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大圣传 > 第二十三章 江湖路远


    随着那股热气在身体中蔓延,那一丝气息也活跃起来,在身上伤口处流转,隐隐传来麻痒的感觉。

    黄病虎放出几个身手矫捷的猎手当斥候,一行人围着牛车往大山深处赶去。

    这一走,便直走到了天黑时分,深入一座大山之中,四周再不见一点人烟。

    在山麓下,李青山见到了传说中的勒马庄。

    庄子四周扎着高高的木墙,四角设有望楼,不像是村子,倒像是军营。人走到近处,通传之后,闸门方才打开,浑然不似卧牛村那样的随便。

    李青山这唯一的外来人,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他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心中也紧张起来,这就是传说中让大军勒马的龙潭虎穴。

    虽然黄病虎看似没有恶意,但仍需小心应对,免得糊里糊涂丢了性命。那把厚背钢刀已被拿走,纵然是还在,经那一战之后也破损的不能使用了。

    黄病虎将他安置在一间没人的小院中,虽然没有派人看管,也嘱咐他不要乱走,然后就匆匆离去。

    村子最中央的阁楼上,几盏灯火的照耀下,勒马庄最有威信的猎户们,正围绕着一张圆桌商议:

    “为了采参的事,参王庄同我们积怨已久,庄子常有人莫名其妙的折在山里,恐怕就是他们干的,这次还敢打灵参的注意,正好给他们一刀。”

    两个庄子只相隔几座山,没有明确的分界,采参客们以采参为生,而猎人们常年在山中行走,人参还是认得出来的,遇到了自然不会放过。

    于是便产生了许多纠纷,山民们的纠纷往往是用刀子来解决的,因为相隔的距离够远,才一直没发生大规模的械斗。

    直到前段时间,在两庄之间,较为接近勒马庄的白老峰上,再一次的狭路相逢,发现了一株传说中的灵参,已经有了人的形状,甚至能离地而走。

    这样的天下奇珍,又引发了一场厮杀,杀戮过后,那灵参却已走的无影无踪,但应当还在白老峰上。两庄人马都不敢轻举妄动,大举搜山,但也都在做着准备。

    “猎头,这次的事绝不能泄露出去,那小子还是处置了吧!”

    “那小子身手不错,脾气也对我胃口,杀了未免可惜,我想要他留在庄子里,为庄子添一把力。”

    “可他终究是一个外人。”

    “不必再说了,我会好好检验,若是他不够资格,黄某也绝不会手软。”黄病虎斩钉截铁的道,紧接着却是一阵咳嗽。

    漆黑的小屋中,小安从槐木牌里钻出,关切的望着李青山,伸出手碰碰他身上已经结痂的伤口。

    李青山道:“不用担心,我没事,暂时没事!”虽然看得出黄病虎赏识他,但这种性命操于人手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而想要将命运操于自己手中,唯有变得更强。

    他立刻按照青牛的指点,用人参美酒泡起了药酒,方才停歇下来,望着自己的成果,一阵欢喜欣慰。

    第二日清晨,李青山早早起身,习练《牛魔大力拳》,忽觉身后劲风袭来,仿佛一头猛虎向他扑来。

    李青山回身一拳,却落在了空处,黄病虎擦着他的手臂,右手虚握如爪,抓向他的咽喉。

    “他要杀我灭口?!”李青山心念转动,竟然不闪不避,反而迎上去,倒似将要害送到别人手边似的,同时双臂收拢,宛若老熊抱树,使出浑身大力。

    他修的是大力神通,不是人间武学,纵然没有练成一牛之力,但一抱之力,也不是血肉之躯承受的起。

    黄病虎忽然收爪,缩身绕到他的身后。

    李青山直道“不好”,正要调整身形,却觉黄病虎不再出手,只是赞许的望着他。

    方才那一爪,他若是后退的话,那一招的力量完全舒展出来,必能轻易撕裂他的喉咙。但他不退反进,就遏制住了那一招的威力,同时用搏命的招数,不但能够随机应变,而且颇有胆气。

    “是我输了。”李青山摸摸脖子,上面有五点血痕,黄病虎身手相当了得,纵然是没有受伤,自己也绝不是他的对手。

    “你的武艺是从哪学来的?”黄病虎问道,除了胆气应变,李青山的武艺也很不寻常,寻常人反应纵然够快,回气也回不过来,而且刚才五指触到李青山的脖颈,仿佛刺在坚韧的牛皮上,而不是柔软的要害。

    李青山自不能说是牛教的,不然怕是会让人当成傻子,直道是数年前遇到了一个高人,看他性情纯朴,教了他几招,但是嘱咐不能透露他的形容身份。

    “几年前?!”黄病虎瞠目结舌,李青山不肯道出师承,倒也没让他太意外,但他原想李青山是从小习武的,想要他留在勒马庄中,最关键的便是问出他的师承。

    “怎么了?”李青山不明所以。

    “你不是从小练武?”

    “只用区区几年时间,就将你教到如此程度,当真是不可思议,看来那位高人真是个高人。”

    李青山心中大汗,还好他随口说是几年前,没有说是一个月前,不然这黄病虎还不得吓死。

    同时也越发明白了,神通和凡间的武功完全是两个层次的东西,他现在不是黄病虎的对手,只是因为他才练了不到两个月,而对方却是花费了二三十年的苦工。

    “不知猎头此次前来,有什么事?”

    “小子,你可有意落户在这勒马庄?”虽是询问,但却有着让人不容拒绝的味道。

    “好!”李青山答应的爽快,反倒是黄病虎愣住了:“你对家乡就没有半点留恋?”

    “我若不答应,猎头能放我安然离开吗?”李青山坦然道:“而且,我曾听过一句话。”

    “什么话?”

    “此身到处即家乡。卧牛村也好,勒马庄也罢,与我也没什么区别,在这里或许还可学些射猎之术,这么说,猎头可明白?我的志向并不在这片山林之中。”

    “凭你这身不入流的武功,去混江湖路,不过是死路一条罢了,要不就是给那些名门大派的子弟当垫脚的小鱼小虾,怎比得上在山林中自在?”

    “咦?难道凭猎头你的身手,也不够吗?”李青山有些意外,黄病虎在这十里八乡的名气,可称得上声名赫赫。

    “不怕你笑话,我的箭术还算过得去,也曾闯出过些名堂,但是江湖上高手无数,你练功几十载,一个十几岁的小娃娃,却杀你像杀狗一样,我吃了大亏,能活着回来已是幸事。”

    李青山抿抿嘴唇,不但不觉得恐惧,反而觉得神往起来。

    

看过《大圣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