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神道丹尊 > 第4章 第一个命令


    刘雨桐虽然心动,但要说答应做凌寒的追随者,却是远远不可能的事情。她轻启朱唇,道:“换一个条件!”

    凌寒微微一笑,道:“你现在在聚元八层巅峰吧,我送你两句口诀,算是我的诚意:三阴养元、道方图,三花聚顶、破凌霄!”

    刘雨桐先是不以为意,这家伙不过炼体二层,能给出什么惊人的口诀,八成是在故弄玄虚而已。但当她将这两句口诀听进耳朵之后,体力的元力不由地蠢蠢欲动,好像聚元九层的大门正在打开。

    她不由地动容,虽然她知道自己必能突破到聚元九层,但这时间应该在一个月之后,但现在她却有种强烈的感觉,只需要一天,不,甚至她现在就能闭关进行突破。

    这也太夸张了,只是两句口诀而已。

    “这就是三阴玄功总纲中的两句,如何?”凌寒笑道,接下来一句,他提高了声音,道,“做我的追随者,我教你无上神功!”

    噗!

    凌重宽四人都是喷了出来,忍不住要哈哈大笑。

    不是吗,还有比这更加好笑的事情吗?区区一个废物,居然要收虎阳学院的天才做追随者,还说要传授无上神功?这牛真是吹破天,这胆儿也是肥到家了。

    蠢货不自量,简直惹人笑!

    几名侍女也同样捂住了小嘴,她们当然知道凌寒的底细,而只要看看凌重宽他们对刘雨桐的态度就知道了,这位女子的身份是何等高贵。

    刘雨桐的纤手不自禁地颤抖,她的内心正在经历着激烈的斗争,答应又或者拒绝,两个念头不断地交织。

    从理性上来说,她堂堂刘家贵女,更是拥有天级上品灵根的天才,怎么能够做一个炼体二层小人物的追随者?可她那颗向武的心却是蠢蠢欲动,似乎在催促她答应下来。

    而且……凌寒说能够治她的病,似乎并非虚言。

    “算了,反正天下有的是人才,我也不是非要你一个!”凌寒故意摇摇头,转身就走。

    “慢!”刘雨桐终于下定决心,抢上前一步抓着凌寒的衣袖,“我答应你!但是,最多三年!”三年之后,她就二十岁了,如果没有一睡不醒,那么她将彻底自由。

    噗,凌重宽四人再次喷了出来,但这一次是强烈的震惊和茫然。

    难道他们刚才的耳朵出了问题,怎么好像听到刘雨桐说答应了?答应做凌寒的追随者?一个废物的手下?

    这这这这,这一定是听错了,绝对如此!

    凌寒回过身来,露出一抹笑容,抬起手,道:“一言为定!”三年时间他若还不能收服了对方,那他也太失败了。再说了,他也只是现在比较弱,需要一个帮手,比如对付一下马上就要恼羞成怒的凌重宽。

    啪!

    刘雨桐也伸出手,与他来了一记对掌,这是武者的约定。

    好嫩的手!

    在与对方击掌的时候,凌寒不由地心中一荡,虽然他曾经是天人境的强者,更是丹道帝王,前世不知道有多少绝色美女投怀送抱,可现在与前身的灵魂融合之后,似乎也变得年轻冲动起来,久违的激情在体内熊熊燃烧,让他好像真得重回了十六岁。

    凌寒享受着这样的改变,这是生命的意义。

    “刘小姐,不要听这个小畜牲胡说八道,我们还是说正事。”凌重宽插口道,他可不想凌寒再继续捣乱下去。还有那个张远,真是个蠢货,连一个废物都看不住,回去就把他宰了!

    “大执事——”凌寒冷冷地看了过去,“去虎阳学院的这个名额,乃是我父用生命换来的,现在我父正在紫光地谷中搏命,你却厚颜无耻地将这个名额夺去,你不觉得脸上火辣辣吗?”

    “放肆,竟敢与老夫这般说话?”凌重宽顿时大喝道。

    刘雨桐之前没把此事放在心上,但既然已经与凌寒有了约定,她的态度自然变了,开口道:“凌执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需要一个交待!”

    凌寒的话凌重宽可以当作没听到,可刘雨桐的话却不行。

    人家是虎阳学院的代表,本身的实力更在他之上,他有什么资格将刘雨桐的话当作耳边风?

    他连忙道:“事情是这样的,此子是寒家家主凌东行之子,因此凌东行动了私心,将这个名额私下给予此子,我只是从大局出发,让这个名额发挥出真正的作用!”

    “好一个以大局出发!”凌寒冷笑,“凌重宽,你还要不要脸?这个名额是我父亲用生命换来的,与家族有什么关系,需要你来操心?你只不过想把这个名额交给自己的孙子,日后在修为上超过我父,从而帮助你夺得家主之位而已。”

    “既要当婊子,又要立贞节牌坊,无耻之尤,不要脸之极!”

    被凌寒这么一番痛快淋漓的大骂,凌重宽气得是浑身直发颤,差点一口老血都喷了出来。

    “小畜牲,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辱骂老夫?”凌重宽充满了愤怒。

    居然被一个废物指着鼻子骂,他要是不重罚凌寒的话,定会气出内伤来。

    凌寒只是淡淡而笑,扭头对刘雨桐道:“我对进入虎阳学院完全没有兴趣,这个名额的交易做废,让虎阳学院补偿些灵药做为代替。”

    “可以!”刘雨桐点头,全力培养一名学生的话,也要付出海量的灵药。

    “不!”凌重宽立刻大叫,“这个名额是慕云的,你们谁也抢不走。”

    “老狗,你的耳朵有问题吗,这明明是我父换来的名额,与你何关?”凌寒嗤了一声,然后看向刘雨桐,道,“接下来,是我给你下达的第一个命令。”

    他顿了一下,道:“给我制住这条老狗,我要抽这不要脸的老货几记耳光!”

    刘雨桐只是微微迟疑一下,便点了点头,道:“好!”

    凌寒已经表达了诚意,给了她两句珍贵的口诀,那么她自然也要拿出诚意来。

    什么,刘雨桐真得答应要做凌寒的追随者?

    追随者听起来很高大上,其实就是随从、下人!堂堂虎阳学院的天才,居然肯给别人做追随者,这是何等不可思议的事情?

    可事实就是如此,刘雨桐已经站了起来,美目盯着凌重宽,曼妙的娇躯开始散发出强烈的战意。

    “刘师姐,你不要被这个小子蒙蔽了!”凌慕云则在一边叫道,脸上充满着震惊,怎么也无法接受像刘雨桐这样天资聪慧的女人居然会被凌寒的花言巧语所骗!

    尤其是,这个绝色丽人还是他竭力想要追求的,现在更像是吃了一万只苍蝇,郁闷到不行。

    “你是束手就擒,还是待我出手?”刘雨桐淡淡说道。

看过《神道丹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