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神道丹尊 > 第14章 前身的执念
    凌寒把凌重宽父子、爷孙干得卑鄙勾当告诉了凌东行,那三代人显然不会善罢甘休,必然会出什么妖蛾子,得让凌东行有个准备。

    “我知道了!”凌东行显得自信无比,他和凌重宽已经正面对抗了十几年,可凌重宽还是只能做大执事,被他压得死死的。

    他当年也曾经是一代天骄,叱咤过风云,若非灵根被毁,像凌重宽这种人又算什么?

    “哼,敢欺我儿子,我不揍得他在床上躺一个月我就不信凌!”他目光发寒,狠狠说道。

    咱家老头子也是护短的人,合胃口!

    凌寒又与父亲说了会话,这才离开。

    ——凌东行身为一个大家族的主人,自然有许多事情要忙,再说了,他还得去抽凌重宽那条老狗,敢趁他不在欺负自己儿子。

    凌寒可没兴趣看那条老狗怎么被凌东行按着揍,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思索起接下来的走向。

    修炼离不开丹药的支持,上一世的他之所以可以在两百年内达到天人境,便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丹道天才。不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现在虽然掌握了所有丹道知识,但是,也得有材料给他才行。

    而越是高级的丹药,所需要用到的材料就越是昂贵,说句实在话,凌家的财富在这样的材料面前真得是……只有一个字,穷!

    他得做些什么,否则他的修炼速度必然达不到预期的水准。

    简单,赚钱。

    凌寒暂时想到两个办法。

    第一,出售功法、武技。前世的他不知道记下了多少顶尖秘术,随便拿一本出来拍卖都能换来一个天文数字的财富。但是,这并不妥。

    因为现在的凌寒太弱了。

    如果他还是天人境的修为,那么拿出一本天级功法来,别人自然不敢有任何的歪念头。可现在呢,他只会被人盯上,逼他交出更多的功法来。

    要卖,也只能拿与他现在武道水准差不多的功法、武技出来卖,而且数量不能多。

    那么只有第二个办法了,卖丹药。

    这是他的老本行,而且,丹师是极受尊敬的职业,谁要敢对丹师不敬,极容易引起众怒,任谁都要三思而后行。

    如今的雨国,至少有八成的丹师掌握在天药阁的手里,剩下的两成则是各大家族、门派的座上宾,炼制出来的丹药都是在势力内部消化的,根本不会拿出去销售。

    最后有一些丹师是独行客,不为任何人效力,没钱了就炼点丹药出来卖钱,自由自在。

    像苍云镇的话,高端丹药都控制在天药阁的手里,只能去那里买,而低端的丹药则由天药阁分发给城里的两大家族进行销售,也算是我吃肉、你喝汤,大家都有得赚,毕竟两大家族是地头蛇。

    这两大家族就是凌家和程家,双方各能从天药阁拿到五成的低端丹药。

    可就算两大家族喝汤,在丹药方面也是赚得盆满钵溢。

    ——丹药可是一门暴利行业,这也是丹师为什么会被各大势力捧为座上宾的原因之一。如果家族、宗门内没有自己的丹师,那在丹药上的开销将大得恐怖。

    凌寒这一世可不想将太多的精力放在炼丹上,因此他只想做个独行的丹师,没钱了就炼点丹药,够用就行。

    就这么定了,以丹养武。

    不过,凌东行既然回来了,凌寒的自由也受到了限制,立刻被他老子赶去了学院。

    当然不是虎阳学院,而是苍云学院。

    虎阳学院是雨国皇室开办的,而苍云学院也是国家办的,只是在资源上两者根本没得比,差得太多太多了,不过凌东行还是希望凌寒可以在苍云学院一鸣惊人。父亲嘛,总想看到儿子出人投地,成为最有出息的人。

    凌寒自然不会想让父亲失望,只好去学院了,反正也没事,就随便去个几天,高调一下,满足一下老父望子成龙的渴望,那么凌东行自然不会再管他了。

    而且,他也想要实现前身的夙愿,洗去废物的声名。

    他出门而去,刘雨桐自然跟随,与他一起来到了苍云学院,不过刘雨桐并不方便与他一起上课,便在学院里到处走走,以她的实力也不怕有人见色起意,对她不利。

    凌寒信步而行,他也不是非得要去上课,反正来到学院也就够了。他来这里是因为尊敬自己的父亲,但不会对凌东行的每一句话都盲从。

    来到练武场的时候,他不由地脚下一顿,身体中生起一股强烈的悸动,让他不由自主地转过身,向着练武场中走去。

    这是来自前身的执念。

    前身一共有两件放不下的事情,第一当然是父亲,第二,则是苍云学院中的一个女人,没来这里还好,一来之后,这执念立刻变得无比得深沉。

    前身喜欢一个女人,对方叫沈子嫣,是苍云学院的一名学生,而两人之间还有着极其复杂的纠葛。

    早在七年前,沈子嫣还只是一个十岁小姑娘的时候,她就展现出了惊人的美貌,被凌东行捷足先登,与凌寒订下了娃娃亲。

    因为凌家是城中的两大顶级家族之一,凌寒又是家主之子,沈家对此自然也没有什么意见,很欣然地答应了这门亲事。

    可在凌寒十二岁觉醒灵根、进行测试后,他被确认为是五行杂灵根。如果光是如此,以凌家的势力,沈家也不敢有什么意见,问题是,沈子嫣的灵根却是地级上品!

    不但如此,沈子嫣在武道上的天份也相当不凡,并没有辜负这么好的灵根,修为一路飙飞,被学院高层视为珍宝,一直有想法将她送进虎阳学院去,只有在那里她的天赋才能得到真正的展现。

    随着年龄的增长,也随着沈子嫣与凌寒的境界差距越来越大,她终于向凌家提出了悔婚。

    凌东行当然不肯答应,这不但有损凌家的颜面,更会伤到儿子的心,可前身却是答应了,因为他对这个女人喜欢得入骨。

    尽管已经是陌路人,可前身依然深深喜欢着这个少女,一直暗暗留意、注视着对方。

    强烈到,即使前身已死,可身体却本能地动了起来,影响到了现在的凌寒。

    “总得消了这股执念,否则这在以后可能会成为心魔,影响到我的进境。”凌寒在心中说道,作为一个曾经的天人境强者,他自然清楚心魔的可怕。

    “那就去见她一面,见过之后,从此她是她、我是我!”凌寒在心中说道,好像在与前身谈判似的。

看过《神道丹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