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神道丹尊 > 第10章 修复灵根

  
      三阴玄功共有九重,分别对应着武道的九个境界,第九重便是天人境,是凌寒前世达到的最高境界。
  
      世间流传的功法中,都没有突破第十个境界、也就是破虚境的部份,这也是为什么凌寒要走遍天下,探访各种古迹的原因。
  
      三阴玄阴的第一重功法对应的是炼体境,是刘雨桐早就走过的阶段,她此时重修自然非常轻松,就好像一个高中生去做初中的功课。
  
      可问题是,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完成了第一重功法的重修,这天赋也太强大了吧?
  
      不过再想想,刘雨桐是三阴绝脉,三阴玄功本来就是为了这样的人开发出来的,快也很正常。
  
      凌寒点点头,道:“那我继续传你第二重功法,只要你能将第三重功法修到大成,便能彻底压制三阴绝脉,永远不会再受影响。”
  
      第三重,也就是说,得达到涌泉境才行。
  
      不过刘雨桐现在就是聚元八层,而且已经感应到了突破九层的契机,那么距离突破涌泉境只是一步之遥罢了。
  
      刘雨桐不由地俏脸再红,现在开始教第二重功法,岂不是说……她又得脱了?
  
      “不要胡思乱想!”凌寒斥道。
  
      刘雨桐不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她哪有胡思乱想,怕凌寒胡思乱想才是真的。
  
      两人回到内室,与刚才一样,刘雨桐褪去罗衫,让迷人的娇躯近乎一丝不挂地呈现在凌寒面前。老话说,一回生、二回熟,她虽然仍是很羞涩,可和第一次比就要好多了。
  
      凌寒传授了第二重功法之后,差不多就是晚上了,他叫下人送来两份晚饭,自己吃了一大半,然后给刘雨桐留了一小半。
  
      女人嘛,胃口小,一小半就够了。
  
      过了大概三个小时,刘雨桐再次走了出来,用惊喜无比的语气道:“我现在的修炼速度竟是之前的十倍!”这意味着她突破到聚元九层后,大概也只需要两个月不到就能达到巅峰状态,然后冲击涌泉境。
  
      太快了!
  
      凌寒不由一笑,道:“三阴玄功可是天级功法!”
  
      天级功法!
  
      刘雨桐差点晕倒,天级上品功法意味着什么?
  
      这么说吧,刘家之所以可以成为皇都八大豪门,便是因为刘家有一本《云霞诀》,这是玄级中品功法。而皇室戚氏可以稳坐天下之主位,是因为戚家有一本《七屠功》,这是玄级上品功法。
  
      也就是说,一本玄级上品功法就能打造出一个皇朝来,一本玄级中品功法就能让一个势力成为雨国豪门,千年不衰。
  
      那么,天级功法拥有多大的意义?
  
      珍贵得无法形容!
  
      ——如果凌寒一开始就说要传她天级功法,肯定会被她当成神经病。不是吗,区区苍云镇的一个小家族要是能够拿出天级功法来,这世界不得乱套了?
  
      可现在,她不得不信,因为她有了亲身体会。
  
      “这可是天级功法,你就这么传给了我?”她芳心震颤,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悸动。
  
      凌寒笑了笑,这三阴玄功确实是天级功法,但只能由三阴绝脉修炼,其他人拿到了也没用,他当然不怕刘雨桐传给其他人。
  
      再说了,他得到了不灭天经,这才是无上神功,连领悟第一重功法都需要上万年时间,跟这一比,什么天级功法,呸,不值一提!
  
      他当然不会这么说了,道:“你是我的追随者,对自己人我可从不小气!”
  
      这话可不是骗人的,他向来护短,对自己人更是大方。
  
      刘雨桐不由地俏脸生羞,在她听来,这“自己人”三个字可拥有着不同的意义。她过了一会才道:“你放心,这门功法在没有你的允许之前,我不会传给任何人。”
  
      “随你。”凌寒说道,反正几千年才能出一个三阴绝脉,就是她传了什么人也可能湮灭在漫长的历史之中——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是一门比黄级下品还要不如的功法,谁会保存个几千年?
  
      刘雨桐不禁有些失望,刚才她芳心激颤,若是凌寒再甜言蜜语哄她一下的话,她肯定会对凌寒好感激增,只是凌寒压根就没有打这样的主意,自是错过了一个绝好的机会。
  
      她走到桌边,开始吃起饭来,一边细嚼慢咽,一边道:“从明天开始,我要闭关冲击聚元九层,没法跟着你了。”
  
      “哈哈,放心放心,这两天我也没有打算去哪里,就等着诸禾心送药材过来,先把灵根治好了再说。”凌寒说道,他可是非常珍惜这第二次的生命,现在灵根受伤,他绝不想去冒险,把武道的根基都给毁了。
  
      刘雨桐没有浪费时间,吃完就开始了闭关冲击聚元九层,凌寒只好把里屋让给了她,把床搬到了外屋。
  
      因为有刘雨桐坐镇,凌重宽上下三代虽然对凌寒恨到了骨子里,却根本不敢动什么歪脑筋,凌寒也是深居简出,静等诸禾心送药过来和刘雨桐出关。
  
      果然,诸禾心并没有食言,在第四天就送来了凌寒所需的药材,当然,老头也趁机向凌寒请教一番。事实上他这几天一直想过来,但在他的眼中,凌寒那是无上宗师级别,没事他又岂敢来叨扰。
  
      不过今天凌寒可没有什么耐心,很快就把诸禾心打发走了,他要立刻开始配药,修复灵根,再次走上修炼之路。
  
      对于凌寒而来,配药自然是小菜一碟,仅止三分钟之后,他就将元心复灵散调配了出来——这三天他又没有闲着,除了修炼不灭天经外,自然早把各种准备工作做好了。
  
      “药剂就是太苦了,唉!”凌寒叹了口气,将元心复灵散一饮而尽。
  
      不久之后,一股热力袭来,他顿时感到体内有种火烧般的感觉,而内视丹田,受创的灵根正在慢慢修复着,最多小半天就能好。
  
      在这段时间里,他什么也做不了,便耐心等待。
  
      对于一个“沉睡”了上万年的人来说,半天的等待自然是小意思了。
  
      慢慢,凌寒的丹田中,五行混沌莲完全盛开,道法自然,妙不可言。

看过《神道丹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