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大圣传 > 第三十一章 裂石弓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猎头,这万万不可。”其他猎户们连忙劝阻。

    李青山也心中惊讶,竟要将自己贴身佩弓送给自己,这其中的意味可不止是一把弓而已,拒绝道:“猎头,君子不夺人所好,这个彩头我不敢接受,你就权当我是说笑吧!”

    黄病虎轻抚弓身,自顾自的说道:“这把裂石弓跟随我多年,用着倒还顺手,也帮我在江湖上闯下些名头,如今我时日无多,倒要为他挑一位好主人。”

    “听说你嫌藏爷的弓太轻,这把裂石弓是铁胎弓,弓力足有三石,寻常习武之人也无法使用,诺,不要磨磨蹭蹭。”黄病虎将裂石弓推给李青山。

    李青山握住弓身,手心一股沉甸甸的感觉,忆起当日黄病虎站于石上,杀人如屠狗的风采。

    是的,这把弓并不适合用来狩猎,而更适合战场搏杀,是真正的杀人利器。

    手指拨弄弓弦,其中混入了金属丝,极其锋利,寻常人得带上指环才能使用,但他凭着牛魔炼皮,并不在意。

    黄病虎隐有托孤之意,虽然没有明说,但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看出来了,但是没有人出言反对,这不仅是黄病虎的威势,李青山也在众人面前证明了他的实力。

    不必问李青山是否有统帅的能力,或者村民是否服气,服从强者乃是人的本能,正如狼群一样,勒马庄就是一个狼群,黄病虎想让李青山接替他成为狼王,

    这也是他考虑良久才下的决定,勒马庄素来不受官府待见,又和参王庄结了死仇,看似威风凛凛但实则危机四伏,村中虽有俊杰,但并无人能够镇得住场面,唯有李青山能够做到。

    李青山握着裂石弓,觉得像是梦一样,几个月之前,他还是卧牛村最不起眼,最卑微的放牛郎。

    几个月之后,他却有机会成为声名赫赫的勒马庄的猎头,但是,他没有接受:“猎头,这把弓我收下了,谢谢你的一片厚爱,但其实今次,我是来向你辞行的。”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所有人都觉得李青山太不识抬举,即便黄病虎明白李青山的力量和潜力,在这么多人面前被拒绝,脸色也不太好看。

    “但我并不白要。”李青山回到屋中,取出一个小酒瓶,交给黄病虎:“这是我师傅当初留下的药酒,或许能治好你的病。”

    “你……你说的是真的吗?”当此生死大事,黄病虎也有些激动,其他人更是沸腾起来。

    李青山微笑道:“不妨一试。”这正是灵参泡出来的灵酒,他虽然不通医术,但对黄病虎的病也了解一二,他生来体弱,多年习武耗尽了本源,全靠内力支撑。

    这种病,是任何医道圣手都难以医治的绝症,这是先天的残缺,任何人参灵芝,都无法补救。但灵参却自带一股先天之气,能够救他的性命。

    黄病虎一口将灵酒饮下,然后打坐运功,不过片刻,头顶冒出丝丝白气,原本蜡黄的脸色也恢复了红润,许久之后睁开双眼。

    “猎头,你觉得怎么样?”猎户们纷纷询问。

    黄病虎不能置信的摸着胸口:“我感觉好多了。”岂止是好多了,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好,仿佛又回到了年轻时代似的。

    一阵欢呼响起,许多猎户都流下了泪水,原本许多对李青山排斥有敌意的人,都调转态度,握着他的手,对他千恩万谢,感激不尽。

    李青山扬扬裂石弓:“那这把弓,我就却之不恭了。”

    黄病虎脸色微赫:“那个……青山……能不能换个彩头……”死里逃生,他顿时就舍不得这“老伙计”了。

    “别想!”李青山断然拒绝:“山中男儿,说出的话,也像山一样,怎能轻易悔改。”

    “那好吧!”黄病虎苦着脸色,引得旁人一阵哄笑,极少见他们的猎头如此模样。

    “青山你这一去,可还回来?”

    “我只是到卧牛村中看看,那里还有些东西没有收拾妥当,而且我也要觅一静处,练一下武艺,看能否有所突破。”

    这些天来饮用灵酒,李青山感觉自己已经触到《牛魔大力拳》关窍,准备独自静修,修得“一牛之力”,介时便不必再困守山林,可以到外面的世界瞧瞧。

    记得昨日救的胖子,好像自称什么庆阳县令。他想要实现同小安的约定,虽不知小安所指向的南方,到底离这里有多远,但总要跨出第一步去。

    “又要突破?!”黄病虎早已感觉到,今日的李青山,和前些日子相比,又变了个模样,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大有改观,这种进步的速度,简直惊世骇俗。

    但一转眼间,却又说还要再做突破。不由想起李青山曾经说过,他要成为一名“先天高手”,那时候他只是付之一哂,现在忽然觉得,说不定他真能做得到。

    “但你所狩的那些猎物?”李青山这些天的收获,几乎快赶得上整个村子的收获了。

    “旁的我都不要,只要那头老虎身上的虎骨,还有,想请你代为收集一些虎骨,我要泡一些药酒,我会照市价买下来的。”

    他之所以追着那头老虎不放,不止是为了在庄子里露脸。而是青牛告诉他,待到《牛魔大力拳》练就一牛之力,就可以开始习练《虎魔练骨拳》,需要使用另一种药酒,其中最核心的一味药材,同人参一样,珍贵但不少见,那就是虎骨。

    猎户与老虎互为死敌,单个猎户固然害怕猛虎,但是一旦有老虎闹的太凶,必然就是大规模的搜山,设置许许多多的陷阱,野兽虽然凶猛,终究胜不过人类。勒马庄中积攒的虎骨应该不在少数。

    黄病虎道:“还是你师傅留下的药方?”

    “是的。”

    “难道你大方,我勒马庄的男儿就小气吗?药酒我可以帮你泡,只是那两张药方可不可以让我们也用一下?”

    黄病虎悄悄试用了李青山那张方子,泡出来的药酒果然比原本村子中使用的药酒要好的多,而且里面的东西根本不必向外人去买,他们庄子里就能凑得齐,若是用之培养子弟,用不了多久,勒马庄的实力就能更上一层楼。

    李青山自无不可,那两张药方不过是过渡性的东西,没什么特别珍贵的,交给旁人也无妨,而且能省却自己制药酒的麻烦,也算是两全其美。

    他便将药方交给了黄病虎,然后带着裂石弓,跨上青牛,慢悠悠的离去。

    直到李青山的身影消失在一个山道转角,藏爷悄声对黄病虎道:“猎头,刚才怎么不留下他,那灵参八成就在他身上,你喝的酒多半是灵参泡出来的,而那灵参多半就在他腰间的葫芦里。”

    李青山从未提及灵参之事,但在这经验丰富的老猎手眼中,已露出了太多的蛛丝马迹。而这些东西,对于曾经在江湖上行走的黄病虎来说,只会看的更清楚更明白。

    黄病虎望着李青山消失的山道,沉默了良久,回过头道:“我们,毕竟和那些采参客不一样,不是吗?”

    “是,猎头!”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大圣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