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神道丹尊 > 第1章 重生


    雨国,苍云镇凌家,月过中天。

    凌寒花了整整十秒钟的时间,才终于肯定,他确实转世重生了。

    对于一名天人境的强者来说,需要花十秒钟才能去肯定一件事情,这绝对不可思议之极,但也同样证明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有多么得不可思议。

    前一世的他,站在了武道巅峰,更在丹道上有着前无古人的成就,开创的“三火引”之术在炼丹界引发了一场革命,被尊称为“丹帝”。

    可他并不满足,还想要再进一步,达到传说中的破虚境,破碎虚空、化凡成神。为此,他探访了无数的古迹,最终进入了黑血谷,历经重重危险之后找到了一座神秘的古塔。

    没有让他失望,古塔上浮现着金色的文字,乃是一篇无上功法,名为《不灭天经》,练到最高境界,身体便不坏不朽,与天地共存、与日月同寿!

    可纵使以凌寒天人境的武道修为,仍是觉得这《不灭天经》晦涩难懂,好像在看一本天书似的,完全没有头绪。

    他强行记下这篇功法,正想研究一下那古塔时,古塔却是轻振,释放出一道无量神光,瞬间便将他的肉身打碎。但古怪的是,他的灵魂居然没有消散,陷入了一种似醒非醒、似梦非梦的状态,一直持续了上万年时间。

    在这万年间,他的灵魂一直在揣摩着不灭天经——除了这他也干不了别的事情,一万年下来,他终于将这篇功法的第一层领悟了。

    一名天人境的强者,花了一万年时间才把一门功法的第一重境界领悟,这是什么概念?

    要知道天人境强者一般也就千年不到的寿元,正常来说,世间根本没有人可以修成这不灭天经,因为根本还没有开始就已经老死了。

    可凌寒却以这种古怪的方式掌握了《不灭天经》的第一层功法,然后,他就突然活了过来,转世重生在一名同样叫做凌寒的十六岁少年身上。

    不可思议之极!

    “不管是怎么回事,总之我又活了!”

    “虽然这具身体才只是炼体二层的修为,废材得不能再废材,但我曾经是天人境强者,站在了武道之巅,又是丹道大师,资质差就用丹药来补,就不信不能重回巅峰。”

    “而且,我终于可以修炼不灭天经了,这是一门无上功法,甚至……可能不是凡界所有,而是来自传说中的神界,否则怎么可能需要一万年才能理解第一重功法?”

    “这一世,我定能超越前人,成就神位!”

    “还有,这副身体究竟是怎么回事,十六岁才修炼到炼体二层,难道是因为如今的武道太过凋零?”

    轰,无数的记忆涌入脑海,这是属于另一个凌寒、这副身体原主人的记忆,而在这个过程中,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也融合到了一起,不分彼此。

    “我明白了。”

    凌寒在心中点头,他之所以现在才是炼体二层,原因在于他的灵根太差了。

    想要修炼成为一名武者,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必须拥有灵根。有了灵根,才能吸收天地间的灵气,淬炼己身,化为本身的元力。

    有的灵根吸收灵气快,有的灵根则慢,因此灵根分为天地玄黄四个大等级,每个大等级又分为上中下三个小品阶,以天级上品最佳,黄级下品最劣。

    判断灵根优劣的关键在于纯净度,越是纯净越好,而凌寒的灵根却是五行兼具、最是杂乱,在武道界这是最最劣等的灵根,算作黄级下品都只能说是勉强,因此他现年十六岁却仅仅只修炼到炼体二层,而同龄人怎么也达到了炼体四层、五层。

    前世的凌寒却是天灵根,而且还是天级上品的九阳火灵根,再加上无人能及的丹道天赋,以丹辅武,仅仅只用了两百年时间就达到了天人境,这是前无古人的纪录。

    “五行杂灵根,这是最最低等的灵根,难怪前身虽然无比努力,却只有炼体二层的修为。”

    “于我而言,五行杂灵根虽然有点棘手,但辅以丹药,最多四百年我必然还能重临巅峰!”

    “咦!”

    凌寒在心中惊呼,脸上露出难以相信的震惊表情,他愣了好一会,以强大的灵魂力重新内视自己丹田处的灵根,震惊的表情顿时变成了狂喜。

    “这不是五行杂灵根,五行完全均衡,形成了一朵道莲!这是五行混沌莲,极品中的极品,比九阳火灵根还要稀有,可称为神级灵根!”

    “前身修炼慢,是因为神级灵根都需要专门的功法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能。”

    “而我……偏偏就掌握了一门匹配五行混沌莲的五行天极功!”

    “一百年!不,只需要五十年,我就能重新达到天人境!”

    饶是以凌寒前世天人境的修为都是忍不住露出了喜色,灵根生来注定,后天无法改变。前世的他为了破虚成神,走访过无数的古迹,得到了大量的功法秘术,五行天极功便是其中之一。

    前一世,他站在了武道巅峰,这一世,他将再创辉煌,缔造不朽神话。

    “前身是怎么死的?”

    凌寒翻捡起了记忆,而很快他就露出了怒容。

    前身是凌家家主凌东行的独子,母亲、爷爷奶奶很早就过世了。而凌家是武道世家,每一名族人都练武,也以武为尊,像凌东行为什么可以坐上家主之位?便是他的实力最强,打出来的。

    可凌寒因为灵根的问题,从小被便被视为废材,吃尽了白眼。

    为了给儿子搏一个光明的未来,凌东行与虎阳学院达到了一项协议——虎阳学院会招收凌寒成为弟子,全力培养,而作为交换,凌东行则会进入紫光地谷,为虎阳学院寻找一件很久以前失落的东西。

    虎阳学院是雨国皇朝建办的,资源无数,若是全力培养的话,便是再废材的人也能提升到聚元境。

    可虎阳学院的人又不可能是白痴,若是那件东西好取的话,又怎么肯开出如此优渥的条件?

    紫光地谷,危险重重,走错一步都可能丧命,可为了儿子,凌东行在七天前义无反顾地出发了。

    昨天,虎阳学院的人来了,并通知凌家,今天会按照约定来接人。可在这个时候,凌家的大执事凌重宽却是跑过来和前身商量,要他将这个珍贵的名额让出来,给他的孙子凌慕云。

    理由是,凌慕云是天才,前途无限,这样的机会不能给一个废材给浪费了。

    前身自然不会答应,这是他父亲用命换来的机会!但凌重宽说是商量,其实只是在通知前身而已,压根儿没把他的意见放在心上。

    前身忍无可忍出手,可凌重宽乃是聚元境强者,一根手指便能镇压他,他又岂是对手?

    只是一拳,前身便被重伤,然后关到了自己的房间中,显然是不想让他在虎阳学院的人面前捣乱。而等到凌东行回来的时候,木已成舟。

    而重创的前身就这么被生生气死了。

    凌寒哼了一声,真是欺人太甚,自己的父亲豁出性命换来的这个名额,居然被凌重宽爷孙这么夺走了?

    这对无耻之极的狗东西!

    不能忍!

    他从床上爬了起来,顿时感到全身酸痛——他活是活过来了,可身上的伤却不会无缘无敌地好转。

    “嗯?灵根还受了创伤!”凌寒眉头一皱,凌重宽那一击对他的灵根都造成了伤害,而灵根受创,这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普通的医石无效。

    “就我所知,有七种丹药可以修复灵根,不过四种需要的材料太过昂贵,便是把整个凌家卖了也换不来——而且,我的灵根也只是受了轻创,不需要这么高级的丹药。”

    “剩下的三种,两种需要炼制成丹,以我现在炼体二层的修为太过勉强。那就只有一个选择了——元心复灵散,只需要将药材按比例调配,煮成药汁即可。”

    “先把伤治好,再去阻止凌重宽爷孙,我虽然不稀罕这个名额,但绝不能让父亲用命换来的机会便宜了这对不要脸的爷孙!”

    他盘膝坐下,开始运转“不灭天经”。

    这是他第一次运转这门可能是神级的功法,但因为已经揣摩了上万年,现在驾御起来也是从容之极。嗡嗡嗡,他的体内顿时生起强大的生机,元力大量消耗,可伤势却是迅速恢复。

    仅仅几分钟的时间,他已是伤势尽去。

    “不愧是不灭天经,我才刚刚开始修炼就拥有如此奇效。只是这与其他功法完全不同,正常的功法是利用灵根将天地灵气转化为元力,而不灭天经却是恰恰相反,将元力淬炼身体,并能治疗伤势。”

    “练到最高境界之后,不死不灭并非不可能。”

    “所以才能称为天经!”

    “可惜现在的层次不够,否则我能够以不灭天经将灵根都修复了。”

    凌寒睁开双眼,看了看窗外渐白的天色,喃喃道:“现在,该去会一会凌重宽那个不要脸的老货了,给他一个惊喜。”

    他穿上鞋子,走到门口,打了开来。

    门口立刻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将他的去路挡住,此人叫张远,是凌重宽的走狗之一。

    “寒少爷,大执事吩咐了,你今天得待在房间里!”张远嘿嘿笑道,对面这人虽然是家主之子,却是出了名的废材,在他眼里就是一个笑话。

    凌寒目光一寒,道:“你敢拦我?”

    拦的就是你,大执事说了,今天千万不能让凌寒去捣乱,必要的时候就是揍上一顿也行!张元皮笑肉不笑地道:“这是大执事的命令,还请寒少爷不要让我为难。”

    凌重宽这条老狗还真是谨慎,将他打成了重伤仍是不放心,还派人守门,而这也能够看出,让孙子进入虎阳学院对于凌重宽来说有多么重要——但是当这个希望破灭的时候,凌重宽的失望、恼火也可想而知了。

    “滚开!”凌寒冷冷道。

    “寒少爷,这可是大——”

    啪!

    凌寒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抽了过去,冷冷道:“你是什么东西,叫你滚不滚?”

    什么,自己居然被一个废材抽了一巴掌?张远无法相信地抚着自己的脸,这废材居然敢对他出手,而且还打中了,这是哪门子的玩笑?

    他勃然大怒,想到凌重宽之前的话,必要的时候可以动手,不由地恶向胆边生,森然道:“寒少爷,这可是你逼我——”

    啪!

    凌寒再次挥手,又结结实实地抽了他一巴掌。

看过《神道丹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