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神道丹尊 > 第8章 折服
    “小友,请上坐!”诸禾心殷勤相邀,显得客气无比,丝毫没敢摆玄级丹师的架子,“老夫可以保证,五天、不,三天之内就能将小友需要的药材送来。”

    “好!”凌寒点头,前世的他位临绝巅,但现在还很弱小,不妨多结交一些朋友,多发展一些关系。

    至于马大军这种小人物,薄惩一下就够了,他可犯不着与对方一般见识。

    诸禾心顿时大喜,连忙在前面引路,带着凌寒与刘雨桐来到了三楼,进了一间优雅的书房。

    “敢问小友师承哪位高人?”老头问道。

    “无门无派,自学的。”凌寒说道,前世的他曾经遍访各大丹道势力,融汇贯通,最终自成一派,成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丹师。

    诸禾心不信,凌寒这么年轻,怎么可能在丹道上有如此深的造诣?不过,他也很欣赏凌寒,有意引对方加入天药阁,便出言考较。

    凌寒从容而答,他可是丹道大师,冠绝今古,谁能在丹道上与他论长短、比高低?说着说着,主动权就到了他的手里,时不时就让诸禾心绞尽脑汁苦苦思索,而老头脸上的神情也变得越来越是恭敬。

    学无长幼,能者为师。

    老头之前还一口一个小友,将自己摆在了较高的位置上,但很快就改了称呼,叫凌寒为“丹友”,最后额头上的冷汗滚滚而下,不自禁地站了起来,恭立在凌寒身边聆听教诲,如同一个丹童,就像他当初跟恩师学艺时一样。

    在他的心中,凌寒已经站到了这样的高度,甚至,他有种感觉,只论理论和见识,凌寒甚至远远超过了他的师父。

    “大师,我可否跟随在您的身边,聆听您的教诲?”诸禾心说出了一句让刘雨桐差点吓死的话,但仔细想想,这似乎又顺理成章。

    不过,这要让皇都那些大家族知道了,恐怕一个个都会将凌寒嫉妒死!

    这可是一位玄级丹师啊,虽然才是下品,可玄级这两个字还不够?

    刘雨桐心中震惊,对于做凌寒追随者的抵触又少了几分——你看,连诸禾心这样的丹道大师都是求着跟随凌寒,她还能有什么不满的?

    凌寒摇了摇头,道:“我暂时没有收徒的想法。”说实话,诸禾心的丹道天赋在他看来只是一般,他当年收过三个徒弟,哪一个不是惊艳绝世?

    诸禾心只觉得可惜,更知道凌寒是嫌弃他的丹道天赋一般,没资格做他的徒弟,他也觉得这很自然,凌寒在丹道上的造诣实在太高深了,让他只能仰止,想做对方的弟子确实是一种奢望。

    刘雨桐却是骇然,凌寒居然拒绝了!

    拒绝了!

    那可是玄级下品丹师啊,只要诸禾心肯点点头,便是雨国皇室都要倒履相迎,甚至送出一位公主下嫁都行。可凌寒却居然拒绝了,还如此得不加思索。

    这家伙……真是让人看不懂。

    “不过,你若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倒是随时可以来凌家找我。”凌寒又说了一句。

    “多谢大师,多谢大师!”诸禾心连忙连连揖手,脸上掩不住的喜悦之色。

    刘雨桐暗暗咋舌,如果这一幕让人看到了,保证会惊讶得眼珠子都掉出来吧。玄级丹师呀,身份何等高贵,如今却在凌寒面前执弟子礼,连能够去拜访他一下都是觉得荣幸。

    “嗯,那我先走了。”凌寒说道。

    “我送大师!”诸禾心连忙道。

    “对了,雨桐,你身上带钱了吧,先垫付一下药钱。”凌寒扭头对刘雨桐说道。

    刘雨桐现在自然知道这药是凌寒买给他自己的,而并非给她治病,不由地撇了下嘴,心道这家伙还真会物尽其用,刚收自己当了追随者就盯上了她的钱包。

    “不用,不用!”诸禾心连忙摆手,他今天从凌寒那里听来的丹道知识可说是价值连城,哪好意思收凌寒的药钱,“大师,还是让我聊表一下心意吧。”

    凌寒想了想,道:“那随你。”虽然他只是随意指点了一下诸禾心,可他乃是曾经的丹道帝王,这番指点足够诸禾心受用终生了。

    诸禾心顿时满脸喜色,能够为凌寒做点事,哪怕只是这种小事,他也是乐意之至,甚至感到光荣。

    “那我买些回元丹。”凌寒想了想,又道。

    “回元丹这种不值钱的东西,哪可能要大师购买,反正我随手就能炼制,自然是赠予大师的。”诸禾心连忙又道。

    刘雨桐再次咋舌,回元丹可以迅速让武者恢复元力,是战斗中不可或缺的辅助丹药,哪是“随手炼制”这么简单。

    虽然凌寒只需要最低等的下品回元丹,可一颗至少也要三两银子呢。

    诸禾心的出手很大方,直接给了凌寒一百颗回元丹,若非凌寒还只是炼体境,只能服用下品回元丹,他肯定要送上品回元丹。

    在他的陪同之下,凌寒和刘雨桐下了楼,出门而去。

    “现在去哪?”两人走了一阵后,刘雨桐终是忍不住问道。

    凌寒微微一笑,道:“自然是回家了,等人送药过来。”不先医好灵根,他根本没法开始修炼。

    刘雨桐好奇,道:“你真得懂炼丹?”

    “这世上应该没有人比我更懂了。”凌寒不客气地道。

    “吹牛!”刘雨桐哼了一声,虽然凌寒将诸禾心折服得死心踏地,但诸禾心也只是玄级丹师,在此之上还有地级、天级丹师呢。

    凌寒并没有与她争辩,他的地位早已经被历史铭记了。

    “为什么不答应让诸大师跟在身边?他不但是一位丹师,而且本身更是涌泉境的强者。”刘雨桐问。

    凌寒脚下一顿,扭头看了她一眼,复又前进,道:“第一,你是天级灵根,现在也到了聚元八层,距离突破涌泉境只是一步之遥。第二,我不需要任何人给我炼制丹药。”

    “第三,如果一定要有人跟在身边的话,一名美女当然远比一个老头子来得养眼。”

    刘雨桐不禁无语,但这个理由似乎让她又有点小窃喜。

    “先回家,我还得教你三阴玄功。”凌寒又道。

    刘雨桐顿时心动不已,脚步都是快了几分,这个莫名昏睡的毛病已经困扰她太多年了。

    两人回到凌家,一路走过,所有下人都是露出了异样的表情,他们都已经听说过早上发生的事情了,大执事居然被废材大少狂抽耳光,这样的事情自然会第一时间传遍整个家族。

    凌寒只作未见,带着刘雨桐来到自己的房间,开始传授刘雨桐三阴玄功。

    “你不怕我反悔?”在凌寒说出功法之前,刘雨桐突然问道。

    “你会吗?”凌寒反问。

看过《神道丹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