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神道丹尊 > 第43章 下毒
    凌重宽立刻如同猫被踩了尾巴似的,一下子跳了起来,指着凌东行道:“凌东行,你这是什么意思,是在指责老夫下毒不成?”

    他不得不急,因为这里还有石狼门的贵客——毒害石狼门弟子,这是何等大罪?绝对可以让他死上一百次!

    关键是,他真得没干啊!

    老头一生算计,坏事也做了不少,可被人这么冤枉还真是头一回,气得脸都绿了。

    凌东行自然知道自己没有下毒,而马浪也没有下毒的理由,那么嫌疑最大的便只能是凌重宽了。他哼了一声,道:“凌重宽,看在同是凌家人的份上,我一直忍你、容你,但这一次,你太过了!”

    要是马浪死在这里,他做为凌家家主肯定难逃责任。

    “不是他!”凌寒却是摇了摇头。

    “不是?”凌东行满脸诧异,便是凌重宽也是充满了不解,完全没想到凌寒居然会帮自己说话。

    凌寒笑了笑,道:“这样的毒药,这对废物配不出来。”

    这!

    凌重宽和凌慕云都是气炸,他们被洗脱嫌疑的原因竟是他们是废物,还不够资格下这样的毒?但相比于冠上毒害石狼门弟子的罪名,他们还是选择了不出一声。

    “那下毒之人是谁?”凌东行满脸疑惑。

    凌寒看向马浪,脸上露出笑容,道:“马兄,你不打算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马浪满脸的困惑。

    凌东行的脸上渐渐露出杀气,听儿子话中的意思,这毒竟是马浪所下?可问题是,马浪有什么机会下毒?这水是凌家自家的井里打出来的,茶叶也是凌家自己的,烧水的更是凌家自己人。

    这要说出去肯定要被人笑话死,不带这么冤枉人的。

    可既然是儿子说的,凌东行却是无条件的相信。

    这是一个父亲对于儿子的信任。

    “难道不是马兄你下的毒?”凌寒说道。

    嘭!

    马浪猛地拍案而起,怒然道:“凌寒,我当你是朋友,可你竟如此冤枉我,这是什么意思?你说我下毒?我是怎么下毒的?这水、这茶叶、这人都是你们凌家的,我有这样的机会?”

    “凌寒,你竟敢污蔑石狼门的弟子,绝不可饶恕!”凌重宽看到机会,立刻跳出来大声喝道。

    马浪眼珠一转,道:“凌执事,我怀疑这对父子杀害了本门弟子杭战,你可愿助我将他们拿下?”

    凌重宽顿时大喜,道:“愿听马少吩咐,为石狼门效力!”

    “很好,你负责牵制凌东行,我来拿下那个小子!”马浪说道,一边向黑衣青年递了个眼色。

    那黑衣青年微微点了点头,伸手入怀,取出了一只玉瓶,猛地便向着地上摔去,噗,一道黑烟立刻弥散开来,以极快的速度蔓延向整个大厅。

    毒气?

    不用谁说,所有人都是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那肯定不会是好东西。

    “哈哈哈哈,没想到你还挺机灵的。”马浪露出了狰狞的面目,“没错,是我在你们家的井水中下得毒,没想到你竟那么警觉。还好,我准备了第二招。”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好友,人称小毒君余征。”

    “这是破元散,吸进鼻子之后,会让你们的元力变得极度地不活跃,浑身无力,甚至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

    凌东行心中自然大怒,可这当儿却连怒斥都是不能,因为一开口就会吸入破元散,那就完蛋了。

    更可恶的是,凌重宽居然还在对他攻击个不停,显然是要将他挡在这里。

    这老家伙一门心思就想当凌家家主,已经走火入魔了,以为除掉他就能当上家主,可按马浪的心狠手辣,凌家还会留下活口吗?

    老糊涂!

    凌寒从怀中取出一只丹瓶,倒出一粒丹药吞下,然后取出一枚丢给刘雨桐,又取出一枚,向凌东行道:“父亲,此丹有解毒之效,抵御破元散的药力易如反掌。”

    刘雨桐自然立刻服了下去,凌东行则是一掌将凌重宽震开,抽身飞射而至。

    马浪并没有阻止,在他看来,凌寒的丹药肯定不会有效果。

    因为一把钥匙开一把锁,每一种解药当然也只能针对一种毒药。要说凌寒刚刚好拥有一种针对破元散的解药,叫他怎么相信?

    哈哈,就让他们以为可以解毒,到时候肯定会开口呼吸,待吸下了破元散,便只能后悔莫及了。

    凌东行接过丹药,立刻一口吞下。他对儿子当然深信不疑,服下丹药之后便开始了呼吸,否则闭着气他也战斗不了多久。

    黑衣青年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他算是半个丹师,但脑筋可没有用在炼丹上,而是调制各种毒物,研究怎么用毒杀人。

    这破元散可不同于市面上的那种劣制货,被他加入了多种毒物,不但拥有滞涩元力、瓦解体力的作用,甚至还能腐蚀内脏,具有可怕的毒性。

    ——若是无毒,他怎么配得上小毒君三个字?

    除非是他亲自炼制的解药,否则根本化解不了。

    马浪也是不急,凌东行毕竟是聚元九层巅峰,实力强横,现在与对方硬拼太不智了,只要等上一会,对方便不战自倒了。

    所谓狗急跳墙,他可丝毫不想与对方拼个鱼死网破。

    凌东行则是眉头紧皱,接下来该怎么办?

    马浪可以丧心病狂,可凌家敢拼吗?轰杀石狼门的弟子、而且还是“钦差”,这可是极大的罪名,会让凌家覆灭的。

    “没什么可多想的,我们可不是鱼肉,可以任人宰割!”凌寒要决断多了,因为他没有凌东行那么多的顾虑,更知道自己可以动用多少底牌。

    ——陈风烈、诸禾心,还有刘雨桐身后的皇都刘家。

    凌东行也很快下了决心,他可不是优柔寡断的性格,立刻杀意如炽。

    “嗯?”

    马浪和余征则都是露出奇怪的表情,怎么凌寒他们还没有表现出中毒的迹象?这时间也差不多了呀。

    难道……他们刚才服下的丹药真能解毒?

    “啊!”就在这时,只听凌重宽一声惨叫,猛地摔倒在地上,四肢抽搐,脸皮扭曲,显得痛苦不堪。跟他一样的还有凌慕云,躺在地上不断地抽搐。

看过《神道丹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