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神道丹尊 > 第56章 谁稀罕你的丹方
    这么年轻!

    无论是武道还是丹道,虽然从来不缺少天才,可凌寒才多大?

    十七岁?十八岁?

    就算他生下来就开始钻研丹道,又能有几年的经验?而哪个丹道大师不是通过炼制大量的丹药来积累经验,最终才确立了自己的地位?

    “不知小友是哪一丹道世家的传人?”张未山十分客气地道,他对诸禾心太了解了,知道对方不可能开这样的玩笑。

    “无门无派。”凌寒说道,他本身就是丹道帝王,怎么可能是谁的传人。

    张未山更加惊讶,而端木长风则以为诸禾心一定是在开玩笑,丹道最重要的就是传承,比如丹方,没有师父、家族传授,你怎么得到?

    靠自己琢磨?开玩笑了,所有的丹方可都是一代代人积累下来的,想要靠自己研制出新的丹药来,那终其一生也许可以鼓捣出一两种来——效果那就完全不能保证了。

    “张老头,你先把回天丹的方子拿出来。”诸禾心催促道,他相信只要凌寒一出手就能把这两个老头吓得屁滚尿流。

    张未山微微犹豫,哪怕回天丹的方子残缺了,那也是珍贵之极,是他费了好大的代价才购来的。这就好像武学秘笈一样,谁会轻易示人?

    “张兄,不可!”端木长风立刻摇头,即使他这样的大人物为了一睹这张丹方都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而且这还是因为他是在帮忙共研回元丹,否则要付出的代价更大。

    这小子又是什么东西,能够轻易便睹丹方?

    张未山看向诸禾心,他不是不信任这个知交好友,可问题是,凌寒实在太年轻了,让他感觉太不靠谱了。

    “张老头,你不相信我?”诸禾心生气了,这可是真正的丹道大师,连他都恨不得拜在门下,只是凌寒根本看不上他罢了。

    可端木长风居然敢怀疑凌寒的能力,认为对方没有资格看丹方,这岂能不让他怒火直冒?

    若非看在张未山的面子上,他都有和对方单挑的冲动。

    张未山皱着眉,从心底来说,他当然愿意相信诸禾心,毕竟是几十年的知交好友,他怎么可能不了解对方。但凌寒确实太年轻了,年轻得没有一丁点丹道大师的风采。

    “好!好!好!”诸禾心将张未山的犹豫看在眼里,气得胸膛直抖,道,“张未山,既然你不相信我,我今天便与你绝交!”

    “诸老头!”张未山大惊失色,诸禾心连绝交的话都说出来了,可见对方有多么生气。他连忙摆手,道:“你别生气,我拿出来还不行吗?”

    “不用勉强了!”诸禾心哼了一声,在他眼里凌寒那是高高在上的丹道帝王,张未山这样的态度早失之敬意,让他觉得愧对凌寒,哪还有脸面再让凌寒帮助补完丹方。

    “凌小友,这次真是对不住了!”老头向着凌寒惶恐地说道。

    凌寒摆了摆手,然后看看端木长风,道:“你以为,我会将一张回天丹的丹方放在眼里?哈哈,那我报些药名出来给你们听听。”

    “紫熏叶、千花果、无风草……”他一口气说出了十几个药材的名称来。

    端木长风听得是莫名其妙,这都什么跟什么,可张未山却是脸上不断地变色,双手也跟着颤抖起来,眼神都变得直了。

    他如何不知道,这正是回天丹丹方上的材料,只是有三味材料的名字已经看不清楚了,有一味材料的份量配比也模糊不可见。

    凌寒别的药材名不报,每一样都是丹方上的,甚至还多了三味,这意味着什么?

    对方掌握了完整的回天丹方子!

    可笑啊可笑,他居然还在小气,不舍得将一张残缺的丹方拿出来,真是让他脸红得直想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张未山有眼无珠,还请小友恕罪!”张未山向着凌寒重重地一揖,头低垂到了凌寒的腰间,可见这一礼有多么重了。

    凌寒不为所动,他好心来指点对方,却受到了如此怀疑,自然不会让他高兴。

    端木长风更觉这两个老头都是疯了,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忽悠得团团转。他哼了一声,道:“小子,老夫不知道你耍赖了什么花样,但想要骗倒老夫却是万万不可能的。”

    “端木兄,请回吧!”张未山却猛地直起身体来,向着他冷冷说道。

    什么!

    端木长风差点跳了起来,你丫的脑袋被驴踢了呀,刚才还跟老子同一条阵线,现在居然调过枪口对准老子了,没有你这么过河拆桥的。

    “张兄,你这是什么意思!”他也表情冷然。

    “你给的那些东西,等下我会让人送回去,现在这里不欢迎你!”张未山漠然说道,他差点被对方所蒙,险些错失了一个丹道大师,这让他岂会对端木长风再有什么好感——都恨不得咬上对方两口!

    于丹师而言,再没有比修复古丹方更为荣耀的事情了。

    “好!好!”端木长风脸色铁青,他堂堂丹剑双绝,地位何等尊崇,现在居然被人下了逐客令,而且还是因为一个毛头小子,让他岂能不勃然大怒?

    他一甩袖子,夺门而去,临出门目光扫过凌寒,充满了冷冽。

    显然,他将这一切都怪在了凌寒头上。

    还真是无枉之灾,凌寒摇了摇头,对方是涌泉境,暂时不是他可以力敌的,不可大意。

    “诸老头,现在你满意了吧?”张未山笑道。

    “算你识相!”诸禾心先冲着张未山瞪了一眼,毕竟是几十年的老交情,他刚才也只是说了气话、急话。他走到凌寒面前,长长地一揖,道:“小友,老朽再跟你陪个不是。”

    “老夫也是。”张未山同样再做一揖。

    只是他的态度仍不能与诸禾心相比,因为诸禾心自称“老朽”,而他却是“老夫”,还是拿了些架子。

    可一边的戚瞻台却是看目瞪口呆,师父居然为了凌寒将“丹剑双绝”的端木长风都赶跑了,而且还结下了梁子,这小子也太牛逼了吧。

看过《神道丹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