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神道丹尊 > 第34章 黑塔再现
    上一世,凌寒历经重重危机,进入了黑光地谷,发现了一座神秘黑塔,上面有金色的文字,镌刻下了不灭天经。

    这是凌寒上一世最大的机缘,却也是最大的危机,黑塔一振,他的肉身便被直接震成了飞灰,只是灵魂却不知怎么地保存了下来,穿越了万年之久。

    现在看到这座黑塔,饶是他天人境的心智都是忍不住一阵发毛。

    前世这座黑塔只是轻颤一下就把他震成灰了,这一世出现在了他的身体中,这能不吓人吗?

    不过,凌寒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如果黑塔要弄死第二回的话,早就可以——他虽然是刚刚才发现黑塔存在于他的丹田之中,可事实上这玩意应该早就在那了。

    而他仔细想想,倒也解开一些迷惑。

    比如,为什么他的灵魂可以存在万年之久?

    肯定是黑塔的关系!

    为什么他可以突然活过来,肯定也是黑塔的关系,只是以他完全不知道的方式让他转世重生,顺便连黑塔自己也跑了进来。

    “老兄啊,我到底是该感谢你,还是恨你?”凌寒在心中喃喃。

    他的上一世因为黑塔而提前结束,可他扪心自问,即使黑塔不震死他,仅仅只是千年光阴,他又学得会不灭天经吗?

    完全不可能。

    因为他不吃不睡,所有时间都花在不灭天经的钻研上,这都需要上万年,换成正常的情况下,他如何能够做到?

    现在他甚至有种感觉,黑塔震死他其实是在帮他,让他可以在灵魂状态下领悟不灭天经,所以在他掌握了天经的第一重奥妙时,他就活过来了。

    否则,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黑塔依然,共有九层,除了底层有一扇关紧的门之外,其他层都是封闭的,没有一扇窗户也没有其他的门。而即使以凌寒的眼力也看不出这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只能感觉到一股冰冷、苍桑、古老的气息。

    而且,凌寒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丹田之中除了元力之外还能收容其他东西的。

    这绝对不是凡物!

    有九成九的可能是从神界而来的,所以才有不灭天经镌刻其上——需要万年才能领悟的功法,自然也不可能是凡界所有。

    凌寒想要用意识进入黑塔之中,却发现根本没有办法,任意识乃是无形态的,可谓是无孔不入,可这黑塔还真是一点缝隙都没有。

    他想要强行破门而入,可意识冲击过去,立刻又被退了回去。

    得,这是位爷。

    前世随意一振将他抹杀,现在又霸道地占据了他的丹田,而他不但丝毫没有办法,连黑塔到底是什么存在都不知道。

    他甘心,又发动意识撞击上去,怎么也要弄个明白。

    几次三番,一遍又一遍,这座黑搭似乎被他搞得不耐烦,竟是微微一颤,有了反应,传送出一道意识。

    这超越了语言本身,让凌寒直接了悟,大意便是你现在太弱了,根本不足以进入黑塔内部,至少也得跨进涌泉境。不过作为黑塔的新主人,只要凌寒每提升一个大境界,便能得到一次黑塔加持的机会,直接提升一个大境界的力量。

    比如凌寒现在是了聚元一层初期,那么在黑塔的加持下便能发挥出涌泉一层的力量,可只有一次机会,而且不用也是浪费,无法累积。

    主人?他竟是成了黑搭的主人!

    只是这座塔还真是大爷啊,既然他是主人,为什么根本用不了?而且在每个境界只能得到一次黑塔加持的机会。看来,得等他突破涌泉境才能有更多的了解。

    不过,这可以做为底牌,瞬间提升一个大境界的力量,足以让他绝地翻盘!

    就是每个境界只能使用一次,太小气了!

    凌寒不由地叹了口气,睁开双眼,一副很忧郁的模样。

    这让刘雨桐差点哭了,你说你一天就突破了聚元境,却还一副很失望的样子,让别人情何以堪呢?

    “走,回家!”凌寒打了个响指。

    初得父爱,现在离家快要一个月了,让他还是有点想家的。

    两人打道回府,凌寒在路上则是将五行天极功的第二层功法在脑中过了一遍,以他的悟性自然毫无困难地理解了每一个细节。

    五行天极功共有九重,对应着从炼体境到天人境的九个境界,每突破一个境界就要换修对应的功法。

    聚元境果然不一样。

    元力从丹田中迸发出来,至少是炼体九层的十倍之多,长力绵绵,好像没有穷尽似的。

    去的时候他们用了小半天的时间,可回程却只用了一个小时。

    很快,苍云镇就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见过寒少爷!”

    “拜见寒少爷!”

    进入凌家之后,一路的仆婢护卫都是向他恭敬行礼,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凌寒打败程家兄弟的事情,自然再不敢对以前这位废物少爷有什么不敬。

    凌寒问了下,得知父亲正在书房时,连忙大步跑了过去。

    凌东行说过,只要他突破到聚灵境,便会将母亲的事情说与他知道。

    他进了自家的院子,来到书房门口,房门虚掩着,他轻轻咳嗽一下,走了进去,道:“父亲,我回来了。”

    “哈哈,你回来得正好,晚上程家请宴,你也在请帖上。”凌东行立刻发出爽朗的笑声,抬头看向凌寒,并递过来一张请帖。

    凌寒接了过去,扫了一眼后,笑道:“程家撑不住了?”

    凌东行早就开始了反击。

    在朱大军切断对于程家的丹药供应后,程家就仿佛一个正常人少了条腿,举步唯艰。而凌家也在殂击程家的其他产业——高价收购本该卖给程家的原材料,又以低阶出售程家卖出的货物。

    这样一来,程家的经济就完全陷入了瘫痪,就如前些时候的凌家一样。

    二十几天下来,程家已是陷入了极大的困境之中。

    现在程家发出请帖,八成是在发出求饶的信号。

    “等下你跟我一起去赴宴,不过小心点,不要在宴会上乱跑,我担心程家会铤而走险,布下杀局。”凌东行说道,他自然不会只身犯险,家族的精锐人员也会一起出动,以防程家动武。

    凌东行看着凌寒,浓眉微皱,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似乎不对劲,可究竟是什么,他却又想不出来。

    啪!

    过了半晌,他猛地一拍桌子,腾地站了起来,满脸的激动之色,道:“寒儿,你、你突破聚元境了!”他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了。

    凌寒点点头,笑道:“突破了。”

    “好!好!好!”凌东行神情激动,双手握拳,因为用力过猛,指骨啪啪作响,血管都是凸了出来。

    “父亲,我要知道娘亲的事情!”凌寒沉声道。

    凌东行犹豫一下,才点了点头,道:“你现在确实有资格知道了,我本以为,关于你娘的事情我会一辈子藏在心里,藏得太久,我的心里面也是好苦!”

    凌寒缓缓点头,这么多年凌东行都是一个人承受着失去爱妻的痛苦,无人可以安慰,无人可以分担,自然凄苦。

    他发誓,不管是谁拆散了他的父母,他都要对方付出代价!

看过《神道丹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