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神道丹尊 > 第7章 诸大师
    噗!

    看到这一幕,药店中所有人都是喷了出来。

    就算有人不认识这位诸禾心诸大师,也能从他胸前挂着的银徽章上认出他是玄级下品丹师的身份。

    玄级!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是尊贵无比的身份,堪比皇朝大臣,甚至比一城之主还要来得尊贵。可现在这位大师却因为一句话露出如此模样,叫人如何不吃惊?

    而引发这一切的,却是一个少年郎。

    怎么可能!

    许多人都是抓狂了,这是打破他们脑袋都无法接受的事实。

    朱大军更是满脸骇然,这位诸大师可是雨国天药阁分部的大人物,如此存在平时他根本不可能亲见,只能听说一些对方的事迹罢了。

    因此,现在看到诸大师这副模样,他能不惊骇吗?

    难道这小子不是来捣乱的,他说的药物都是真的?

    凌寒用鼻子嗅了下,道:“你倒也聪明,改进了‘风火丹’的配方,用紫背熊丹、千丝藤、黑石散来代替原来几味更为珍贵的材料,这样的话,药效不会差得太多,但成本却是大大降低。”

    诸禾心猛地转过身来,用无比震惊的目光看着凌寒,失声道:“你怎么知道的?”这是他的秘密,本打算成功之后再公布,让几个老友、老对手震惊一把。

    凌寒展颜一笑,道:“当然是用鼻子闻出来的。”

    你丫的是怪物吗?只是用鼻子闻下就知道了?要知道丹方可是珍贵无比的东西,哪一个丹师都不会轻易示人,就好像武道功法一样。

    问题是,诸禾心自己都没有把改进的丹方完全研究成功,可凌寒只是用鼻子闻一下就分析出来了,让诸禾心怎么能够不大惊失色。

    “你这改进之法并非不可,不过铜谷沙太烈,融点又太高,就算磨得再细也会残存在成丹之中,影响成丹的质量……你用烈焰豹的牙齿来代替铜谷沙试试。”凌寒建议道,当年的他也曾随口指点过一些人,后来莫不成了丹道大师。

    诸禾心立刻在脑海中计算起来,喃喃道:“烈焰豹是火属性,刚好中和掉黑石散带来的阴性,而达到一定高温时便融解挥发,不会存于丹药之中。”

    “妙,真是妙!为什么我没有想到?”

    老头瞪目结舌,看向凌寒的目光中充满了火热,他立刻道:“小友,请到楼上一叙,让老朽好好招就待。”招待是假的,他还想从凌寒嘴里套出些更多的丹方。

    ——在他想来,凌寒应该是哪个丹道世家的传人。

    凌寒一笑,却是道:“不行!”

    “为什么不行?”诸禾心急了,这小子极可能就是一本会走路的丹方大全啊!

    “有人叫我滚出去。”凌寒故意道,说着还看了朱大军一眼。

    噗通,朱大军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此时真是欲哭无泪啊。

    他怎么能够想到,诸禾心对凌寒是这个态度?早知道这样的话,他把凌寒当成老太爷供起来都行。现在怎么办,他不由地脸色难看。

    店里其他人看在眼里,都是在心中摇了摇头,刚才朱大军只要言语之间客气一点,态度上不要如此咄咄逼人,现在也不至于没有退路。

    绺由自取!

    诸禾心立刻扭头看去,老脸板了起来,露出可怕的怒意。

    他能不怒吗?

    作为一个丹师,他毕生的追求就是提升炼丹水准,获得更多的丹方。现在明明有了一本“丹方大全”,可你丫的居然叫对方滚?你跟老子有仇啊?

    “浑帐东西!”他怒喝道,“这是怎么回事,给我说!”

    马大军想死的心都有了,可在诸禾心的逼问之下,他又不敢不答,只好吞吞吐吐地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倒也没有歪曲事实,但辱骂凌寒的话自然是不可能再重复第二遍的,他还没有那么蠢。

    “你好大的威风!”诸禾心立刻一巴掌抽了上去,打得马大军在原地转了三圈才停下来,整个人都懵了,“你没有听说过就以为没有?那你没有听说过的药材多了去了,难道都要连根拔掉?”

    “告诉你,这五种药材都确确实实地存在!”

    “紫荷草在沉香谷中就能找到,柯蓝果在百连山的一个山谷就有,百年朱竹生在极阳之地,红叶薯在火山灰下,烂叶枯树根比较罕见,需要在腐朽百年以上的老树根中才能找到。”

    “我错了!我错了!”马大军连忙道歉不断,连诸禾心都这么说了,还有什么好怀疑的?他伸手抽自己的耳光,道:“是我不该得意忘形,是我狗眼看人低!”

    诸禾心又向凌寒看去,道:“小友,真是抱歉,真是抱歉。”

    他突然一愣,因为他想到了当初还没有出师门时,曾经听师父说过一个方子,那是一副修复灵根的药剂,其中便有凌寒要买的几味药材。

    因为当年他师父十分感慨,说这副方子虽然不用炼成丹药,可效果却是奇佳,惜乎年代太久,只知道几味主药的名字,但具体怎么调配却早就失传了。

    正是如此,他的印像非常深刻,此时猛地回忆了起来。

    难道、莫非,凌寒买这些药材就是为配制元心复灵散?

    老头的心脏不由地怦怦怦狂跳,要是可以得到这张丹方,烧给九泉之下的恩师,想必他老人家必能含笑瞑目。

    “小友,你要购买这些材料,莫非是为了配制——”

    “元心复灵散。”凌寒点头,也没有隐瞒,道,“我的灵根受了点伤。”

    噗!

    马大军立刻喷了出来,灵根受损,对于武者来说简直是致命的创伤,就他所知根本治不了!可听凌寒的意思,这似乎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刘雨桐也是美目生光,她是刘家的贵女,虽然本身不是丹师,却是知道许多高阶丹药,比如“月恒丹”,那就可以治疗灵根。

    问题是,月恒丹珍贵得无法形容,就是刘家想要得到一颗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而且还未必买得到。

    凌寒啊凌寒,你到底隐藏着多少秘密?

    她对凌寒越来越好奇了,现在就算凌寒说不要她做追随者了,估计她的好奇心也会让她留下来。

看过《神道丹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