伺候着。

看过《神道丹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