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大圣传 > 第二十七章 灵参现世
    李青山长出了一口气:“好畅快!”
  
      黄病虎双臂颤抖,那是同李青山的手碰撞的结果,他在远处上下打量着李青山,满脸都是古怪:“你到底是怎么练的?”这种进步的速度,简直像怪物一样。
  
      他原本看重李青山的心志和武艺,以为是在乱石堆中发现了一块璞玉,有心要打磨一番,看他是否有资格接替猎头的位置,但到头来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李青山。
  
      李青山想了想:“我最近在喝人参泡的药酒,是我师傅留下的药方。”
  
      黄病虎犹豫了一下:“能让我看看吗?”原本江湖规矩是不能随意打听这些,但他实在太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李青山痛快的道:“没问题!”
  
      黄病虎询问药方,李青山便据实以告,黄病虎点点头:“这药方确实是精妙,不过这药劲,未免太大了,人参也用的太多了,不能饮的太多,每天一小盅就够了。”
  
      除此之外,和寻常药酒也没太大分别,他还专门到李青山房中,尝了一尝,结论也是如此。他不相信,只是喝人参泡的药酒,就能让人功夫进步如此之快,那参王庄的人岂不是个个都是绝世高手。
  
      但再问下去,就太不合适,只能憋着一肚子疑惑。他却没想过李青山修炼的武功的缘故,因为外家功夫里,没什么了不起的绝世神功。
  
      李青山当然不能告诉他,这种药酒他都是论碗喝的,每天至少要几大碗下去,这段时间已经喝的差不多了。
  
      “对了,我现在的武功算是几流?”
  
      “勉强够得上三流。”黄病虎还记得前些日子,他评价李青山要成了三流高手绝不成问题,这一转眼就成真了,简直如同做梦一样。
  
      “只是三流吗?”李青山贪心不足的道。
  
      黄病虎瞪了瞪眼睛,武功能练到三流都可称高手了,这家伙竟然还不满足,那岂不是说自己武功也“只是三流而已”。
  
      他也是做了多年勒马庄的猎头的人,不甘心被这小子弱了势头:“不过我擅长并不是武艺,而是箭术,若论武技,参王庄的也比我们强些,不过只有我们敢称勒马庄,强弓劲弩,纵然是一流高手也不敢轻撄其锋。”
  
      而且另一个原因他,他身上的病已近膏肓,但他虽然名为病虎,但却最忌讳一个病字,无论如何也不会将这当作理由。
  
      “是,我最近在苦练连珠箭,已能射出连珠三箭,可惜准头还差了些,请猎头你指点一二。”李青山亲眼见过黄病虎的箭术,自然不敢轻视。
  
      连珠箭能射出三箭!?你才不过练了一个月箭术而已,黄病虎只觉今天所受的打击有些太多了,摆摆手:“明日你去请藏爷指点吧!我也要回家吃团圆饭了。”
  
      心中明白,这小子或许真的有闯荡江湖的资质,猎头的事更是休提,当初自己若有这样的进步速度,也定然不回到勒马庄中。
  
      “是啊,又到中秋了!”李青山望向天空圆月刚刚升起,他却没有亲人可以团圆,不过身边总算还有一妖一鬼,也可吃顿团圆饭,便去准备起来。
  
      给青牛准备的青草,给自己准备的酒肉,还有给小安准备的香烛纸钱。
  
      万事妥帖,但却不见小安的踪影:“牛哥,小安到哪去了。”
  
      “不知道!”
  
      李青山嘟囔:“这小鬼最近玩的野了,也不缠着我了,真是怪事,我们还是等一等他吧!”
  
      圆月渐升,白老峰上,一片寂静。
  
      明月月从云际洒下清辉。
  
      几个带着斗笠的人趴伏在茂密草地中,望着白老峰最高处的山崖,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耗费了这么大心血,死了这么多人,同勒马庄的人结了死仇,却连灵参的毛都没见一根,现在连勒马庄的人都已经退下山去和家人团圆,还要我们守着,庄主的脑袋在想些什么。”
  
      “你懂什么,灵参是有灵之物,被如此惊动,自然会藏匿起来不出现,但是今天是月圆之夜,灵参必会出现,采纳月华,庄主早就料算好了,只要得到灵参,庄主功力大增,还怕什么勒马庄,到时候踏平了勒马庄,抢光他们的粮食财务,将他们的女人玩个遍,才算是报得此仇。”
  
      “静声,不要坏了庄主的大事!”一旁有人压低声音呵斥道。
  
      人声便立刻静了下来,只余下将死的秋虫低低鸣唱,圆月升到高处。
  
      一个一尺高的小人忽然从地里钻出,犹疑着向月光最为明亮的高崖上走去,仔细看去,哪是什么小人,而是一支人参,只是依稀有了人的形状,在夜色下看像是小人一般,走起路来轻飘飘的,像是在浮动一般。
  
      草丛里埋伏的采参客们顿时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点声响,这样神奇的灵草,他们采了一辈子参也没见过。
  
      灵参左顾右盼了一番,似乎确定没有人,飘到山崖最高处,安定了下来,丝丝月华缠绕在它的身上。
  
      “动手!”一声令下,采参客们一起出手,罗网从天儿降,扑向灵参。
  
      灵参正沉浸在月华中,还不及反应,就被网住,提离了地面,那网是牛筋编成,任凭它如何挣扎都挣脱不开。
  
      四个采参客喜的眉开眼笑,凑到近前仔细观望。
  
      “这白老峰上悬崖极多,都埋伏了人手,这灵参偏偏就撞到我们手里,真是天助我也,回去总能分到些汤喝,说不定也能混个高手当当。”
  
      “说不定整根吃下去,还能做神仙呢!”
  
      几个人一起哈哈大笑,一个采参客的笑容忽然僵住,一截雪亮的剑尖从他的喉咙透出,他艰难想要回头。
  
      剑尖已缩了回去,他登时扑倒在地,倒下时只隐约见到一个黑影。
  
      其他采参客反应过来,怒吼着拔出腰刀,向黑影斩去,剑刃如灵蛇般在他们颈上掠过,几点血花飞溅。
  
      顷刻间,四个采参客死于非命,却连一招都来不及还,来人武功之高,可见一斑。
  
      “没想到传言是真的,哼,你们这些山野村夫,也配享用这样的灵物。”一个衣着华贵的青年男子,潇洒的收回长剑,同时伸手抓向落地的灵参,心中也忍不住激动,只要得到此物,必可助他功力大增。
  
      但就在这时,异变陡生,那向下坠落的灵参,忽然横移出去,让男子抓了一个空。

看过《大圣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