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去 > 大圣传 > 第十六章 白骨白银
    另外两个泼皮吓得脸色惨白,动弹不得,但瓷坛里的东西,却一下照化了他们的眼,瓷坛里装满了白闪闪的银子,他们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就连刘管事和那几个行将就木的老人,都露出意动的神色。
  
      李青山推开他们,他们登时就要发怒,再怎么胆小怯懦的人,为了财富,也会眼红心跳,变得凶狠起来,但见是李青山,就又不敢动作。
  
      李青山哪管他们的心思,将那瓷坛取出来放在一边,在瓷坛之下,一具小小骸骨显现出来,骸骨早已褪尽了血肉,显出灰白的颜色,不知埋了多少年。
  
      小安终于点头,李青山轻轻叹了口气,左右一看,把瓷坛里的银子全部倒出来,将白骨装了进去。
  
      银锭滚落在地,堆成一个小山。
  
      这一下,周围所有人的眼睛都直了,甚至再顾不得那些尸骸。
  
      刘管事是见过世面的,大约估摸着,这些银子足有数百两之多,连他见了都要眼红,更何况是旁人。
  
      在这样的小山村里,真称得上是一笔巨款。
  
      李青山也没料到神婆这些年的搜刮竟然搜刮了这么多银子,所谓“财帛动人心”,他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对这笔财富同样意动,毕竟将来要用到钱的地方多着呢!
  
      单说吃肉,他也不想一直的依赖青牛,青牛既然想要他独立,他就独立一个给它看看,而且他也想换换口味,或许再到集上,买几坛好酒。
  
      但他也明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道理,若是将这些白银全部带走,现在这些人畏于他的威势不敢多说什么,但心中必然生怨,埋下了不小的祸根,甚至连神婆之死都未必能平定下来。
  
      “李村长,你是这村中最为德高望重的人,这些银子该怎么办,你且说来听听。”李青山擦去厚背钢刀上的血迹,收刀回鞘,看似要李村长做主,但说起“德高望重”四个字的时候加重了语气。
  
      “哪里哪里,这是二郎你立下的功劳,斩了村中的一大祸害,这银子应当由你来处置才对。”李村长前些日子才扮演了一次不光彩的角色,总觉得李青山的言语中充满了恐吓的味道,哪里敢应这个话。
  
      李青山环顾左右,见被他望到之人,都忙不迭的点头:“二郎你来处置吧!”方才缓缓点头,他不介意分些银子换个安宁,但若真有哪个不开眼的想要给他的战利品做主,那就要先问问他手中的刀同不同意。
  
      一群人哪个不比李青山大上许多,却要听一个十五岁少年的安排,但没有人感觉到什么不忿,如今的李青山已非当初的李青山,那股拔刀杀人的狠辣与果决,已经震慑住了他们。
  
      李青山坐地分银,一手按着装有白骨的瓷坛,一手拄着短刀,一群大人老人低着头竖着耳听他言语。
  
      但第一个分到银子的人,却让所有的人都有些意外。
  
      “富贵叔,神婆害你家破人亡,理应有一份补偿才是,这银子你拿去吧,以后不要在酗酒度人,方能告慰死去的人。”李青山用刀鞘在银子堆成的小山边缘一拨,拨出一些银子。
  
      “这……这怎么好!”李富贵也没想到李青山会如此说,手足无措。
  
      “拿去吧!”李青山更多的却是为了感谢赞扬他方才挺身而出,担下杀人之事的勇气。
  
      李富贵感激莫名的收起银子。
  
      李青山又招呼那两个泼皮:“这些是给你们的。”望了一眼地上死去的那个泼皮:“还有他,回去将他好好安葬吧,以后好好营生,莫要再做偷鸡摸狗的下三滥事情,否则怕也有这样的灾祸。”
  
      两个泼皮又惊又喜,收起银子,李青山提起他们那同伴时,虽然他们的脸色都有些发白,但也没什么伤心的样子,会不会专门花钱安葬这同伴,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最后李青山向刘管事李村长乃至一群村中老人抱拳道:“前些日子,对诸位多有得罪,这些银子就算是赔礼了,还望你们原谅小的不懂事,不过若再有人为老不尊恃强凌弱欺负乡里……”他嘴上这么说着,脸上没有丝毫致歉的意思,说到后来更是一派肃杀。
  
      “不会不会!”这些人迭声道。
  
      李青山颔首,拨出一堆银子让他们自行分配。
  
      “那村里其他人?”李村长拿到属于自己那份银子,看着还剩下一大堆的银子,既然李富贵这受害者都能得到一份补偿,那村里的受害者就多了去了,可以说每家每户都给神婆上过供。
  
      李青山望了他一眼:“诸位还有什么异议吗?”他虽然同情村人受骗,但他没打算替别人的愚蠢买单,若不是他快刀斩乱麻的杀了神婆,这些人被神婆恐吓鼓动着来对付自己都有可能。
  
      而且怎么分,谁家多谁家少,绝对公平不了,到最后他很可能不但不落一点好处,反而成为了众人怨恨的对象。
  
      李村长也是看透了这一点,来给这风头正劲的少年使一下绊子,说白了,村民的利益关他什么事,倒是眼前这个人越来越威胁到他在村中的权威,说不定再过几年,等他真正长大成人,自家连这个村长的位置都保不住了。
  
      但却没料到李青山小小年纪,心思已是如此缜密,那仿佛看透了他想法的一眼,更是让他心惊胆战,不敢再说什么。
  
      李青山将剩下的银子包起来:“那就请诸位去向乡里做个解释吧,此间之事若有人胡乱嚼舌,传到我耳中,哼!”
  
      一群人诺诺应是,刀剑在前,又都得了实惠,哪个会乱说。
  
      以李村长为首来到门外,向村人解释了一番,大大表彰了李青山为民除害的风范,原本还有些神婆的忠实信徒不服。但当尸骨被一具具抬出来,就堵住了所有人的口,后院里埋着这么多死人骨头的人,会是什么好人吗?
  
      而且谁愿意为了一个死人,得罪李青山这个强人狠人,还有那一群“德高望重”的老人。
  
      李青山并没有出面,而是拿起神婆断手中的那只铜铃,隐隐的能感觉到它不同于寻常器皿的灵性,问小安:“她就是用这玩意来控制你的吗?”
  
      小安点头,极为紧张的望着那只铜铃。
  
      李青山握住铜铃一扭,把铜铃捏的扭曲变形,那股灵性顿时消失了,然后来到门外,用尽全力丢了出去,回头笑道:“你自由了!”

看过《大圣传》的书友还喜欢