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神道丹尊 > 第6章 天药阁
    凌寒与刘雨桐出门而去,凌慕云三人想拦,却根本不敢出手,连凌重宽都被击败,凌家还有谁是对手?

    除非凌东行回来。

    可就算凌东行回来,他会帮哪边?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嘛。

    五名侍女则是脸色精彩无比,她们看到了精彩无比的一出戏,这足够她们吹上三年了。

    “去哪?”出了凌家之后,刘雨桐向凌寒问道。

    “天药阁。”凌寒随口说道。

    刘雨桐哦了一下,她以为凌寒是要为自己配药,毕竟她可是个“病人”。

    两人走得很快,只是十来分钟后就来到了地方。

    天药阁是一个很大势力,在雨国每一个城市都有分店,至于雨国之外有没有,限于前身的阅历他也并不清楚。总而言之,天药阁的药材、丹药最是齐全,如果在这里也买不到的话,那么在别人的地方肯定也买不到。

    凌寒走进药阁,来到了一个窗台,后面坐着一名妙龄女子,长得相当漂亮。见凌寒走过来,她立刻站了起来,盈盈一笑,道:“两位好,我叫小桃,很荣幸为两位服务。”

    她在刘雨桐的身上多看了两眼,毕竟这女子可不是一般的漂亮,连她身为女性都有些挪不开眼睛。

    凌寒点点头,道:“我要紫荷草、柯蓝果、百年朱竹、红叶薯、烂叶枯树根。”

    小桃满脸茫然,她在这里干了两年多,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五种药材的名字。她怔了一会,才道:“两位客人,真是不好意思,这五种药材我听都没有听说过,你们先等等,我帮你们去问下别人。”

    “可以。”凌寒点点头,这五种药材确实非常偏,因为除了用来配制元心复灵散之外,在别的地方极少用到。而元心复灵散的品阶虽然不高,却是他前世独创的药方,虽然传给了几个人,但有没有流传下来却不一定。

    过了一会,只见小桃和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一起走了过来。

    “你就是那个捣乱的家伙?”中年男人扫了凌寒一眼,脸上全是不屑之色。

    凌寒眉头一皱,道:“什么叫捣乱的家伙?”

    “我呸,胡乱报些根本不存在的药材出来,这不是故意捣乱是什么?”中年男人哼道,一副我早就看穿你的表情。

    凌寒道:“你怎么知道这些药材是我胡乱报的?”

    “这不是废话,我可是堂堂黄级中品丹师,这些药材我连听都没有听说过,你不是胡乱报的是什么?快给我滚出去!”中年男子挥了挥手,好像在赶苍蝇似的。

    他叫马大军,确实是黄级中品丹师。

    店里还有其他客人,听他这么一说,都是“哦”了一声,露出敬畏之色。

    丹师是一个很稀缺又高贵的职业,分为天、地、玄、黄四个大等级,每个等级还能细分为上、中、下三个小品阶,可就算黄级中品这种低级丹师都是极受欢迎和尊重,被各个势力抢着要。

    ——比如苍云镇吧,就只有这么一个丹师,供职于天药阁中,平时也不用他炼制什么丹药,只是用来坐镇的。

    因此,马大军自然有足够骄傲的底气了。

    “连马丹师都这么说了,这小子肯定是来捣乱的。”

    “真是好笑,居然跑到天药阁来撒野,这是哪来的傻瓜?”

    “哗众取宠的吧?”

    众人都是帮着马大军说话,丹师高贵无比,因此偏向自然十分明显了。

    凌寒有些生气,道:“你没有听说过,那是你学艺不精,怎么可以武断地认为别人捣乱?你去叫你们店里学问最深的人过来,我与他说。”

    “你什么东西,敢命令我做事?”马大军同样显得很不悦,他都亲自出来“揭穿”了,你怎么还在这里胡搅蛮缠?再说了,他就是此地天药阁的负责人,还有谁能够比他更有学问?

    ——当然,诸大师不算,人家只是过来游玩,突然有了灵感,借用这里的天药阁炼下丹罢了。

    刘雨桐看在眼里,嘴角微微上扬,显得有些期待。

    这次她可不会出手。

    天药阁是一个庞然大物,连雨国皇室都要客客气气,更何况她只是刘家的一个小辈,绝对不可能陪着凌寒胡闹。

    你不是挺能的吗,现在怎么把面子扳回来?

    ——她虽然答应做凌寒的追随者,而且只是暂时的,但以她的心高气傲自然不会心甘情愿,至少现在不会。因此,她很想看到凌寒受窘的模样。

    再冰山的女人也是有报复心的。

    “还不快滚!”马大军掸了掸手,一副不耐烦的表情。

    “你可不要后悔?”凌寒悠悠说道。

    “哈哈,你能拿我怎么样?”马大军不由乐了,这个少年居然还敢威胁自己。

    店里的其他人也是一副看笑话的表情,这少年是哪家被宠坏的少爷吗?可就算是城中两大豪门的家主亲子又如何,哪有与黄级中品丹师叫板的资格。

    凌寒只是一笑,转头看向刘雨桐。

    刘雨桐心中闪过一道鄙夷,又要叫自己出手吗?却听凌寒道:“给我大声喊:铜谷沙放多了!连喊三声,越大声越好。”

    这是什么意思?

    刘雨桐瞪大了美目,但看到凌寒自信的表情时,芳心一颤,不由照办,大喝道:“铜谷沙放多了!铜谷沙放多了!铜谷沙放多了!”

    她可是聚元境,中气十足,有若狮子吼。

    “你们两个都有毛病,快给我把他们赶出去!”马大军大怒道,向着店里的两名护卫说道。

    嘭!一声巨响,好像什么东西爆炸了——凡是丹师都能立刻断定,这是炸炉了,每个丹师都会遇到的事情。

    嗵嗵嗵嗵,一连串的脚步声响起,从楼上一路往下,很快,一名头须皆白的老者已是从楼梯口出现,一个箭步就冲到了刘雨桐的面前,激动地道:“你怎么知道铜谷沙放多了?”

    老头身上还带着炸炉后的惨状:胡须眉毛头发都被烧掉了一部份,老脸黑了半边,衣须也是破破烂烂的。被这样一个老头用无比专注的目光盯着,刘雨桐此时心中的怪异也就可想而知了。

    但更让她惊讶的是老者胸口别着的一枚银徽章,那可是丹师的标志,银质代表着……玄级!一枚则代表着下品。

    这老者是玄级下品丹师。

    乖乖,这样的存在即使在皇都都是各大家族的座上宾,哪怕她刘家的家主见到对方都要客客气气地称对方一声“大师”。

    可现在,这位“大师”居然用哈巴狗似的眼神看着自己,满脸的求知欲,这让刘雨桐如何能够不感到古怪?

    她不由地看向凌寒,这少年还有多少神奇的地方?

看过《神道丹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