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神道丹尊 > 第42章 算计


    出了凌家之后,马浪用只有他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自语:“那小子是聚元境,而且只有十六岁!”

    “小小的苍云镇,居然能跑出一个二十岁以下的聚元境,若非吃了什么仙果,就是得到了什么秘宝。”

    “待去打听打听。”

    要想知道一个人的事情,向他的敌人了解其实是最快的,因为有可能敌人会比你自己更加了解你。

    马浪带着人去了程家,半个小时之后,他的脸上带着笑容,眼神中充满了兴奋。

    “那小子两个月前还是个公认的废材,可突然之间就爆发了。凌家放出消息说,那小子以前只是低调,可再低调又岂有低调到未婚妻都悔婚的程度?”

    “哼,苍云镇的人都是当局者迷,显然,这小子是得了一件逆天的宝物,才会让他的修为在短时间内进境如斯!”

    “他们也不想想,一个五行杂灵根的废物,怎么可能突然爆发成为聚元境?”

    “甚至,连九长老也被那小子蒙住了!”

    “连这样的废物都能在短短两个月内从炼体二层直接跨进聚元境,若是为我所得……”

    马浪的心脏不由地嘭嘭嘭地激跳,他是石狼门这一代的天才,师从七长老,同时也是石狼门弟子中排名前三的存在,被门中大佬寄予厚望,未来可以突破涌泉境的。

    可按正常的进境,那至少也是二十年以后的事情。

    “有了那宝物,说不定我三年、甚至一年之内便能突破到涌泉境,毕竟我可是地级中品灵根,在天赋上不知道碾压了那废物多少倍!”

    “不过,凌家的实力也不弱,我可不能贸然行事,否则逼得对方狗急跳墙,甚至玉石俱焚,说不定我便得不到那件宝物了。”

    “而且动静闹得太大,惹出了门中强者,宝物便没有我的份了。”

    “另外,那小子和九长老还套上了关系,虽然九长老与师父相比地位差了一大截,可他若是出面,我也不能公然违抗。”

    “所以必须低调行事。”

    “有了,我与小毒君余征关系不错,此人擅使毒药,有无影毒手的之称,请他出手的话,我定能将凌寒轻易拿下。待我逼出他身上的秘宝,再次此人处死,对外便说是杀害杭战的凶手。”

    “至于凌家其他人……全部处死,免得走漏了风声。”

    “立刻让人给小毒君送信,我在此与假装与那小子交朋友,一方面探问那件宝物的来历。”

    “不出一个月,这件秘宝便是我的了!”

    ……

    马浪来了苍云镇之后,竟是赖着不走了,隔三岔五便会去一趟凌家,与凌寒喝酒聊天,好像一见投缘。可另一方面,这家伙又贪得无厌,总是找借口去各个小家族索要好处。

    慑于石狼门的威势,也被他带着的执法队所吓,他每次都能得逞。

    近一个月下来,苍云镇各个家族是怨声载道,恨不得将这个吸血鬼轰出镇子。

    凌寒却只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每天都在苦修,他要尽快达到聚元一层聚峰,便有相当地把握进入七风山去寻找地龙草。

    一个月下来,他也差不多达到了这个小境界的巅峰,五行元核已经接近极致,转速无法再提高哪怕丁点,否则他会立刻吐血。

    不过,这样的转速仍是要比他前世要快,因为五颗元核达到了一种平衡,将极限提升了许多。

    他也炼制了许多丹药,一些是中品回元丹,一些是解毒丹药,都是为了对付红鳞蛟蛇而准备的。材料是从天药阁拿的,凌寒给了一些成丹作为费用,让诸禾心激动无比,因为这可是大师的手笔,具有巨大的研究价值。

    “我现在的力量相当于普通的聚元五层。”

    凌寒在心中说道,脸上也露出一抹赞叹之色,神级灵根就是神级灵根,同阶一战在先天上就站在了绝对优势的位置,几乎没有输的道理。

    “一个月修满一个小境界,这比我以前预计得要慢,但仍是比雨桐那妮子快,只是相比于炼体境,神级灵根的优势已经减少了许多。”

    “再配合丹药的话,速度还能再快一些。”凌寒在心中说道,只是苍云镇太小,少有能够让聚元境武者提升修炼速度的丹药出售,原材料也是休想。

    扣扣扣,房门敲响,刘雨桐推门而入,道:“马浪又来了。”

    凌寒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道:“他必然是认为我身上有什么秘宝,才能让修为进境如此迅速,几次三番套我的口风。”

    “需要我打发走他吗?”刘雨桐问道。

    她可是聚元九层,而且也快要达到聚元九层巅峰,对付一个聚元四层当然是易如反掌。

    “不用,他的耐心似乎也要用完了,该到摊牌的时候了。”凌寒摇了摇头,他的眼神明亮,马浪是聚元四层巅峰,正好用来检测一下他的战力。

    他与刘雨桐走向大厅,只见父亲凌东行已经在主厅中陪坐,凌重宽爷孙也在,只是他们都是站在一边,脸上带着森然笑容,不知道又在打什么恶毒的念头。

    凌重宽一脉也该彻底解决了,凌寒在心中说道。

    不过,主厅中除了马浪之外,还有一个黑衣年轻人,好像活死人似的脸上毫无表情。

    “凌兄弟,又是几天没见了,还好吧!”只见马浪站了起来,目光在刘雨桐曼妙的娇躯上转了一圈,露出一抹火热。

    这样的绝色丽人让他都是怦然心动,他发誓,待弄死凌寒、获得他身上的宝物后,一定要得到这个尤物。

    凌寒淡淡一笑,道:“托福,好得很。”

    凌东行命人送上茶水,马浪则是很热情地邀请凌寒去石狼门去玩。

    凌寒端起茶杯,揭开茶盖,脸色顿时微微一变。

    ——茶中有毒!

    他可是丹帝,而丹师对于毒物也有着很深的理解,因为有些丹药就需要带毒的材料才能炼制,以毒攻毒。

    啪!

    他一掌挥出,元力震荡,顿时将凌东行举到嘴前的茶杯震得粉碎,茶水飞溅。

    “寒儿!”凌东行一惊,完全不理解儿子的做法。

    “茶中有毒!”凌寒说道。

    “什么?”凌东行目光一厉,他的第一反应并不是怀疑儿子的判断,而是立刻向着凌重宽爷孙看了过去,要说谁有这个动机、这个能力下毒的话,那肯定是凌重宽了。

看过《神道丹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