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神道丹尊 > 第5章 痛抽老狗
    刘雨桐有着绝对的自信,她是聚元八层,而凌重宽只是聚元六层,别看只是差了两层,但一个是聚元后期、一个却是中期,可是差了一个大阶段。

    凌重宽又怒又惊,道:“刘小姐,你真要帮这个小畜牲?”

    “老狗,嘴里干净点。”凌寒在一边悠悠说道。

    这话不由让凌重宽四人都是气死——你一口一个老狗,却要别人嘴里干净点,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太霸道了。

    凌寒淡淡一笑,他就是霸道了又如何?前世的他就素以护短出名,帮亲不帮理——在外人面前,他一定会维护自己人,之后,是对是错咱们关上门再研究。

    凌重宽爷孙父子如此欺人太甚,他要忍得下这口气就怪了。

    刘雨桐没有回答,娇躯却是轻飘飘地跃了出去,素手拍出,向着凌重宽按了过去,整个人犹如仙女下凡,不带一丝火气,显得出尘绝俗。

    可凌重宽绝对没有这样的感觉,额头上的冷汗已是滚滚而下,他是聚元中期,对方却是后期,这是一道不可跨越的鸿沟。

    但凌重宽可丝毫不想被凌寒这个废物、晚辈抽耳光,因此他必须奋起反击,再不济也得逃出去。

    嘭!

    他展开了凌家的绝学“三翻手”,向着刘雨桐迎了过去。

    这是一门黄级中品武技,也是凌家三大绝学之一,凌家就是靠这三门绝学登上苍云镇两大家族之位的,威力自然可怕。

    可惜的是,他的对手是刘雨桐。

    “小折梅手!”冰山美人轻斥一声,纤手轻翻,连点带拍,动作优雅得无法形容,但威力却是可怕无比,纤手划过,凌重宽便只能步步后退,一张老脸变得通红。

    小折梅手,黄级上品武技!

    修为被压制、武技被压制,要说凌重宽有什么优势,那就是他几十年的战斗经验了。可问题是,刘雨桐乃是武道天才,经验确实不足,可对于战斗却有着惊人的悟性,完全能够弥补经验上的缺失。

    凌重宽如何能够不败?

    仅仅只是五六十招之后,凌重宽便被制住,丹田封制,元力无法涌动,比普通人强不到哪里去。

    “爷爷!”

    “父亲!”

    凌慕云三人都是大叫道,想要冲上来,却又慑于刘雨桐的实力,只能向着凌寒怒目而视。他们丝毫没有反省之意,只觉这一切都是凌寒的错。

    ——如果凌寒不出现的话,那事情就能照预定的方向发展。

    凌寒看向刘雨桐,道:“你稍微改变一下出手的风格,战力会更强。比如第十七招的时候,你只要右手再向下沉,左手拍前两寸,就已经能够制住对手。”

    刘雨桐先是不服,她只以为凌寒找到了某个上古时期的宝库,得到了若干高级秘术,这才能够靠两句口诀就让自己关卡松动,突破在即。

    但她将之前的战斗回忆一下,不由地俏脸一变,因为凌寒说得再对不过,刚才她只要按凌寒说得去做,可以让这场战斗结束得更快。

    她不由地对凌寒生起一丝敬畏,这眼光太可怕了。

    凌寒在心中笑,他是谁?万年前的武道王者,难道还收不服帖一个小姑娘?他走到凌重宽的身前,将右手高高扬起。

    “小畜牲,你敢!”凌重宽怒目说道,他要是被凌寒抽上耳光的话,以后还有脸见人吗?

    啪!

    凌寒毫不犹豫地一掌抽下,赏了凌重宽一记重重的耳光。

    嘶!

    凌家三人、五名侍女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真抽了,真得得抽了,堂堂凌家大执事,居然被一个公认的废物当众抽耳光。

    “嘶,难怪这老狗脸皮奇厚,我的手都打疼了。”凌寒呲牙说道。

    这是自然,炼体境就是以元力淬炼身体各个部份,让每一块肌肉中都是充满元力,一拳轰出、一脚踢出,便能爆发出可怕的力量。

    凌重宽已经是聚元境,走过了完整的炼体阶段,因此他的脸自然被元力淬炼完全,炼体中期的人全力抽打也未必伤得了他,只能让他疼下、流点血之类,必须用兵器才能伤到。

    可现在并不是伤不伤的问题,而是丢脸啊!

    被一个炼体二层的废物、晚辈抽耳光,而且还是当着五名侍女的面,这是怎样的奇耻大辱?传出去的话,叫他有何脸面见人?

    凌重宽的眼睛里都要喷出火来了,他厉喝道:“小畜牲,此事没可能这么结束,你一定会后悔的,一定会!”

    “唉,居然当着我的追随者面威胁我,真是蠢!”凌寒叹了口气,向刘雨桐道,“有人威胁你的主人,你说该怎么办?”

    刘雨桐也是俏脸微微抽搐,她可是刘家的娇娇女,哪可能适应做别人的追随者?但她毕竟还是很守信用的,立刻便道:“需要我杀了他吗?”

    此话一出,凌重宽的两个儿子和凌慕云都是吓了一跳,凌重宽可是他们的主心骨、撑天树,如果凌重宽死的话,那他们在凌家的权威也会土崩瓦解。

    凌寒笑着摇了摇头,道:“这条老狗是我父亲的,该由我父亲亲手解决他。不过——”他拆下了一条桌腿,在手中掂了掂,“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嘭,他挥起桌腿便抽到了凌重宽的脸上,一声重响,凌重宽顿时嘴一张,吐出了一口含着断牙的鲜血来。

    “老狗,我父亲豁出性命去冒险,你却夺他的希望,你说你该不该抽?”

    “你有儿子孙子,我父亲便没有?”

    “你昨天仗着实力比我强,生生将我打成重伤,这是一个长辈该有的态度?你既然不要脸,不想当这个长辈,我又何须给你脸面,把你当成长辈?”

    凌寒说一句便抽一棍子,几棍子下来,凌重宽已是披头散发,脸上全是鲜血,满口牙齿至少掉了一半。

    不过,别看他模样凄惨,但以武者强大的生命力,只要不受内伤,再重的外伤都能很快愈合,因此凌寒也揍得很爽,完全不必担心会失手打死对方。

    凌重宽已经不再吭声了,他在心中暗暗发誓,待日后有实力镇压凌东行后,一定要将这对父子给活剐了。

    “打得手都累了!”凌寒丢掉棍子,道,“雨桐,跟我出门一趟。”

    雨、雨桐?

    刘雨桐顿时打了个哆嗦,这叫法让她感觉好肉麻。

看过《神道丹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