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大圣传 > 第一百零四章 神圣之心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李青山沉默良久,挥了挥手,转过身去。
  
      钱容芷唇角微弯,猩红夺目,又深深一拜:“我将传播福音,吾王的慈悲恩典必将传遍魔域,为所有魔域众生所知。他们会是你最忠诚、最狂热的战士。”
  
      而后心满意足的站起身来,走下山去。
  
      李青山昂着头颅,深深的,深深的凝视着那一轮镶嵌着金边的黑日,与他漆黑的眼眸重叠。
  
      终于,这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如同苦行僧一般,在山巅岩石上席地而坐,陷入了恒久的沉思。
  
      刹那间,风云变幻,白云苍狗。
  
      浩浩汤汤,无穷无尽的天地灵气,向着这片高原,这座孤峰,这个男人,汇集过来。
  
      钱容芷刚刚走下高原,蓦然回首,只见天空中形成肉眼可见的灵光长河,极光一样变幻流溢着五光十色,衷心赞叹道:“真是壮美的景象啊!”
  
      方圆数万里的魔民都可以清楚的看到,沉醉于这从未见过的美景。
  
      长河中波澜起伏,那是他起伏的心绪。不时激起一轮轮涡流,那是他激荡的思索。
  
      “值得吗?”
  
      随着对魔域法则的参悟,他清楚的预见到了未来,看见自己的雕像是如何破石而出,贴上金箔,送入金碧辉煌的殿堂。亦看见人们虔诚的、狂热的,拜倒在神像脚下,充满了痛苦与希冀。
  
      “然而我所能给他们的,只是毁灭而已啊!”
  
      从始至终,他都只想要走自己的路,所以不愿意与他人建立太深的联系。【WwW.AiQuXs.coM】
  
      仇恨与敌对固然是一种桎梏,但那些恐怖的敌人,反而会激起他的斗志,让他从安逸享乐中挣脱出来,勇猛精进,杀伐果断,残酷的摧毁一切阻碍,踩在敌人尸首上快意大笑。
  
      最难以应对的反而是那些温柔情意。那些全心全意为了他好的人,那些愿意为他付出一切的人。
  
      所以不愿以“救世主”自居,吞下“黑日魔心”也好,被九天雷公将军斩杀亿万次也好,那都是他所选择的道路,不需要任何人来感激他、报偿他。
  
      若这果真是一场祭天仪式,那他不介意做一头孤傲的祭品。
  
      “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然而若是不唤起所有魔民,这场战争是不可能胜利的。反而会因为两个世界的不断融合,从而陷入巨大的混乱之中。
  
      从他踏出这一步开始,就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事了,他乃是万罪之首,万恶之源——我即群魔!
  
      他将心神深深沉入魔域深处,亿兆魔民沉积了亿万载的痛苦怨恨如同渊海一般翻涌,不渴望救赎,只渴望复仇。甚至无所谓向谁复仇,只欲饱饮鲜血与魂魄。
  
      “燃尽而死总胜过沉沦苟活!”
  
      李青山的声音响起,冷酷而决烈,在群山之间回荡呼啸。
  
      钱容芷欠身行礼:“您是意志,便是我的命运。”
  
      ……
  
      祗树给孤独园
  
      一缕清风吹过菩提树,千枝万叶一起回响,带着金属色泽的鸣响声,构成一曲奇妙的乐曲。
  
      然而今日的音调,却与平日不同,少了几分禅意,多了几分道蕴。
  
      佛陀正以手支颐、闭目养神,闻声睁开双眸,双手合十,欠身致意,微笑道:“老师,许久不见,别来无恙。今日不用炼丹讲课吗?”
  
      若有旁人听到这一句话,定会大为惊讶,什么人竟能被佛祖尊称为老师。
  
      只见来者是一个道人,白发苍苍却有一副红润童颜,鹤氅飘飘偏带着一身烟火气。乍眼看来,与寻常老道也没甚分别。
  
      然而这老道却正是道教之祖,众仙之师——太上老君。
  
      与佛陀广施佛法、普度众生截然相反,他常年在兜率天宫中参悟混元道果,除了偶尔为天帝炼制几炉丹药,为众仙讲解混元道果之外,从不参与世间之事。上一次与佛陀相见,也已是数万年前之事了。
  
      他明知便是推拒“老师”这个称号,对方依然会坚持,也就坦然承受下来。入乡随俗,双手合十,还了一礼,开口道:
  
      “天帝见妖星出世,大劫开启,正大宴群臣,共商讨魔之事,特地命我来拜会世尊。”
  
      佛陀微微颔首,也接受了“世尊”的称呼,会心一笑:“陛下他大概很快活吧!”
  
      “快活极了,又将那一身熊皮取出来,整日披着在宫中乱走,却不见了腰间那一柄剑。”太上老君摇头苦笑,至于那一柄剑的下落,他自然心知肚明。
  
      佛陀讶异的道:“不会还是当年涿鹿披那一张吧!”
  
      太上老君绷着脸点点头:“我特地起了一卦,还真是那一张。”
  
      二人一起哈哈大笑,笑声激荡一树菩提叶。
  
      “那还真是耿耿于怀。”
  
      “陛下总觉得前两次大劫是胜之不武,怪你坏了他的好事。所以特命我传一句话给你:天命难违,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再四。”
  
      “明明都是老师的主意。”
  
      “你若不为,我亦不为。”
  
      “那也是无可奈何之事,我亦深负于人。不过请陛下放心,这一次,我必不再横生枝节。”
  
      凭他们的境界,任何一丝回忆,都不会随着时光变得淡漠。每一次回想起来,都与身临其境无异。从中感受到的情绪,也是常人的百万倍。他们可以理解同情世人的无知与卑劣,世人却无法理解他们的智慧与悲悯。
  
      当然,天帝也好,佛陀也罢,亦有能力所限,无可奈何之事,以“天地为棋盘,众生为棋子”的豪情,不过是凡人“皇帝用金扁担”的妄想而已。
  
      “天帝毕竟是伏羲氏的传人呐!亢龙无悔。”
  
      太上老君负手而立,也不知想起了什么,恍惚之间,身形仿佛变得无比高大,与天相接,赫然凌驾于大道之上,从一个不可企及的高处俯瞰一切。再一眨眼,同时又确然只是七尺之躯,一个满身烟火气的的老道而已。
  
      极平凡而又极伟大,极柔弱而又极刚强,无所为而又无所不为,两种截然相反的境界与感觉,在他身上得到完美的统一。
  
      佛陀赞叹道:“老师更进一步了!老师若不来见我,我亦要去参见老师,再受一番教诲。”
  
      “道无止境,玄微奥妙,难以名状。可惜,你只对世间众生感兴趣,看不到我所看到的一切。智慧对你而言,终归只是手段。如果你能将视线从众生身上移开,与我一起观察这个世界,所得到的智慧一定远胜于此。”太上老君不胜遗憾的道。
  
      “凭老师的智慧,自然不愿拘泥于凡尘俗世。可是,我们亦是众生之一,莲花生于污泥。相由心生,境由心造,没有众生,世界亦无意义。只要你我仍能理解众生之苦,便不可能超脱。”
  
      “我从来辩不过你。”
  
      “善者不辩,辩者不善。信言不美,美言不信。不善不美,如我而已。”
  
      默契之下,是历经千百万年也无法调和的分歧。
  
      言语之间,天地大劫的进程轰然向前。(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过《大圣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