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大圣传 > 第五十二章 灵器逞威


    龙门派狂妄霸道,但此刻在众人的眼中,李青山更比龙门派霸道狂妄十倍,一言之间,就决定了盘踞庆阳已久的两大江湖势力的命运。

    杨安之脸上却再没有丝毫愤怒之情,恢复了一个剑客应有的冷静理智,他凭本能直觉,判断李青山为平生少有的强敌。

    但他亦有着绝对的自信,他轻灵飘逸的轻功,最克制李青山这种外家横练功夫,就如同李青山克制刘洪的铁拳一样。力气再大,打不着人,也是死力废力,李青山挡得了寻常龙门弟子的剑,却挡不了他这个堂堂二流高手的剑。

    这一点,李青山同样很清楚,而且他敏锐的主要到,杨安之所佩戴的剑,不同于寻常弟子所佩的jing钢长剑。但面对这样的对手,想逃都不可能,只有挺身面对。

    二人对峙,酒楼上忽然静了下来,杀气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锵!”

    杨安之拔剑离鞘,森寒剑芒,席卷李青山。

    李青山瞳孔一缩,剑刃上竟也笼着一层淡淡的灵光,同他今ri得到的小刀一样。

    人有名,剑亦有名,这便是一把庆阳城中,无人不知的名剑。

    飞龙剑,龙门派传承数代的宝剑,只有掌门才有资格佩戴。人有名则强,剑有名则利!此剑即便是普通人拿在手中,也可削铁如泥。若是在真正的剑客手里,那便是真正的杀人凶器。

    “这是一件灵器!”时间回到宴会之前,青牛望着李青山手中的小刀说。

    “灵器是什么?”李青山把玩着手中小刀:“难道真的给我捡到宝了?”他前世可是经常看小说这么写,随便到一个杂货铺逛逛,就捡到绝世神器,从此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青牛轻蔑一笑,打破了他的幻想:“这件东西,勉强附着了一层灵气,连下品灵器都算不上,多半是初学炼器的学徒练手用的,不过在你这个层次,也勉强算是个宝了吧!”只是牛眼中嘲笑的味道越发的浓重。

    这件东西,只能当做飞刀来使,无论是对于修行者还是普通武者,都是件鸡肋都算不上的废品。

    李青山珍而重之的将小刀收好,这可是他得到的第一件,嗯,灵器,有重大的纪念价值,毕竟也算是稀有物品不是。

    但没想到,转眼之间,就又见到了一件,而且还是在敌人的手中。

    金戈铺的掌柜也夹杂在士绅之中,别的士绅都惊慌躲避的时候,他痴迷的望着飞龙剑,

    这把剑若在金戈铺中,李青山纵然把全部银子拿出来,再跪在地上求他,他也不会卖。

    剑气袭来,在所有人都以为,李青山会像方才那样硬桥硬马的横冲直撞的时候,他却一个滚身避开剑气锋芒,来到酒楼的角落里。

    杨安之变招更快,手腕一偏,剑光如影随影,向李青山迫来,相隔数尺,寒气便刺得李青山肌肤发寒。

    二人所到之处,士绅纷纷惊叫逃窜,还以为要将他们当肉盾。

    李青山还没无赖到那种程度,伸手抓住一只八仙桌,当作武器横抡起来。

    偌大八仙桌,在他手中轻若无物,狂风四起,灯烛摇曳。

    杨安之全不把这威势放在眼中,剑光所及,八仙桌如豆腐般,被切的粉碎,转眼便只剩下一只桌脚,捏在李青山手中,

    李青山黔驴技穷似的,将桌脚狠狠投出去,不知是否是心慌意乱,竟还投偏了,从杨安之脑侧飞过。

    杨安之剑势如虹,李青山背心贴到了墙壁,不能退不能避。

    酒楼里忽然一片漆黑,从李青山手中飞出的桌脚,击落了最后的灯火。

    “想逃!太迟了!”杨安之厉喝,却没看到,黑暗降临时,李青山脸上浮起的,并非是惊慌失措,而是笑容。

    “砰!”李青山双掌合拍,在毫厘之间,夹住了飞龙剑。

    杨安之冷笑,他借飞腾前冲之势,想要凭力气夹住剑,是痴心妄想!剑锋突刺,剑掌摩擦间,竟发出金属交鸣的刺耳声音。

    剑尖离李青山的喉咙只剩三寸,杨安之脸sè忽变,脑后yin风寒气袭来,竟让他感觉多阔别多年的生死危机。

    “这不可能!”这是他生出的第一个念头。

    他虽然目不能视,但其他的感觉还在,有人贴近他的身后,他怎么可能发觉不了,那要多么强的轻功,莫非是暗器?

    酒楼里灯若还亮着,众人就能看见,一把小刀飞刺杨安之脑后,真的好像暗器。但若有人能像李青山那样开启灵目,便见得这把小刀握在小安的白净小手中,恰好合适。

    小安自修《朱颜白骨道》,每ri以鲜血洗练,已然不怕这个程度的血气,可以真正的贴近高手身侧,但是,仍缺少一把合适的武器。

    若是再用寻常猎刀,凭杨安之的实力,纵然不是横练外功,护体内力也会将刀弹飞出去,难以造成致命的伤害。

    但现在却不同了,灵器小刀在小安的手中,非但不是废物,还是刺杀的神兵利器。

    李青山以身为饵,正是为了要引杨安之到此,他同小安没有事先准备,更没有一言交流,有着极端的信任,而小安也果然没有让他失望,配合的妙至毫巅,

    杨安之也是厉害,在毫厘之间,低头避开,刀锋几乎是刮着头皮滑过。他惊而不乱,只要继续发力,击杀了李青山,就可从容应对后面的暗器高手。

    小刀猛地转折,向下疾刺。

    不是暗器!

    杨安之的大脑瞬间混乱了,因为他现在还没感觉到后背,一点生人的气息,心中升起一股凉气,不管不顾,yu撤剑回防。

    李青山双掌死死咬住剑锋,嘿嘿冷笑,想刺容易,但先被刺穿的,一定是你的头颅。想要抽出?那就别想了!

    剑在人在,大概是每个剑客都受过的教训,更何况这把剑是祖传下来的宝剑。

    剑留在李青山手中,人却以极为飘逸的身法弹飞出去,人却再也飘逸不起来,披头散发,极为的狼狈。

    而这一切,都只发生在转瞬之间,从杨安之挥剑上来,将李青山逼到墙边,再到被刺杀后退,也不过用了几个呼吸的时间。

    士绅们都慌乱着,没能反应过来,唯有刘洪抽抽鼻子,嗅到了一股血腥味。心中满是震撼,杨安之受伤了?这小子怎么伤的他?

    杨安之在最后一瞬间,果断弃剑,但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小安仍用灵器小刀,在他背后拉扯出一尺多长的伤口,鲜血汩汩流淌下来。

    李青山对于他的决断,心中倒有些佩服,他第一次体会到了书中所说的情绪,纵然是生死仇敌,不惜一切代价想要置对方于死地,但在交锋中,仍会为敌手所表现出的技艺所震撼。

    不过在战斗之中,他当然不会在这种情绪里纠缠,亦或是一切是非对错中纠缠,既然结了死仇,不顾一切将对方击杀才是正理。

    酒楼上黑暗一片,微微有些灯火从窗口透进来,杨安之睁大眼睛,努力适应这片黑暗,一道黑影显现,狂风扑面袭来,隐隐似乎带着腥气。

    ;

看过《大圣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