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神道丹尊 > 第41章 马浪
    经过程家这一役后,原本在苍云镇两个并列的家族顿时走向了不同的命运。

    凌家声势日隆,已经有了苍云镇第一豪门的驾势。而程家则是火烧屁股,面临着极大的困境,资金周转不过来是一个,更重要的是,士气被完全打压了。

    凌东行有个好儿子!

    这是现在苍云镇所有人的共识,谁也不会记得在两个月前的时候,这个“好儿子”还是公认的废材,是一个笑柄。

    镇里的小家族都是和凌家来往频繁,想要和凌家结个亲家,目标当然是曾经的大废材、现在的大天才凌寒了。当然,沈家便成了个笑话,他们原本已经拥有了凌寒这个佳婿,却被他们自己拒之于门外。

    不知道沈子嫣现在又是怎样的心情?

    陈风烈前脚刚走,后脚就又来了一个石狼门的人,名叫马浪。他带着石狼门的执法队,来势汹汹,挨家挨户地进行审查,好似在寻找着什么人。

    凌寒得知之后,心中一动,难道这些人是为了杭战而来?

    很快,马浪就带着人来到了凌家。

    石狼门是方圆千里的主宰,马浪这次代表石狼门而来,谁都要给足面子,因此凌家的大人物全部来到了大厅,接待这位“特使”。

    凌寒来得晚,跟刘雨桐来到主厅的时候,里面已经是坐满了人,他向正要向自己打招呼的家丁摇了摇头,悄然走了过去。

    厅中只有一个不属于凌家的人,是一个穿着白衣的年轻人,大概也就二十三四岁的模样,长相一般,但浑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势,脸上更有着飞扬的自信。

    要说有什么缺点的话,就是这家伙脸上挂着的笑容实在太假,让人看了就会反胃。

    此外,主厅外面站着一排黑衣人,个个都有着聚元境的修为,只是境界都不高,均在二层、三层的样子,没有一个迈进了四层。

    ——四层、七层永远都是一道槛。

    这白衣年轻人应该就是马浪了,凌寒在心中说道,重新将目光看了过去,这人的修为就要高多了,达到了聚元六层,在这个区域、再加上这样的年龄,绝对可以称得上一声天才,把沈子嫣、程享之流不知道甩了几条街。

    “凌家主,最近一个月内,你们可有人进入过天平山?”马浪开口问道。

    凌东行心中一跳,他自然知道凌寒刚刚才从天平山归来,可偏巧对方又问了起来,让他如何能够不升起警兆?只是他毕竟当了好多年家主,城府自然深沉,脸上毫不动色,道:“就我所知,家族中并没有人进入过天平山。”

    幸好,凌寒来回都做得相当隐蔽,家族里的人只知道凌寒消失了一个月左右,可具体去了哪里却无人清楚。

    “这样呀!”马浪点了点头,并没有再说话,只是坐着,双眼闭着,也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凌东行心里有数,连忙让人送上来一只木盒,道:“马少一路辛苦,这是寒家的一点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还请马少收下!”

    马浪这才睁开双眼,将木盒接过之后,也不避嫌,竟是当场打开,里面只有薄薄的几张纸,但马浪用手一翻,却是露出了一抹笑容。

    那是银票,每张的面额都是五百两,共有四张,也就是两千两银子,这可是笔不小的财富。

    他奉命出动,本就有意打秋风,带着石狼门的执法队行动,谁不畏他?因为他现在可是代表着石狼门。这几天他已经把苍云镇的小家族都跑了个遍,把凌、程两大豪门放在了最后。

    果然,豪门就是豪门,出门大方。

    他捞到了好处,自然心情大悦,猛地站了起来,道:“我奉七长老之命,正在缉捕一名凶犯,凌家主若是知道此前一个月内有人进入过天平山,定要知会于我,我还会在镇里待上几天。”

    “一定!”凌东行答应道,他也站了起来,道,“我送马少!”

    马浪欣然点头,摆足了“钦差”的谱,将双手往身后一负,抬步而行。

    “马少——”就在这时,只听一人突然开口,正是凌重宽。

    马浪将眉头一皱,转过身来道:“何事?”

    “老朽突然想起,家族中有一人消失了月余时间,也许……就去了天平山!”凌重宽说道,脸上带着森然冷笑。

    “哦,是谁?”马浪问道。

    “此人叫凌寒,正是敝家家主之子。”凌重宽正等着对方问呢,连忙答道。

    听他这么说,凌家上下都是在心中将他骂了个狗血淋头。

    不说凌寒现在是凌家的希望,未来的顶梁柱,就算他还是当初的那个废材,可只要姓凌,你就不能胳膊肘子往外拐!就这样的心性也想当家主?那凌家就真得没有希望了。

    凌东行自然更是心中暴怒,暗悔自己没有早点清理门户,念在大家都姓凌上,他没有赶尽杀绝,没想到凌重宽竟是如此寡情绝义。

    马浪转头看向凌东行,道:“凌家主,可有此事?”

    凌东行脸上不动声色,道:“犬子月余前确实离家出去了历练,但并没有去天平山。”

    “哦,那去了何处?”马浪将眼神一眯。

    “七风山。”凌寒站了出来。

    “你就是凌寒?”马浪将目光转了过来。

    “我是凌寒。”凌寒点头。

    马浪盯着凌寒,脸色严峻之极,让所有人都有种风雨欲来的寒意。

    “哈哈哈哈!”他突然笑了起来,走过来拍了拍凌寒的肩,道,“别那么紧张,我只是随口问问。我还得去程家,以后再来找你,我想,我们应该很聊得来。”

    这年轻人真是喜怒无常。

    凌寒淡淡一笑,道:“后会有期。”

    “凌家主,不用送了!”马浪挥了挥手,带着那些黑衣人离去。

    直到他的人影消失,厅中诸人这才松了口气,不知不觉间,他们的身上竟是出了一身冷汗,足以证明这个年轻人给他们带来了怎样的压力。

    毒蛇!

    对,就是毒蛇,这年轻人如同一条毒蛇,哪怕与他同处一室都会紧张到出冷汗的程度。

看过《神道丹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